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審訊(1/2)

跟着這位不知名的幫衆,慢悠悠地走到忠義賭場時,隻見一幫明顯不是惡虎幫幫衆的人,正掐腰抱膀趾高氣昂的站在賭場門口,将賭場給圍住了。

這幫人約有十來個,大部分都是身材健碩,一身同款樣式的黑色勁裝。

隻有一人不同,一身白袍,腰懸翠翡,手持折扇,唇上和下巴留有稀疏的胡須,一副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站在最前面。

再看惡虎幫,雖然人多勢衆,但在氣勢上竟反而被對方壓制。

不僅是普通幫衆,就連鐵門和豁牙子幾人都是一臉畏畏縮縮,有些慌亂的模樣。

三大幫派名聲在外,乃是溫陽城名副其實的土霸王,地下皇帝,據說就連城主府都要給幾分面子。

惡虎幫幫衆全都是南城區長大的貧民,聽三大幫派的故事長大的,将三大幫派當成了傳說。如今被三大幫派堵門,倒也難免勢弱。

傅同舟早程境陵幾步被請來,此時正站在鐵門幾人前面,與那白袍中年遙遙相對,臉上還帶有幾分不耐煩,不知對面的人剛剛都說了什麼。

程境陵來時,剛好看到那白袍中年微仰起頭,用有些輕蔑、不屑的語氣說出最後一句話:“……今天,你們這個狗屁惡虎幫,無論如何也要給我們同樂幫一個交代!”

而程境陵的出現,讓雙方人都轉過頭看了過來,神态不一。

傅同舟沖他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鐵門等惡虎幫幫衆則是喜形于色,放松了不少。雖然知道傅同舟是個大高手,但畢竟程境陵才是他們的副幫主、主心骨,隻有見到程境陵他們才會安心。

至于對面同樂幫的人,則是無視的有之,不屑的有之,打量的有之,輕啐的亦有之。

隻聽那白袍中年對着程境陵又接了一句話:“你就是那個什麼,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忽然冒出來的惡虎幫的副幫主、話事人?你來了正好,跟我去同樂幫一趟,我們幫主要見你!”

程境陵輕輕瞥了白袍中年一眼,挑了挑眉頭沒有搭理他,就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

走到傅同舟身邊,程境陵輕聲問道:“他們什麼意思?怎麼感覺這個人好像腦子有點不太好使?”

這白袍中年看着一身打扮還算儒雅講究,像是個狗頭師爺,但做事說話卻跟沒長腦子一樣。

傅同舟也是一臉冷笑,漠然的盯着對面,淡淡的回應道:“他說他是同樂幫的副幫主,叫朱琦。帶人來是想帶你去同樂幫,在他們幫主面前跪下忏悔謝罪,用你的腦袋祭奠蔣……洪。他說蔣洪是他們幫主的把兄弟,義氣盟一直都是同樂幫在背後支持的。現在你滅了義氣盟,就算是打同樂幫的臉。如果你願意自裁,那就給惡虎幫一個解散的機會,不追究其他人……我也感覺他腦子有點不好使,不僅是他,包括那個什麼同樂幫的幫主,腦子也有問題。五天時間,就商量出了這麼個結論?”

傅同舟這句話沒有刻意去侮辱朱琦,确實是他的真心話。

等了五天時間,傅同舟都有些擔心事情生了什麼變故。日防夜防,還以為對方會有什麼大動作,沒想到同樂幫卻給他整了這麼一出?

難道自己猜錯了?同樂幫不是被大羅劍宗控制的?

也不對呀,之前義氣盟四大頭目明明說了,就是同樂幫派人來通知搜捕重傷的傅同舟的,派來的還就是這個朱琦……

奇怪了……傅同舟絲毫沒将對面的朱琦等人放在心上,自顧的琢磨起來。

程境陵和傅同舟兩人的對話沒有刻意掩飾,所以不僅站在兩人身後的鐵門幾人聽的清楚,對面同樂幫的人也聽到了。

對于兩人完全不将他放在眼裡的行為,譏諷不屑的話語,朱琦勃然大怒!

“你們他媽的在說什麼!?再給老子說一遍試試!?我真是給你們點好臉了!給我上!上!打死他們!弄死他們!”朱琦漲紅着臉,嘴角的小胡子都翹了起來,指着惡虎幫一方的人怒聲道。

指揮着身後同樂幫幫衆撲上來的同時,朱琦也沒閑看着,猛沖到傅同舟身前,撩起袍子擡腳便狠狠地向傅同舟劈了下來!

他知道是傅同舟廢掉了蔣洪,可那又怎樣?他可不是蔣洪那個廢物!

一腿如巨斧般攜萬鈞之勢沖傅同舟腦袋劈下,傅同舟微微皺着眉頭,擡起手卻是後發先至,曲指握住了朱琦的小腿!

輕而易舉的,朱琦看似兇猛的一腿便被傅同舟給抓住了!

朱琦憤怒的表情凝滞住了,滿面張狂瞬間便變為了愕然之色。

傅同舟面帶冷笑,沒準備放過這個說話不過腦子的蠢貨,擡腿猛地踢向了朱琦撐在地上的那條腿!

嘎嘣——

“啊!我的腿,腿!”

骨骼碎裂的聲音十分清脆,朱琦的慘叫聲也十分刺耳,兩道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