第1714章 我不敢動你?(1/2)

“哈哈,鲲鵬肉熟了,這一鍋肉可是成了寶藥啊。”帝江笑道,隻是這一鍋肉就可讓他們衆位祖巫少修萬年的時光。

“對對對,大哥快撈肉吧。”衆位祖巫在一旁雙眼放光,可謂是垂涎三尺:“就是就是,太香了,不虧是鲲鵬。”

墨羽的嘴角微微抽搐,恐怕鲲鵬死後沒想到還有人誇他吧。

很快,這一大鍋肉就被衆人給分完了。

衆祖巫吃下鲲鵬肉後,一個個身體散發着光芒,頓時就陷入了修煉的狀态之中。

墨羽與玄龜也吃了不少,感覺修為有所增加,趕緊打坐起來。

一時之間,盤古殿安靜了下來。

轉眼間,過去了五百年。

墨羽退出了修煉狀态,因為鴻鈞馬上就要第二次講道了。

感覺到墨羽醒來後,衆位祖巫也是睜開了眼睛。

“道友可是要去聽道了?”看着醒來的墨羽,帝江詢問道:“要不要我等一起前去?”

“呵呵,不用。”

墨羽搖頭輕笑道,要是十二位祖巫跟他一起去的話,恐怕帝俊等人不會輕易出手:“衆位道友一起去的話,我怕有些打草驚蛇,諸位隻要在三千年後,去往混沌便可。”

“那好吧,我等在三千後,會去往混沌隐藏起來,等道友的好消息。”帝江感覺墨羽說的也對,帝俊可是很狡猾的,到時要是不上當,那他們就白忙活了。再者說,他們祖巫去聽道也是去睡覺,沒啥大用,還不如在道場在修煉三千年。

“好,那我和玄龜去也。”墨羽說道,叫上玄龜出了盤古神殿,向着三十三天外混沌中飛去。

“大哥,這個墨羽道友,實力真有這麼強大?”在墨羽走後,祖巫中的智囊燭九陰來到帝江身邊,輕聲問道,他是擔心,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那就麻煩了。

“無礙,吾雖不清楚這墨羽道友的實力,可至少可以攔住太一的。”帝江眼神有些深邃,他雖然答應了墨羽的條件,可并沒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墨羽的身上:“隻要沒有太一和他的混沌鐘在,我們還不懼其他幾個人。”

他相信墨羽很強大,可是力敵那麼多的大能,帝江心裡還是有些不信的。不過墨羽隻要能擋住太一,那他就有把握重創帝俊。

“不需要在想其他,努力修煉,一切三千年後見分曉。”帝江回身對着其他祖巫說道。

衆祖巫齊聲應道,很快就陷入了修煉的狀态。

在百年之後,墨羽與玄龜也到達了混沌的邊緣。

不過,墨羽這時在這混沌邊緣處,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生靈,隻見一個猴子模樣的生靈,在那混沌邊緣處不安的走動着,想進又不敢進,急的開始抓耳撓腮。而奇特的是,這猴子生有六個耳朵,這六個耳朵不時顫動間,還會帶出一絲殘影。

他就是那混世四猴之一的六耳猕猴,比之其他先天大能出世尚晚,因此不曾趕上鴻鈞第一次講道。

不過,好在六耳猕猴有一天賦神通可聆聽天下萬物,在他出世後憑借此神通,也偷學了不少奇功異法,同時得知了聖人二次講道的消息,于是急匆匆的趕來了。

雖然他的神通可以偷聽聖人講道,可哪裡有在場聽,感悟的多?

可是畢竟出世太晚,就算偷學了不少東西,自身的境界也才不過太乙金仙後期,在加上自身沒有什麼強力的靈寶,一時間在這混沌邊緣被攔住了。

六耳猕猴在混沌邊緣糾結了一會兒,頹然放棄了,心中暗道,“看樣子隻能是偷聽了,這混沌太過可怕了。”

可是正當六耳猕猴準備找個地方好偷聽聖人講道的時候,一旁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六耳猕猴,你準備是去尋處地方偷聽聖人講道嗎?”墨羽笑吟吟的帶着玄龜,從不遠處走來,看到六耳猕猴,他的心中還是很高興的,因為他打算把這猴子招入麾下,六耳猕猴的天賦神通可是逆天的很,不說其他,單單能夠偷聽到聖人講道就可見其不凡。

“大人,小的不敢,小的隻是路過此處。”六耳猕猴感應到這出現的一人一龜周身散發的氣息,不禁有些腿軟,在聽到墨羽的話更是一臉驚恐,偷聽聖人講道不被人發現還好,要是被人發現了那他可就完蛋了。

“呵呵,你也不用瞞我,你要是真偷聽聖人講道,那你就廢了。”墨羽澹笑道:“再說了,你以為偷聽講道不會被聖人發現?那你把聖人想的可太過簡單了。”

“大人說的是,小人不會偷聽聖人講道了。”六耳趕緊點頭保證道,不過心裡還是有些不以為然,沒有感受過聖人之威的六耳不覺得聖人有什麼了不起的,他的天賦盛通自出世以來就沒被發現過,聖人在強大還能發現遠在億萬裡的他嗎?

看着眼睛亂轉的六耳,墨羽也看出了這六耳的小心思,不禁心中好笑,聖人的強大也是你一個小小的太乙金仙可明白的?

“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不然你會很慘的。”墨羽澹澹道:“我可以帶你去聽道,不過有一個條件。”

“大人請講是何條件?”六耳驚喜的說道,要是能光明正大的去聽道那再好不過了。

“加入我的勢力。”墨羽說道。

“好,我答應大人。”六耳急忙驚喜的點頭說道,他還以為是啥條件,加入強者的勢力他巴不得呢。

“嗯?”墨羽有些錯愕,這麼容易的嗎?你六耳框我的吧?

“大人有所不知,現在的洪荒中很亂的,像我這等小修士不知何時就身死道消了,因此能被強者庇護也是一種幸事。”看着墨羽那詫異的表情,六耳猕猴知道墨羽誤會了什麼,于是苦笑解釋道:“再者說,我感覺到兩位大人的實力恐怕在這洪荒中也是頂尖的了,所以也就痛快的答應了。”

墨羽微微皺眉道:“以你的本事要加入一個勢力應該很容易吧,為何現在還是一人?”

“我曾想加入那帝俊的勢力,畢竟他的勢力在洪荒中屬于頂尖的,可是那帝俊麾下新招攬的飛廉大将有些仇怨,我在去帝俊的勢力怕是會被排擠。”六耳的面色有些複雜,說道:“而别的大能又不曾建立勢力,所以到如今一直是一人。”

“哦?”墨羽有些詫異道:“你與那飛廉還有仇怨?”

“那飛廉可能早就忘了,可我永遠忘不了。”六耳臉色逐漸猙獰:“大概在萬年前,我本在遊曆洪荒,突然巧遇一靈寶出世,随後便收了起來。可那飛廉在路過之時看到了,他搶了我的靈寶便罷了,技不如人我認。可那飛廉搶完我靈寶,還言語羞辱了我一番,而且還把我打成重傷,若不是命大,我早就死了。”

玄龜不禁想到了他的遭遇,臉色憤怒,“哼,與那西方二人一樣無恥。”

“不瞞兩位大人,我急切去聽道也有此原因,我日後定會向那飛廉報仇。”六耳望了一眼玄龜,而後苦澀道:“如果兩位大人怕招惹麻煩,不如就此作罷,畢竟那飛廉實力很強,而且加入的勢力很是強大。”

“哈哈哈……”玄龜大笑不已,飛廉那是什麼東西?鲲鵬都被老大炖了,還缺一個飛廉嗎?

墨羽也是輕笑着,上前拍了拍六耳的肩膀:“加入我們,很快你就會明白,飛廉對于我的敵人來說不算啥。”

看着大笑的玄龜和墨羽,六耳不禁有些疑惑:飛廉可是大羅金仙中期境界的大妖,怎麼你們一點不擔心嗎?

“好了,咱們先去聽道,聖人講完道後,你就明白了。”看着有些懵的六耳,墨羽輕笑道,不待六耳有啥反應,随手打出一道法力護在了六耳的身上,轉身向着混沌飛去。

玄龜和六耳兩人緊随其後,時間不長就進入了混沌之中。

在趕路百年之後,墨羽三人也到達了紫霄宮。

紫霄宮前。

這時紫霄宮外已經有不少人在了,三三兩兩的在交談着。

在墨羽三人到了之後,不少人看了過來,畢竟墨羽造字之時昭告洪荒,還是有不小的名氣的。

“哼,你竟然還敢來?”看到墨羽的到來,冥河不禁冷哼一聲,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他是打不過墨羽,可是這次他可不是孤家寡人,就在三萬年前,帝俊與太一兩人找上了他,并且已經說好了在聖人講道後一起圍殺墨羽。至于墨羽身後的玄龜和六耳,他并沒在意,在他看來都是将死之人罷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