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大結局漫漫修真路(1/2)

“你們是何方門派的,要知道我們這裡的門派,都是有名額的。你們這些散修,沒有門派憑什麼過來秘境。”都是各個門派的寵兒,不知天高地厚非常的正常。“林晨,齊一,都是散修一介沒有門派。”

“難道進入秘境不是憑借着自己的資格麼?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麼我們有沒有門派有沒有資格,又有什麼關系呢。”連晨的話說的嚣張。而且屬于高一級的能力釋放出來,很多人都是那種扛不住的紛紛泣血。

“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大人千萬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知道連晨的厲害之後,再也沒一個人敢攔着連晨和齊子奕不讓他們進去。

連晨一點都看不上那些所謂的珍寶或者是奇遇,所以那些人的想法連晨隻覺得可笑。明明,這個世界上還有比起那些珍寶更重要的東西。但是那些人眼界太淺,所以也注定了一輩子都是那種絕對不會走遠的人。

“那麼嚣張的散修究竟是什麼地方來的啊?師兄我咽不下這口氣,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千餘門派的小師妹,一直都是被别人寵着長大的。再加上天生的上等資質。所以,整個門派都對這個小師妹和顔悅色的。

奈何這個小師妹隻學會了一身的嚣張跋扈卻沒有學會一點别的東西。所以,今天就這樣被連晨給下了自己的臉面當然是咽不下這口氣。“小師妹如果覺得不開心,不如找師傅。師傅那麼疼愛你的,肯定是願意幫小師妹的。”

不是自己這個師兄不喜歡小師妹,而是作為師兄的也太清楚眼前散修的能力隻怕,早就超出了自己能夠預料的境界了。

所以,小師妹如果請師傅出面的話,那麼到時候也絕對不是自己被責備。連晨的能力雖然不是最鼎盛的時候,但是區區幾個小孩子,連晨還是沒有放在眼裡的。所以,當聽見師兄算計師妹後,連晨更加覺得這個門派不能算是什麼正經的門派。

“沒想到,才過去區區十多年,人間的這些修真的門派居然就成了這個樣子了。實在是,有些令人心寒啊。”齊子奕也覺得,這些修士現在早就荒廢了自己的心,也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修仙了。

“算了,這些人到時候總是會為自己的自作聰明付出代價的。你也不用為了這些人動怒,不論怎麼說都是不值得。”

最終連晨還是聽了齊子奕的話,反正秘境這麼大。試煉的目的,除了考驗一個人的武力值之外,當然也有一個人的心境。如果,一個人的心境都是那種不堅定的話,肯定是不會走出去的。

“我想,這裡應該就是那個遺失的神殿吧。”神界與其說是要鎮壓惡魔,所以這才就用結界來壓制現在的魔崖窟,還不如說是因為神界的神殿,被當年的戰争銷毀的差不多了。

所以,神界幹脆将這裡給封起來。這樣,那些埋在神殿之中,等待着複活的魔,也隻能被消磨着直到耗盡元神不再存在時間之中。“看起來應該就是這樣了。”齊子奕也開始從自己的識海之中,選擇那些對神殿有描述的消息。

“我們之前确實也射殺了好一些的魔獸,想必那些魔獸之所以威力減少了可能是因為神殿的神力年複一年的在對神殿的魔獸進行損耗。”要不然的話,以自己的能力來說對上上古時期的魔獸,最終的下場也隻有死亡。

“這些經卷,和書籍都被消損的差不多了。不過好在那些修士并沒有碰這些東西,所以,如果要找的話其實還是非常好找的。但是,就是耗損的特别厲害。也不知道,如果找無極真人去翻譯這些東西,能不能翻譯出來。”

“應該是可以的吧,畢竟無極真人也是從當年的那場戰争之中走出來的。”齊子奕跟連晨開始整理還殘存的那些功法和文集。“你們在做什麼?”現在的千餘門派在這一帶一直都是那種傲視群雄的存在,所以,現在連晨他們面對的就是好幾個門派的弟子。

“不知道我們怎麼得罪了你們了。我們區區散修,怎麼可能跟你們這麼多門派結仇呢。”“怎麼不可能呢。你們打傷了我的弟子,還說沒有得罪我們。再說了,你們散修憑什麼可以進入秘境。”

“當然是因為,我們是憑借自己的實力啊。怎麼,難道說這才過去了十年的時間,修真界的規矩就變了麼?還有我不喜歡撒謊的孩子。明明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就是要給你們一個教訓告訴你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但是奈何,你們居然還是犯了不該犯的錯誤。既然現在人已經犯到自己的手裡面了,自然連晨是再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無門你自來。很好,那麼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小師妹第一個被連晨給衣袖扇飛的。“你心術不正,作為最受寵愛且天分最高的弟子,但是你卻偏偏要作為一個走捷徑的人。自己惹禍了不知道反省自己,卻隻知道怪罪别人,那麼你也不要修仙了因為你不配。”

小師妹就隻感覺自己的靈根和修為,在一點點的消散一點點的斷裂,“不,不要啊。”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