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番外終·完結(1/2)

就這樣過了兩年,在澳洲的李沁沅遊山玩水着,竟然遇到了令辰的兒子,令遙。

結果令遙就對李沁沅展開了猛烈的追求,這個年頭啊,就是流行姐弟戀,不過,雖說如此,楚未來和何念接到喜帖的那一天,還是覺得恍如隔世。

楚未來本來也想去安慰何念的,結果看着何念那個樣子她心裡不舒坦,當即就去國外旅遊了,現在她的設計已經遍布天下,闖出了名頭,她追求者也是五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的,可惜她心裡就隻有一個何念。

季如畫在家哭天抹淚,“嗚嗚嗚,我養大了幾個孩子,個個都不在我身邊了……”

楚揚一臉黑線,“你行了吧,還各個都不在你身邊了呢,跟你說,反正年底我打算帶你去國外玩一圈,反正孩子們都不在,等過年的時候,我們再找個時間在國外一同聚聚,你也很想去E國看看我們家那個葡萄架了吧?”

這回季如畫止住了哭聲,哎,也對哦,反正這些不孝子不回來,她也正好跟楚揚過着二人世界,似乎……确實蠻不錯的。

她頓了頓,又說,“好是好,我就擔心卿卿那孩子想不開,非得要跟着何念。我了解何念,這孩子跟他父親太像了,如果不是他認定的那個人,無論誰說仰慕他都是沒用的,再說,他性格之中也有三分受了你影響,若是卿卿現在去找他,沒準他會議長痛不如短痛為由,直接拒絕了卿卿的,哎……”

楚揚寬慰了一下如畫,“哎,孩子們都有孩子們自己的主意了,當媽的還是少操心麼,再說我們卿卿自小就是個有主意的,也不會被外界的各種觀點所束縛,所以這一點你還有啥好擔心的?隻可惜了,女大不中留哦……”

季如畫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你就少來了吧,如果何念當真接受了我們家卿卿,那還不是跟沒把孩子嫁出去一樣的?但話又說回來,難道你心裡不會介意這些麼?念兒怎麼着還是清盛的孩子,這一點,無可避免啊。”

楚揚歎了口氣,“這又有什麼辦法呢?你要知道,現在重要的就是女兒的幸福。”

季如畫點頭,其實楚揚說的也沒錯,隻要女兒幸福就好,他們當父母的,努力這麼久,其實就是希望孩子能有個美好未來,她也就釋然了。

“你要真放不下心,幹脆就去何清盛的墓碑看看,畢竟現在,他陪着小寶,沒準已經轉世,哎,你看我這個省長都快被你帶得迷信了!”

季如畫被逗笑了,“你個壞蛋,怎麼淨說這些有的沒的!”

随後又想想,“算了,明天讓念念跟我一起去吧,小寶還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呢,我不是不恨蘇怡的,但是當年,蘇怡傷害了念念,我也無法忍受。行了行了,這麼多當年的事情,我就不提了。你等一下就給何念打電話,讓他回來住一晚!”

楚揚咳咳了幾聲,點頭應是,然後就去廚房給季如畫洗菜了。

何念正打算回自己公寓的時候,接到了自家爸爸的電話。

現在楚揚已經是打了退休報告準備退下來的人,何念這時候又還隻是從政委開始慢慢做起,雖然自己的親生父親給了他獨特的經商天賦,但是,楚家這邊,季塵霖已經去了無門接任,楚未來又打算做設計,也就跟從商沒啥區别,那自己還是随着養父楚揚的意志從政吧,不過養父很少給他打電話,這一次應該是季如畫叫他打的。

“喂,爸?”

“诶,小念啊,你媽明天要去給你爸上墳,想叫上你一起,今晚回來吃飯吧?”

楚揚說着就感覺怪怪的,好吧,如果何念真的成了季如畫跟何清盛生的,他才真的要吃這個小子的醋呢。

“行吧,爸,未來……在家嗎?”

“不在呢,我說你們倆都在鬧什麼啊,一個個的都不着家。好吧,你小子,我告訴你,我就卿卿這麼一個女兒,你得仔細想想怎麼辦,如果真的沒什麼感覺,那就别耽誤人家姑娘,趁早告訴她,打碎她的幻想……”

“哦,爸,難道你就是這麼做的?”

何念挑眉,右手一個方向盤打拐,直接轉個彎,再開幾十公裡就要到楚揚家了。

楚揚哼了一聲,“我怎麼會愛上過别人?再說,就是有人粘上來還不是被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你就應該學學我!好了不說了,我還要揀菜呢。”

“我媽呢?”

“她去超市買雞翅了。”

“哦。”

何念心裡有數,直接去把車子開到了一所超市前面,直接往裡面走,當然,他出衆的樣貌也引來不少人圍觀,不少女人眼睛都盯着他,幾乎移不開視線了。

“來,這位嫂子,這塊雞翅怎麼賣啊?”

季如畫笑眯眯的,完全沒察覺到何念已經往這裡來了,但是這麼久也沒聽見賣雞翅的回答她的問題,擡頭一看,卻見她人已經傻了,不知道是看着誰看傻了,回頭一看,那不是自家兒子嗎?

艾瑪,自家兒子這張臉長得也果真是個妖孽,當年蘇怡也是娛樂圈女王,樣貌自然是一等一的好了,再加上何清盛那帥氣的臉,這兩人生出來的孩子模樣是真不差,不過她看了這麼多年都看習慣了,趕緊推推那嫂子。

“賣雞翅的,你還要不要賣了,别看呆了,那是我兒子。”

那個嫂子回了神,一聽季如畫這麼講,讪笑了一下,“既然是這位太太的兒子,我看他長得也挺漂亮,我就少收你的錢,以後如果想做采購,也可以找我哒。”

“哎喲?那也行,我還正愁沒辦法給别墅進采購,那這樣,我讓家裡的大廚跟你聯系啦,隻是今天兒子回來,我就得自己買雞翅給他做好吃的,行了這些錢先給你了哈,回頭我也多說些客人過來給您攬生意。”

季如畫得意,看來何念倒比塵塵那個兩面派要管用點,起碼他這個時候不會釋放什麼冰冷視線惹自己這個媽媽不開心。

一會兒她坐上了何念的車,就想摸摸何念的頭。

何念無奈,“我說老媽,都過了這麼久了你還喜歡摸我的頭,真有完沒完了!”

“我就喜歡,咋啦,雖然你不是從我肚子裡爬出來的,但你好歹還是我養的,老實跟我交代,你對卿卿,就真沒别的想法了?”

好吧,原來就在這裡等着他呢,何念默默地想,他歎了口氣,剛剛打算開車,現在還是沒開火。

“媽,其實我知道,卿卿人真的蠻好的,這麼多年她也沒說什麼是因為要替我媽贖罪這種話,那丫頭是真心實意喜歡我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覺得我的心已經給了阿沅,就不能再給别人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