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0章 驚險(1/2)

鬥技場的這些犯人自然都不是善茬。

那股兇煞之氣,自然而然的就讓人知道,他們手中都是沾滿了鮮血的。

看着和這名犯人激戰的蕭烙,林雪有些擔心的說道,雖然蕭烙的實力很強,但那犯人看上去也的确很可怕。

對此,劍癡則是不削撇嘴道。

“那人不是蕭烙的對手。”

和蕭烙已經不知道切磋了多少次,對于他的實力,劍癡可以說是了若指掌,同境界之下,能夠擊敗蕭烙的人,簡直可以說是鳳毛菱角。

而且,從交手至今來看,蕭烙各方面都占據着絕對的優勢,不論是力量,速度,還是靈力的渾厚程度,都是蕭烙肉眼可見的占據着優勢。

也是,這些犯人被關押在鬥技場,自然不可能一直都保持着全盛狀态。

非要說着犯人唯一強過蕭烙的一點,那就是他的戰鬥意識。

畢竟這些大惡人,哪一個不是從屍山血海裡爬出來的,一生經曆的戰鬥無數,戰鬥意識早就錘煉的爐火純青。

而這,也正是蕭烙他們這些年輕天驕所缺少的,或許這也是北皇創立鬥技場的原因吧。

利用這些惡徒,來鍛煉衆人的戰鬥意識。

看得出來,蕭烙顯然也知道自己的弱勢,所以從一開始,他就沒有使出自己的最強殺招。

反而是不斷的和這名死囚生死搏殺,蕭烙自己清楚這是一個錘煉戰鬥意識的好機會。

如果說是憑借自身殺招直接結束戰鬥,那就失去了這一戰的意義。

如此一來,蕭烙的戰鬥意識就得不到絲毫錘煉,這是蕭烙不願意看到的。

正因為此,劍癡才會肯定的說,最後的勝者一定會是蕭烙。

因為他本來就擁有瞬殺這名犯人的能力,但是卻始終沒有這麼做。

看着擂台之上的戰鬥,就連北皇宮的強者也是暗暗點頭。

這小子很聰明啊,而且也明白這鬥技場存在的意義,沒錯,這才是在鬥技場應該出現的戰鬥。

即便是有能力瞬殺對手,也不能這樣做,而是不斷的壓榨自己,讓自己在戰鬥中不斷的進步。

蕭烙明白了這個道理,擂台之上,身影轉閃騰挪,手中長劍不斷揮出,和這名犯人不斷硬碰。

“小子,你找死。”

這犯人自然也猜到了蕭烙的想法,則是将自己直接當成踏腳石了。

本就不是什麼善茬,如今又被蕭烙如此對待,這名犯人眼中殺意暴增。

明明有殺招卻不用,感覺就好像在嘲諷自己一般,這名犯人有些忍不了了。

雙拳之上,不斷的有着濃郁的靈力彙聚,并且,一股恐怖的殺意也是瞬間彌散開來。

他要動殺招了,對此,蕭烙也沒有絲毫大意。

别看平日裡這小子好像沒個正型,但是蕭塵的有一句話,蕭烙卻是從小到大都牢牢的記在心裡。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不論對手是誰,都不可有絲毫的大意。”

這是蕭塵曾經交給蕭烙的道理,而蕭烙也牢牢的将其記在了心裡。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