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章 隻能喜歡我(1/2)

“不是這樣的,邱桐的動作不對。”劉家在球場上大聲的吼着。旁邊的球員低頭笑着。

大家都習慣了這樣的模式了,如果有哪天邱桐不被劉家罵,大家可能還不太習慣。

劉家怒氣沖沖的走到邱桐面前,一把搶過邱桐手中的球。

“你是什麼腦子,豆腐渣嗎?說過多少次,還在錯!”

邱桐一肚子的委屈,自己本來就不想來,是班導強迫自己來的。本想給自己反駁兩句,就聽着劉家說:“這裡不需要你,你明天不用來了。”

這把在場所有人炸的外酥裡嫩,教練看到這情況,把劉家拉到一邊,溝通起來。

邱桐傻傻的站在原地,淚水在眼眶裡打着轉。

何文走到邱桐旁邊,把自己的毛巾,甩到了邱桐頭上。手在邱桐頭上摸了幾下,摟着她的肩就離開了球場。

在另一邊的場地邊,羅佳手緊緊的握成拳頭。邱桐!邱桐!總有一天會讓你在他身邊消失。

籃球館外左轉處有一花台,由于位置比較隐蔽,學校的園丁也換過幾次,所有這個花台好像被人遺忘似地,雜草叢生,但花台中心的植物卻比較低矮,像是時常被人踩壓過。

頭上蓋着毛巾的邱桐做在地上,何文躺在她旁邊,閉目養着神。

真的不能打球嗎?真的就這麼笨?

“她說的是實話。”何文閉着眼,淡淡的說着。

邱桐轉頭看向何文,心裡那委屈,眼淚像開了閘的水龍頭。

何文最見不得的就是邱桐的眼淚,想是知道自己的軟肋一樣,從小到大她就在自己面前哭。何文伸手拍了拍旁邊的位置,手又枕到腦袋下面去了。聽到旁邊人躺下的聲音,何文的嘴微微往上翹着。

“張的本來就不怎麼樣,一哭更沒看頭了。”說完轉身背對着邱桐。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本以為這人要反駁自己的,轉頭就與何文四目相對了。臉不知道是因為哭過紅了,還是被何文這樣看的紅了起來。

他是不是又要親我了!邱桐不自覺的就把眼睛閉上了。

“在邀請我嗎?”

何文一個翻身,把邱桐壓在身下。邱桐雙手抵在何文胸前,自己不敢直視眼前的人,臉轉到一旁。

以前嚣張跋扈的小不點,如今已是豆蔻年華的少女。腦子裡不斷回放着兩人以前的種種,何文突然大笑了起來。

邱桐的臉更紅了,使出吃奶的勁推着前面的人。可人紋絲不動的立在自己面前。

“神經病!莫名其妙!”邱桐邊打着何文,邊罵着。

才覺得她有變化了,不到一秒又打回原形了。何文眉頭稍稍皺了下。邱桐一個命的罵着,把從劉家那裡受得氣全部發洩了出來。

“我是笨,怎麼了,你厲害,你也不就是比我幾天摸籃球嘛!你就是流川楓,我就是櫻木,我就喜歡櫻木…”

邱桐要說的話全消失在何文的嘴裡了。自己眨着眼睛,這演的是那處?

何文離開邱桐的唇,淡淡的說着:“你隻能喜歡我。”從地上趴起來,就離開花台了。

留下邱桐一個人。

這晚邱桐失眠了,就因為何文的一句話,他是逗自己玩的吧?但他不是那種愛開玩笑的人。

“啊~神經病把我都變成神經病了。”邱桐在床上闆着。

“你不睡覺,我們還要睡覺呢!”下鋪的同事,已經忍無可忍了,照着邱桐的床就是一吼。

早上自己頂着熊貓眼下樓去食堂吃飯,在食堂門口就遇到讓她失眠的人了。

“早”何文給了邱桐一個陽光的笑容。

自己一夜沒睡,一見這人精神飽滿,想着就火大。“滾,别在我眼前礙眼。”

說完自個兒進食堂了。

可能是昨晚沒有睡,大腦現在罷工了,食堂大媽一直問着邱桐要吃什麼,邱桐站在那,愣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