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大結局(1/2)

此時的夏若由秦盼盼和張佳欣陪同,還有秦曉曼和林亦青,自然不能少了小嘟嘟。13579246810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夏若緊張的雙手交握在一起,手心裡全是汗水。

而在一邊不停刷微博的秦盼盼,眼睛陡然亮了起來,“夏若你看,有人找到顧少了,現在正往這邊趕過來。”

說着便将手機遞給夏若,夏若激動的接過來一看,果然是顧以恒,隻是此時的他看起來有些狼狽和落寞,但那真真切切就是他。

看到這裡的時候,夏若突然哭了起來,不是那種壓抑的聲音而是捂着臉放聲大哭。

那怕是兩年前顧以恒失蹤的時候,她也沒有哭成這樣,可是這一刻,她卻哭得肆無忌憚,似乎要把兩年以來壓抑在心中的情緒統統都哭出來。

大家也沒有勸她,任她哭,小嘟嘟見媽媽哭,便抱着秦曉曼的脖子,小腦袋躲在她的懷裡,一抽一抽的,眼淚巴嗒巴嗒的往下掉,卻沒有哭出聲來。

“外婆,嘟嘟真的能見到爸爸麼?嘟嘟想爸爸。”

說着說着,小嘟嘟的眼淚流得更兇了,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爸爸,但是媽媽每天都會給她講關于爸爸的事,再加上周圍的人都說爸爸是個很厲害的人,每個人提起爸爸都會豎起大拇指,所以她一直想要見到爸爸,可媽媽說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

今天是第一次見到爸爸,所以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能,馬上就能見到爸爸了,嘟嘟應該開心才對。”秦曉曼也紅了眼眶,拍拍小嘟嘟的背,安撫道。

“可媽媽卻哭了,為什麼?”小嘟嘟伸出小腦袋看見夏若此時哭得毫無形象,她也很想哭。

“你媽媽那是因為高興。”秦曉曼吸了吸鼻子,暗自擦了擦眼角的淚。

“嘟嘟啊,等一下記得要叫爸爸知道麼?”這時,林亦青走過來,哭紅了眼眶伸手去抱小嘟嘟。

小嘟嘟伸出雙手任她抱着,還一邊替林亦青擦眼淚,“奶奶也是因為高興麼?”

“嗯,奶奶高興,高興。”林亦青緊緊抱着她,說不出來的激動。

廣場上聚齊的人越來越多,如果不是有保安,恐怕都聚齊過來了,仿佛大家都想見證這個美好的時刻,有的還拿出了手機對着夏若這邊在拍。

盡管知道自己哭得很醜,但夏若并沒有制止,在她看來,現在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跟顧以恒相提并論。

雖然隻有短短的十幾分鐘,可是對于夏若來說,卻猶如一輩子那麼漫長。

其實不但是夏若緊張,就連被硬塞裡車的顧以恒同樣也是緊張的,甚至有些恐慌,他看過自己以前的照片還有訪問,跟現在的他比起來就是兩個極端,除了這張臉長得一模一樣以外,他不知道自己怎麼能配得上夏若。

可就算他在緊張,再恐慌,路始終會走完,始終會到達終點。

“來了,來了,顧少來了。”也不知是誰看到車子開過來的時候喊了一聲。

“顧少,顧少,顧少……”

顧以恒還沒有下車就聽見很多人的聲音,甚至到了這一刻,他不想下車去見夏若了。

因為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

可是,心底卻有個聲音在叫嚣着,雙腿不聽使喚的從車上下來,環顧四周,見到一張張陌生的臉上挂滿了笑容,他有一絲茫然。

“顧少,快去啊,夏若在那邊等你。”這時,車主從車上下來,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提醒他。

顧以恒偏過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夏若就站在這條路的盡頭,盡管她身邊有很多人,但是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她。

不知道怎麼的,當看到夏若的那一刻,顧以恒心裡酸澀無比,眼眶微微紅了,四目相對,盡管兩人相隔很多的距離,但是都能看到對方眼中閃動的晶瑩。

張了張嘴,顧以恒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發現已經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就連雙腿都像灌了鉛一樣,寸步難行。

夏若站在那裡望着他,卻始終見他不願意走過來,心裡有些難過,但在看到他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她便釋懷了。

對他展顔一笑,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擡手擦了擦眼淚,沒關系,你不願意過來,那我過去就好了。

邁開修長優雅的步伐,面帶微笑,一步一步朝顧以恒走去。

顧以恒放在兩側的雙手緊緊握成了拳頭,緊張得手心裡全是汗,夏若每走一步就像是踏在他的心尖上,雖然他沒有記憶了,但是他很确定,夏若就是他的愛人。

終于,夏若站到了他面前,眼淚怎麼也收不住,可是臉上的笑容卻潋滟動人。

眼淚模糊了視線,夏若用力眨了一下眼睛,緩緩的擡起雙手去撫摸他的臉,明顯的感覺到顧以恒緊繃的身體。

“阿恒,謝謝你回家。”

沒有多麼浪漫動人的話語,也沒有深情**的相擁相吻,有的隻是這麼一句平平淡淡的話,卻表達了夏若心中所想。

顧以恒一直沒有開口,隻是深深的望着她,想要從她臉上尋找自己的記憶,因為她的臉和聲音都是無比的熟悉。

“我等了你兩年,謝謝你回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隻要你平平安安我就心滿意足了,所以你不需要有太多的壓力。”

夏若笑道,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不會那麼激動,盡量壓抑自己想要抱住他在他懷裡盡情哭的沖動。

她說這句話其實沒有什麼特殊的意思,因為她在他眼裡看到了從陌生到複雜,沒有以往的深情和眷戀,所以她才會這麼說,隻是不想讓他有壓力。

“我們很相愛麼?”這是顧以恒第一次見到夏若,第一次開口問的話。

夏若微微愣了一下,不明白他這麼問的用意,但還是笑着回答:“對,我們以前很相愛。”

在顧以恒身上發生了什麼夏若并不知道,可是顧以恒的問話很顯然已經不記得她了,或者說在他的記憶裡已經沒有了她的存在。

“我很愛你對不對?”顧以恒看着她的雙眸,問得很認真,那雙眸子比以前更加的銳利。

夏若點頭,與他對視,“對,你很愛我,我也很愛你。”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