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1/2)

第六十五章

董姨媽方從震驚中醒過來,原來這婆子是來誣陷自己,又氣又急:“這不是血口噴人麼,我們根本不認識她!這是打哪蹦出來瘋婆子!攆出去!”

孫婆婆一聽,倒不哭了,脖子一梗:“什麼?你要攆我出去?欠了我錢,要殺人滅口怎麼着?蕭家有錢就能欺負我們小本買賣嗎?!”地上坐涼了,又跳起來,指着董姨媽跟前丫鬟道:“前些天你來時候,口口聲聲說拿了藥丸,若是好用就再給我一個小金條!我就說你們咋那麼大方,敢情原來那根也是假!”

周氏不想聽這些,她要聽是關于‘壞人子嗣’事:“都給我閉嘴,孫婆婆,她欠你多少錢,我幫她還,但你知道什麼都要一五一十告訴我。”

那孫婆婆瞬間眉開眼笑,搓着手笑道:“就知道太太寬厚仁慈,從不虧待我們這些窮苦人家。您要問什麼,隻管問。”活脫脫一副見錢眼開市儈嘴臉。

董姨媽對周氏大聲道:“你、你你居然信她胡說八道,你覺得是我們買藥害寄眉?!這也太冤枉人了,我這丫頭秋蘭,從沒跨出過蕭家大門半步,又如何認識這婆子?!”

嘴上顆痣丫頭啜泣着點頭道:“太太,秋蘭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呀,您明鑒。”

董姨媽指着孫婆婆恨道:“是誰指使你誣陷我?你如實招了,咱們話還好說,否則有你苦頭吃!”

正雙方互相指責,糾纏膠着時候,寄眉就‘嘶’深吸了一口氣,捂着胸口往金翠肩膀上一靠,含淚道:“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别,不多說,但控訴已飽含眼神中了。

周氏本氣手腳冰冷,見兒媳婦又渾身無力癱軟了,忙對周圍人道:“扶你們少奶奶回屋去。”

“不……我要留下來聽這婆子說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有人要害我孩子,我這個做母親,如何能坐視不理。”擺出堅強模樣,對婆婆道:“娘,我沒事,撐得住。”

董姨媽眼珠一轉,沖着寄眉厲聲質問:“是你唆使吧,都是你賊喊捉賊。”

寄眉委屈:“姨媽,您說這叫什麼話呀?”瞅向婆婆:“娘……”

周氏憋着一股恨意,厲聲道:“身正不怕影子斜,究竟是誰幹,咱們好好對峙對峙,都給我到議事廳去!”

衆人前後擁簇着去了議事廳。董姨媽認定自己今日是遭了陷害,一會若不能戳穿他們陷害自己詭計,她和華珠恐怕真留不下了。她想到這裡,暗暗攥緊了帕子,回眸瞪了眼寄眉,道:“真假不了,假真不了!”

寄眉不理她,隻做西子捧心模樣,重重吸氣呼氣。

幾門後,周氏坐正座,一改往常态度,叫董姨媽坐到她右手邊椅子上去了,董姨媽感到生疏了,不禁悲從中來:“姐姐,你就這麼不相信我,覺得我能做出這樣事來?”

那孫婆婆此時垂首站着,不時瞄着議事廳内值錢擺設偷看。周氏見這婆子這般愛财,對她來是來‘要錢’這點,毫不懷疑,于是回看董姨媽:“不是你們幹,要賬能堵到門口來?”

董姨媽抿了抿唇,對那孫婆婆仰脖道:“好啊,說是我做,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誣陷我。所謂假金條呢,拿來給我看看。”

周氏道:“拿過來。”那孫婆婆才把斷掉小金條遞給香梅,由香梅轉交給了周氏,周氏拿帕子捏着金條翻看,底部看到有刮蹭痕迹,不過仔細辨認,還是能看出是個‘董’字。董氏母女變賣了家産後,澆灌成金條攜帶身邊。

有時候,澆灌金條時候,會順便做些假混淆其中。外防匪患,内防家賊,真真假假,除了知情人,外人動手偷了,或許偷是假。周氏出身商賈人家,又嫁進蕭家,深知這些。便認定這假金條真是董姨媽,隻是她們看孫婆婆好糊弄,拿假金條糊弄人家。

嫁進董家之前就夠摳門了,董家經營了許多年,真是愈加吝啬了。

周氏冷笑道:“妹妹夠吝啬,小本生意人也诓騙。”

董姨媽指着金條下面款印道:“姐姐,您想想,我們為什麼要給假金條标印記,這假金條分明是有人做出來,故意标上‘董’字,誣陷我們。”

周氏噙着冷冷笑意:“妹妹是說,你們金子全是真,沒有摻假麼?!騙誰呢,當誰沒過生意。你露給我們看金銀古董,有幾樣真,你自己知道。當初從你那裡拿自鳴鐘,你賺了我們家多少銀子?自家親戚都痛宰不放過,這婆子,你會憐憫?依我看,你給她假金子,再正常不過了。”

董姨媽愕然,姐姐态度來了個大轉彎,這般冷酷,與昨日判若兩人。

周氏避開妹妹目光,對孫婆婆道:“你把你知道統統說出來,這些人如何向你買破胎丸經過細細說來。”

那孫婆婆賠笑道:“回太太話,其實也沒什麼仔細說。就是那天這丫頭到我鋪子裡來,說經人介紹說知道我這有好東西,她出手闊綽,上來就是一個小金條,

我就趕緊把破胎丸給她包好了。這城裡,大老婆小老婆,你争我鬥,互相算計謀害事多了,我也不方便多問。不過,我這老骨頭留了個心眼,等這丫頭走了,我讓

我兒子跟着她,見她進了蕭家後門,我才知道是蕭家人。”

董姨媽強迫自己鎮定:“哼,這話說太假,開始說不方便多問,後腳又派人跟蹤所謂丫鬟,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孫婆婆腰一擰:“做生意,誰不是兩張臉,當面笑臉相迎,轉身留個後手。這丫頭出手闊綽,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出來,那我就得掂量掂量了,這萬一要是哪個

官吏後院,出了事,把我拿進大牢棒打一頓,我這老骨頭不就蹬腿了。瞅準是哪家,有個防備,哪天見事不好,我趕緊收拾包袱回鄉下去。”

周氏聽了一肚子氣:“難道我們蕭家就害了嗎?!你有幾條命,嗯?見買這東西人,進了蕭家,害我兒媳婦,你居然就悶下不吭氣了。老囊蟲,有你。”

孫婆婆忙解釋道:“太太息怒啊,我見金條上有個董字,又打聽到你們家來了南方姓董客人,我就尋思是董家人買來用,和您們蕭家沒幹系,沒幹系,我這

才沒吭氣。但我昨個,找明白人來瞧這金條,結果告訴我說是假,我這就坐不住了。這可是損陰德錢,不好賺,還被人給騙了,我咽不下這口氣呀,咽不下

啊。”

董姨媽已氣渾身發抖了:“含血噴人,難道就憑她一面之詞,姐姐你就相信是我做手腳嗎?”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