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掌戰印,入主域主府!(求訂閱)(1/2)

我,就是規矩!

随着這位第一刑天開口,一枚古樸的石印,在蘇乞年身前由虛化實,緩緩浮現。

一股蒼茫的氣韻撲面而來,石印之下,以古篆字烙印有一個古老的戰字,這是蘇乞年從未見過的文字,不是星空下常見的,與後世近似的一種篆字,而是與無上戰名一般,直通神意。

“第一戰印!”

着金甲的年輕男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氣,擁有了這第一戰印,便掌控了這整個第一戰域,擁有了無上權柄,同樣,也意味着數不盡的紛争。

蘇乞年伸手,任由這方石印落入掌心,随着他氣息浸染,毫無阻隔地便與他生出了一種心意相通感,這石印同樣也是一口無上道器,蘇乞年能夠感到,通過這第一戰印,他可以瞬間洞悉這戰域内的一切虛實變化,甚至可以瞬間勾動這第一戰域全部的本源之力,隻是這多半會令這方天地的運轉凝滞,即便如此,這第一戰域所擁有的底蘊,依然令蘇乞年感到幾分震撼。

很快收束心神,蘇乞年看向這位第一刑天,凝聲道:“底線。”

“沒有底線。”

第一刑天背對着二人,語氣平靜,聽不出半分情緒波動,但着金甲的年輕男子,分明從中感受到了無邊的殺伐氣,要知道,這第一戰域内,還有第一刑天這一脈,數萬族人于此生息,族中的一些大人物,甚至走出過紫绶刑天。

要變天了。

着金甲的年輕男子心神震蕩,尤其是今年,乃戰皇殿數十座戰域,進行入域試煉的年份,入域試煉每三年一輪回,通過試煉者,不問出身,隻要血脈清白,即可進入戰域,成為戰域弟子,得到諸位聖師的傳道受業。

眼下,入域試煉在即,這一位成為第一戰域之主,勢必要令今年的試煉,生出諸多難以預料的變數。

就是蘇乞年,也沒有料到,這位第一刑天會有如此決斷,這是要徹底放開手腳,兜底一切。

點點頭,蘇乞年道:“既然如此,這塊戰印,我收下了。”

“天青,你也曾為戰域弟子,便為蘇域主引路,帶他見見那幾位。”第一刑天又看向着金甲的年輕男子。

“這……好吧。”

天青沒敢拒絕,但依然覺得一陣頭疼,戰皇一脈,曆來族人稀少,素來在戰皇殿中超然物外,絕不輕易插手諸多紛争,亦不介入一衆戰域事務,與諸位紫绶刑天,保持一定的距離,畢竟在戰皇殿中,一衆紫绶刑天,除了出自戰皇殿一脈之外,還有部分來自人界星空,出自諸多無上傳承,從執掌青銅刑天印起,一步一步,通過諸多試煉,直到成為紫绶刑天,執掌紫绶刑天印。

雖說這些紫绶刑天,從執掌紫绶刑天印的那天開始,就與出身的無上傳承劃清界限,不再插手族中一應事務,秉承公正,但天青很清楚,有人的地方,就有七情六欲,恩怨糾葛,誰能如四絕準王一般絕情絕性,隻能被認為是一個瘋子。

一盞茶後。

第一戰域中央,域主府。

“見過天青大人。”

兩名駐守域主府的大能一驚,連忙行禮道,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位今日居然到了這裡,與此同時,他們瞥一眼其身側的蘇乞年,一個看上去平淡無奇的年輕人,看不出幾分修為,但能夠與戰皇一脈的天青神聖同行,想來也是一位年輕神聖,他們看不透虛實,也沒有什麼。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