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1/2)

此時已經是明月高懸,不過以他們的目力自然能清晰的看到這裡的情況。

在一陣翻天覆地的劇烈震動下,剛才所在的小山谷已經完全消失了,就連一邊小山丘和完全沒有了。

方圓數裡之内完全是一片狼藉,整片大地宛如被掀翻過來一樣,樹木、河流全都消失了,隻留下一片瘡痍。而地面上有着幾道暗紅色的痕迹,那是地底的沿江被擠到了地面上。。

看到這裡,鳳凰急忙對着通訊器喊道:“大家都在嗎,我跟小九在一起,安全!”

接着是威廉的聲音:“我跟蓋亞、山姆在一起,他們也沒事!”

麗薩平靜的說:“我沒事!”

接着是楊松有些疑惑的回答:“我跟芸芸在一起,沒事,不過這是怎麼回事?”

不等其他人回答,接着就聽到徐芸有些發顫的問了句:“何非凡呢?”

通訊器裡一陣沉默。

“啊!”徐芸尖叫一聲。

然後就傳來楊松的呼喊:“芸芸,别着急,我們先等情況穩定.”随後,就變成十分緊張的聲音:“你們大家在線找個安全的對方安頓下來,我去找他們!”

接着麗薩就說到:“我也去幫忙吧!”

接着,大家都分頭行動了。鳳凰抱着小九與其他人集合。

而楊松、徐芸、麗薩則是回到地面尋找何非凡。

楊松找到徐芸的時候,發現她正召喚出了一個三級的火元素,正在一條長達近百米的岩漿溝壑裡翻動着。。

這裡,就是剛才他們的臨時營地所在。

楊松走過去,發現徐芸呆滞的看着火元素所在的對方,兩行清淚不覺的流了下來。他急忙走過去,施展了個辟火決,把還在翻滾的熱浪給擋在外面。他什麼都沒說,就這樣靜靜的陪着徐芸。

徐芸看着那赤紅的岩漿,腦子裡一片空白,這感覺就像她當年看着母親在病床上緩緩閉眼的感覺一樣。

她哽咽着說:“我不該讓他留下來的,我不該讓他離開我身邊的。我知道這裡那麼危險,可我為什麼還要讓他獨自一個人。。”說着,她終于忍不住,撲到楊松身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楊松沒說什麼,隻是抱着徐芸,輕輕的拍着她的背。

麗薩,見了,沒說什麼飛到岩漿上感應了一下,接着她就疑惑的說道:“很奇怪,這裡并沒有何非凡的氣息。”

徐芸聽了,淚水頓停,接着急忙放出靈識,果然也沒感應到。

楊松仔細的感應了一下,也沒發現,頓時他就笑了:“就算何非凡這岩漿被吞噬了,那麼這裡至少也會殘留下他的氣息,可現在沒發現,說明,他在很早之前就離開這裡了。所以,他或許沒事。”

徐芸聽着分析,帶着哭聲大罵不已:“姓何的肯定出去殘害那些靈獸了,這次一定要弄死他!”說着,又是哭又笑的,眼淚就一直沒停過。

楊松見了,替她擦幹淚水,溫柔的說道:“好了,現在我們去找他吧,雖然他僥幸逃過這一劫,可外面同樣危險!”

說到這,就看到徐芸拿出一份墨汁,往空中一撒,直接就出現了一個召喚魔法陣,甚至比何非凡還少了一個用手刻畫的步驟。

楊松沒想到,之前一直沒成功的徐芸,居然在這一刻完美的把她的設想給實現了。

徐芸這次召喚的是一隻閃電雕,隻有二級初階,可是這種飛禽卻是天地的寵兒,因為他們掌握了空間的力量,速度無以倫比,甚至成年的閃電雕可以進行瞬移。徐芸上了閃電雕,也不跟楊松打招呼,然後就直接飛走了。

麗薩看着那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小點的徐芸,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對楊松說道:“隊長,你不覺得,小芸對何非凡的關心太過了一點嗎?”

楊松聽了,歎了口氣,幽幽的說了句:“芸芸的母親,也是凡人!”說完,也架起飛劍追了上去,

麗薩看着他們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後轉頭看了看那個茫然的火元素,随後消失在了空氣中。

楊松才飛了一陣,發現這片森林已經完全被毀了,所有的樹木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所有的徒弟都翻了個個,山川倒塌,河流斷流,整個地貌都翻天覆地的被改變了。。

他正想着是什麼才能造成這種情況。卻聽到通訊器裡鳳凰呆滞無比的聲音:“我想,我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接着就看到鳳凰傳送過來的畫面。

隻見夜幕中有八道沖天的光柱直上雲霄,似乎把天空與大地都連接起來了。而光柱下面是一個太極八卦陣,散發着皚皚光芒。

這個太極八卦陣是由八個大陣組成,每個大陣又又八個小鎮組成,而每個小鎮則是由八根石柱組成。

這太極八卦陣的陰陽魚則是陣法的陣眼所在,此刻,畫面正對準了陽魚陣眼處。

這裡光芒最盛,而且靈氣波動極為暴躁。原來竟是這法陣處,密密麻麻的被一群靈獸所占領了,而這群靈獸紅着眼對法陣中心焦躁的咆哮不已。

可好像卻是在害怕什麼什麼一般,不敢向前,隻能不安的徘徊吼叫。

畫面再次放大,終于看到那陣法中心處的景象了。

接着,所有人多張大了嘴,有種無力吐槽的感覺。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