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溫暖的陽光(大結局)(1/2)

地上的白圈怪異地升騰,秀兒大叫,我猛然刺向白圈,哧然聲間,白圈卻是随着我的小刀晃動,而且漸有纏住之勢。

猛鼓氣場,拖動白圈,還好,我的氣場強大,白圈拖動,呼然之間,從紅轎子底部拖出,強纏繞的白龍一般,這陣勢我見過,猛貫真氣,轟地朝旁甩出,白龍粉碎。

此時,我覺得體内的真氣滿貫,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而且氣随身走,沒有過這麼暢快。心裡猛然一震,是不是到了真正的所在地啊。

記得師傅說過,隻有我當了真正的我所屬的地方時,我會有另一種境界,這難道就是所說的另一種境界麼。

來不及細想,力量汩湧之際,猛然拖刀飛走,呼轟之間,白圈盡散。而此時,紅轎子輕輕地落下,轎簾微動,沒有打開。此時秀兒在旁,看着我,突地說:“是時侯了,終于到了這個時侯了。”

而秀兒此時喜極而泣的感覺,我覺得怪異,這有什麼好哭的,我的力量倍增,是因為我到了自己的地方,難不成秀兒也知道這個所在。

而此時,秀兒所說的是時侯了,是到時候了,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個什麼原因。

而此時,身體内的一種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到時侯了,是該我出來的時侯了。”

我的天,是月兒靈花,一直在我身體内,也就在關鍵的時侯,總是提醒我,現在,倒是和我說起了話來,看來,是秀兒所說的,一切到了時侯了,究竟到了什麼時候,是真相全要大白了麼。

猛然地聽到月兒靈花說話,我本能地退後幾步,而就在這一瞬間,我隻覺得胸口一甜,而全身一晃,一道人影從我身上騰然而出。

立定,是月兒,白衣飄然,看着我,而她的手裡,拿着一小朵花,燦然奪目。而四下裡,卻是飄來我熟悉的紅香味,是太平間的紅香味,月兒淺笑低呤,花襯人美,我卻是一刹間愣不過神來。

秀兒輕輕上前,拉了月兒,朝着花轎盈盈拜倒,輕聲低語,花香繞轎。轎簾輕動,紅光閃動,轎内的人兒,輕輕地走了出來,哦,天,熟悉的身影,那一抹醉紅,讓我炫目。

“這人兒,傻了!”轎内的女主人淺笑着,盈盈地走出,扶起月兒和秀兒,兩人輕輕地襯在女主人身邊,笑着看着我,而紅轎子,卻是越發地紅得燦目,四下裡,花香還是伴着熟悉的太平間的香味,讓我心醉。

“一切都結束了!”女主人輕輕地笑着。手一揮,天,我看到,那邊,也就是六道輪回場的那邊,冒起團團的白霧,瞬間騰升而去,一切複又歸寂。

我急得大叫:“不行,不行啊,那裡面,還有四個姑娘,那裡面,有我的四個姑娘。”

“你的我的,我的你的,終歸是大地的,是大家的,是一切不存在的,是我們的心魔罷了。”女主人輕笑着,看着我,那份端莊,天,我在她的面前,又似回到了學生時代一般。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但在這種奇妙的感覺下,我卻是更急了,我不能再有這種感覺中的幻覺,明明有四個姑娘,胡甜,若晜,周春,還有娟兒,這四個是一模一樣的,而卻外面,還有個劉鳳亭,我不知道,現在生死如何,這樣的含混過去,用一些我聽不懂的所謂的人生的心靈雞湯,這怎麼能活生生地騙去幾條人命呢。

秀兒和月兒一直笑着不說話,而此時,扶着女主人,盈盈地邁步,朝着轎子裡走了過去。難不成就這麼走了麼,我急了,大叫着上去:“不能啊,秀兒,她們說話不算數,你可得說話算數的,你是說幫我救回她們的。”

秀兒走向轎子的右側,而月兒在轎子的左側,秀兒盈笑着說:“已然救了,剛才主人将六道輪回場全毀了,所以,那些真靈已然歸位了。”

啊?我一驚,但瞬間,我卻是更大聲地叫:“不對啊,完了,這下被你們可害了,那些真靈歸位,這也就是說,那些陰身,也全是成了陰魂了不成,不是我能看到的人了麼?”

秀兒笑一下,和月兒輕輕地擡起花轎,兩個姑娘,竟然将花轎直擡而起,如飛飄然而去,秀兒丢下一句話:“世間本無事,多事人擾之,來時到來處,去時到去處,隻要想相見,該見之人,一定得見。”

紅轎子飄然而去,我傻愣在原地。

而我去懷中摸青銅小刀,啊,不見了,怎麼沒有了小刀,而手觸胸前之時,天,沒有了感覺,掀起衣襟,我的紅印子詛咒,也是全然沒有了。試着提氣,倒是讓我氣喘不止,狗屁的真氣,我又是成了屌絲李青雲啊,一點功力也沒有了。

看來,真的是一切複歸原位了麼,那麼,我得到哪裡去。“來時去處,去時來處”,我突然想到秀兒說的話的意思,不禁傻愣的一笑,天,我此時轟然明白,一切,不過全是一場夢罷了,我的這段奇遇,應該說,注定在這個時侯結束了,六道輪回場沒有了,而我的力道,也是全沒有了,我又成了普通人。

走下山去,到了大路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我注意地看了,沒有什麼陰魂不散,也沒有什麼怪異出現,看來,倒真的一切全是心魔使然,一切,全在秩序裡,全沒有我以前所遇的一些的怪異,人們該怎樣生活,還是照樣怎樣生活。

或許這世間,真的不知道,我李青雲會有這樣的奇遇存在。我不知道,這段的事情,是荒唐,還是根本就是一場遊戲,我更不知道,那些與我九死一生的姑娘們,我還能再有機會得見麼。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