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結局(1/2)

接着顧耀祖便不停的給顧方深打電話,不過都沒人接。

今天早上,才接到了顧方深主動打過來的電話,說是會把對象帶回來給他看。

于是,他這一早上,都處于興奮狀态。

一直不停的走來走去,不停的望着門口。

天知道他的寶貝孫子的對象終于有着落了,他有多麼的高興。

曾經他還無數次的懷疑過,他的寶貝孫子,在性取向方面,會不會當真如傳言所說,真的是有那麼點問題的。

畢竟,都要奔三十的男人了,竟然還一直打着光棍。

而且還誰家的姑娘都看不上,看見漂亮姑娘當真是眼皮子都不給掀一個。

如果不是性取向上面的問題,那麼便是生理上的問題了。

當然,顧耀祖自然是不願意往這方面想他的寶貝孫子的。

而今天,顧方深要帶女朋友回來見他,他心底的一塊大石總算是落地了。

并且,也特别想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姑娘,有這個本事,能俘獲他那高冷禁欲的寶貝孫子的心。

當顧方深牽着伊人的手進來時,顧耀祖心裡瞬間明了。

原來…

原來…

他的寶貝孫子,當真跟他母親韓韻芝一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癡情種。

一生隻愛一個人…

怪不得…伊人離開後這五年,無論他介紹多麼優秀的女孩子給顧方深,顧方深都是一口回絕不留任何餘地。

怪不得…無論多麼性感多麼尤物的女生出現在顧方深面前,他都能做到不為所動。

心裡一直愛着一個人,滿滿的,再也裝不下其他任何了。

五年了…甚至可以追溯到十五年前…

這個伊人,也當真是有本事。

将他的孫子吃的死死的,一個人潇灑的離開了五年,竟也讓他孫子魂牽夢萦了五年。

是孽緣嗎?

還是命中注定呢?

罷了罷了。

隻要,他的寶貝孫子,再也不要打光棍就好了。

現在他的要求很低,隻要是個女的就行…

趕緊結婚,趕緊給他生個重孫子抱抱。

顧耀祖熱情的走了過去,上下打量了伊人一番,爽朗大笑。

“這不是伊人嗎?”顧耀祖熱情的握住伊人的手,用自己皺紋遍布的手摩挲着。

顧耀祖的熱情,讓伊人一時間有些受寵若驚,畢竟五年沒見了,顧耀祖還能記得自己,就已經是最大的驚喜了。

伊人彎唇甜美一笑,軟糯糯的說,“顧爺爺好,好久不見~您身體還硬朗嗎?”

顧耀祖拍了拍伊人的手,慈祥的說,“老爺子我好着呢,還等着你和阿深趕緊給我生個重孫子抱抱呢。”

伊人的臉頓時就紅了大半,垂眸看向地步。

原以為,顧方深會護着他的。

不曾想,顧方深開口的話,竟讓她更羞赧了。

“爺爺,我這不就趕緊回來跟你商量我和伊人結婚的事情了嘛,結了婚,重孫子也快了。到時候多生幾個,保證你看都看不過來。”

顧耀祖被逗樂的哈哈大笑,一時間氣氛非常好。

接着三人走向客廳,顧家的一衆人等都在客廳裡等着了。

伊人和顧方深挨個問了好,隻覺得顧家每個人的氣場着實強大,讓她略微有點局促。

不過,伊人已經不是五年前的伊人。

五年前,面對顧家人時,或許她會緊張害怕,甚至說話都結巴。

而如今,她的身份地位早已不同,甚至還有一個揚名立萬的弟弟在她後面給她撐腰,甚至,還有一個遠在M國的幹媽Doris。

所以,在面對這群并不是那麼好相處的顧家人時,伊人的心裡,難免多了幾分底氣。

從容,淡定,冷靜應對。

無論怎樣,都無法再動搖她與顧方深在一起的決心。

無論要付出什麼,無論需要面對什麼妖魔鬼怪,除非讓她死,否則,她都不會離開。

林曉曼打着哈哈說,“我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還是伊人啊。”

林曉曼這話說的着實有點怪…

伊人面不改色的笑了笑,馬屁拍的比誰都順溜,“五年不見,林阿姨又漂亮了呢。”

林曉曼頓時笑的花枝亂顫,誰不喜歡聽好話呢,特别是她這個在顧家并沒有什麼地位,一直都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的女人。

“五年不見,伊人的小嘴兒還是跟五年前一樣甜。”

伊人笑了笑,沒再接話。

顧方深坐在伊人身邊,握住伊人的手,十分有氣勢的開口。

“今天我帶伊人回來,目的很明确,就是通知一下大家,我和伊人準備結婚了。”

“什麼?”顧仲平吃驚出口,“阿深!你都不問問我們的意見,就打算直接結婚了?”

顧方深冷冷的看向顧仲平,“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便好了,為何要詢問你們的意見?”

“你…”顧仲平氣的差點沒一口老血給噴出來,身子顫抖,無力的訓斥。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豈是容你這般胡鬧的?”

顧方深脊背挺直的坐着,整個人散發着一股強大的氣場,目不斜視的盯着顧仲平,出口之言更是冷淡如同陌生人。

“五年前,我便帶伊人回來過了,這一次,我們也是嚴肅而鄭重的來告訴你們,我們要結婚了,哪裡有胡鬧?”

“你…”顧仲平氣急。

“行了!”顧耀祖生氣的重重敲了敲拐杖,狠狠的瞪向顧仲平。

“鬧什麼鬧!阿深結婚是好事,你瞎起什麼勁兒。”

顧仲清也跟着附和,“就是就是,我看伊人這丫頭挺不錯的,和阿深就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天生一對。”

聽見這話,顧方深嚴肅的臉上方才露出了一絲笑容。

“姑姑,還是你懂我。”

顧仲清笑了笑,望向伊人,親切的詢問,“小伊人,現在是在QC當執行總裁是吧?”

伊人甜美笑了笑,軟糯糯的回應,“對的,我就是一個半路出家的新人。”

“哪有。”顧仲清搖頭反駁,“你把QC管理的這麼好,可是硬生生在京城分走了一大塊蛋糕。你的大名,在金融圈,可已經傳遍了。”

伊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顧仲清繼續說,“聽說,你在M國的時候,Doris認你做了幹女兒?”

提起Doris,伊人的眼睛亮了亮。

心裡想,顧仲清還真的是上道,一心一意幫着她和顧方深。

稍微有點腦子,都能看得出來,顧仲清這是在大家面前一一提她的優點。

不管是她不俗的實力,還是她背後有着的勢力背景。

也隻有這樣,她才能更快得到顧家人的認可。

說實話,伊人打心眼兒裡感謝顧仲清這個美麗可愛的小姑姑。

伊人笑了笑,說,“對,幹媽在M國的時候很照顧我,要是沒有她,也不會有現在的我。”

顧仲清面露贊賞的說,“怪不得,我看你的作品,真的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在國外獲了那麼多獎,也真是為Doris長面子。”

伊人驚訝的眨了眨眼睛,“小姑姑和幹媽認識嗎?”

顧仲清點了點頭,“有一些交際,但是也好久沒有聯系過了,也怪想她的。你和阿深結婚的時候,你幹媽也應該會回來的吧?”

伊人害羞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趁着你結婚,我也能和她好好叙叙舊了。”

一向不是很愛說話的顧仲源也結果話茬說,“想當初,你們兩個設計天才,外界都說你們倆是彼此最大的勁敵,但是卻不知道,天才遇見天才,更多的是惺惺相惜。”

顧仲清露出懷念的目光,“是啊,那段日子,瘋狂而充實,暗自拼命,每次比賽,要麼就是她第一,要麼就是我第一。呵呵…不能想,一想就覺得自己老了啊…”

伊人皺眉說,“小姑姑,您不是老了,而是更有韻味了。時光留給女人的,不僅是皺紋,還是閱曆和見識。如今的小姑姑,肯定比從前優秀了不知多少倍。”

顧仲清彎唇笑着,光彩照人。

“你這丫頭啊,嘴還真是甜,明明我剛被勾出來的感傷,一下子就被你三兩句話給擊退了。”

伊人彎唇笑了笑。

顧城忽然冷笑一聲,說,“緣分這東西啊,還真是奇妙的緊。時隔五年也還能和好,當真是神奇。”

明明剛剛才被炒熱的氣氛,突然一下子便冷凝了下來。

顧城這人,還真是愛挑事。

誰都知道,當年顧方深和伊人分手,是因為伊人獨自去M國深造闖蕩了。

顧城如今這麼大赤赤的提出來,不就是在提醒在座的每一個人,當年抛棄顧方深的,不就是她伊人本尊麼。

五年前,這個女人就敢做出這種事情,五年後,她難保不會再幹出這樣的事情。

結婚?難道就不能再離婚?

顧方深明顯感受到了,他握住的伊人的手,明顯顫抖了一下。

這種時候,自然是該他護着自己的老婆。

“五年前,我們是商量過的。她有她的夢想想要實現,我有我的事業需要完成。我們都給了彼此五年時間,待她夢想實現,待我事業建成時,便是我們成家立業之時。而如今,便是我們成家立業之時。”

“所以,我覺得,這五年時間我們花的很值。五年過去,我們也更加認定彼此就是對方想要結婚的對象。”

伊人垂下頭,臉蛋早已是熏紅一片。

這個男人,總是能在任何時間,任何場地,用不經意的一句話,就撞開她的心房。

他最懂她。

顧方深的一席話說完,客廳裡頓時鴉雀無聲。

換做五年前,他們或許還能對伊人的家世或者事業上刁難些許。

而如今,顧方深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似乎也是闆上釘釘沒法再繼續反駁的事情了。

也就等着,家裡最有威嚴的顧耀祖發話了。

自然,顧耀祖五年前對伊人的印象就不錯,又一直秉承着隻要她的寶貝孫子自己喜歡便行的原則。

于是乎,顧耀祖清了清嗓子,便發話了。

“阿深啊,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辦婚禮?”

就這樣一句話,便代表了顧耀祖是同意伊人進門的了。

伊人心底的大石頓時便落下了。

顧仲平吃驚的望了顧耀祖一眼,在看見顧耀祖眸底的堅定和喜悅後,複又深深的望了顧方深與伊人一眼,接着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再垂眸不說話。

顧方深回答說,“盡快吧,下午我們就去把結婚證領了。”

“你不能和她領結婚證!”

突如其來的女聲,讓還沒從顧方深下午就去領結婚證這句話中出來的伊人,再次陷入另一波驚訝中。

客廳裡的人皆望向發出這個聲音的方向。

楚念大步走過來,一臉焦急。

接着走在顧方深面前停下,急切的說,“顧二哥,你不能和伊人結婚!”

顧方深冷漠的瞟了楚念一眼,“我和誰結婚,與你有何相幹?”

霎時間,楚念原本充滿熱情與力量的心髒,一下子墜入冰窖,寒冷到她瑟瑟發抖。

楚念咬了咬唇,強制性的讓自己鎮定心神,接着轉頭望向顧耀祖,準備從顧耀祖下手。

“顧爺爺,您不能讓顧二哥和伊人結婚啊。”

“鬧什麼鬧!”顧雲卓突然發生呵斥,“要鬧回去鬧,在這裡丢人現眼個什麼!”

楚念惡狠狠的瞪了顧雲卓一眼,接着繼續自顧自的說。

“顧爺爺,您不能讓顧二哥娶伊人啊,讓顧二哥娶這麼個來曆不明的女人,是害了顧二哥啊!”

咯噔一聲…

伊人詫異的望向楚念,腦子有些發懵。

什麼叫來曆不明?

雖然她沒有出衆的家世,但是到底父母還是正經人家,并且還有一個頗有成就的弟弟啊。

怎麼就叫來曆不明了?

楚念為何會突然跑來說這麼些莫名其妙的話?

伊人的右眼皮适時的跳了跳。

她就知道,楚念是不會那麼輕易放過她的。

不過不曾想,楚念的攻擊竟然來的這麼出其不意且緻命。

為了報複她,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楚念的一句話,不僅驚呆了伊人,也驚呆了客廳裡的一衆人等。

沒等顧耀祖發話,不懂事卻又好奇心爆棚的林曉曼率先吃驚的問。

“什麼叫來曆不明啊?小念你都知道了些什麼?快說清楚一點。”

“放肆!”顧耀祖重重杵了杵拐杖,在地闆上發出刺耳的聲音,震的林曉曼渾身顫了顫。

顧仲平惡狠狠的瞪了林曉曼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有了林曉曼的詢問,楚念自然很快順着杆子往上爬。

為了報複伊人,楚念甚至不惜揭自己的短,提起自己最不願意聽見的身世問題。

當真算得上是,下了血本的。

楚念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嗓音顫抖。

“大家都知道,其實我是楚家領養的。在被爸媽領養之前,我在陽光孤兒院生活過幾年。一開始認識伊人的時候,我便覺得她有些熟悉。前幾天在家裡翻出孤兒院的舊照片,我方才想起來,伊人其實也在陽光孤兒院呆過。”

楚念從包裡掏出一沓相片和資料,遞到了顧耀祖面前,接着說。

“我也怕是我搞錯了,所以專門去找院長查了一下資料。事實證明,伊人其實是一個孤兒,是被如今的伊家領養的!”

楚念倏地拔高音調,“顧爺爺,這樣來曆不明的一個女人,是配不上顧二哥的啊!”

楚念的一席話,如平地上炸出一個驚雷。

連伊人自己,臉色也不禁發白起來。

她,原來,是一個孤兒?

一切的一切,因為楚念的這席話,在伊人腦海裡串聯起來。

怪不得,父母總是偏心伊昂,偏心到讓人無法理解。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