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1/2)

第六十六章

蕭硯澤晚上回來時,‘戰争’已塵埃落定。他作為一個‘完全不知情’人,聽說董姨媽和表妹要走了,急急來到上房向母親詢問情況。

他掩飾很好,眉頭微蹙,嘴角緊繃,把内心喜悅深深埋藏着。他到時,母親正卧榻上,旁邊小丫鬟給她輕輕捶腿。硯澤低聲喚道:“娘,我回來了。”

周氏睜開一隻眼,讓那小丫鬟停了手,自個動了動引枕,撐着坐了起來:“唉,你可回來了。你董姨媽和表妹要走了,明天一早就上路,你差兩個人送她們一程。”

硯澤裝作驚訝道:“啊?她們要去哪裡?是華珠上京城治病嗎?”

“不,是去你大舅舅那兒,我不留她們住了。可氣死我了,要不是我身子骨還硬實,這次非得叫她們氣兩眼一黑,歸天不可。”周氏哼笑道:“你大舅那裡不比這裡,你那幾個大表哥娶妻娶妻,納妾納妾,歲數也都不和華珠般配,看她們娘家還能使什麼樣花招。”

硯澤眨眨眼:“娘,您慢些說,我有點鬧不明白了。華珠不是不記事了麼,我怕她找我擔責,一大早就躲出去了,怎麼她現卻要走了,不想嫁給我做平妻了嗎?她失憶症好了?”

“失憶個屁!”華珠這招是她們一起想出來,為是逼硯澤就範。如今周氏不想留她們,這招自然不管用了,于是董華珠自然就恢複了記憶。周氏提起華珠,還是一肚子恨意:“我當初容留她們,可不是要她們害我孫子。你還不知道呢吧,你表哥給你媳婦下藥,想把她孩子弄掉。茯苓親耳聽到!”

硯澤一聽,一副‘怒火沖天’樣子:“真是她們幹,我饒不了她們,這就去找她們算賬!”

周氏忙扯住兒子:“你先站住,我讓大夫看過了,寄眉沒事。我下午已經訓斥過你姨媽和表妹了,鬧也鬧過了,罵也罵過了。她們答應賠些銀子給寄眉治病,這事就這樣暫且罷休吧。你再去找她們算賬,怕驚動了你爹和老爺子,到時候,于我沒好處。”

硯澤原本也沒打算真去找姨媽,就勢安靜下來:“既然您這樣說了,我就不過去了。但這口惡氣,我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我昨天去罵華珠,說她是害了寄眉,她居然還有臉撞牆?!啊!會不會撞牆失憶這茬也是裝?”

周氏擺手歎道:“這都不重要了,我現隻求她們趕走。唉,原本好心招她們進來,尋思再給你讨個平妻,一舉兩得好事,結果變成現這個樣子。幸虧寄眉沒事,要不然我可怎麼向家裡人交代。”

“……”硯澤默認母親過錯。

“唉,我給了那婆子兩個小金條,叫她将嘴巴看牢,茯苓那邊,也答應不往外說。希望能瞞得住吧。”周氏揉了揉太陽穴:“當初看她們可憐,卻是引狼入室。也怪我輕信了她眼淚,你姨媽平日就愛占便宜,為了自己,一針一線都要算計。做出為了自己女兒害别人家子孫事,倒也是不奇怪……”

“……”

周氏見兒子一直憋着不吭氣,皺眉道:“你怎麼不說話?”

“我想說,您自個全說了。”硯澤安慰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寄眉也沒大礙。您就别自責了,我明天派人把姨媽和表妹送走。馬上就要過年了,一攤子事還要您拿主意呢,您可千萬不要病了。”

周氏幽幽一歎:“現隻能這樣想了。幸虧發現早,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還是你爹說得對……”但一想到自己丈夫這會衛姨娘那邊呢,臉色又難看起來:“罷了,罷了,你回去吧,此事以後誰都不許再提。”

硯澤便離開上房,往自己院子回了。一進門,他就高聲道:“寄眉——寄眉——”撩簾子進屋,見妻子正和金翠炕上做針線,走過去,把她手裡東西奪下來:“你還有心思做這個?”

金翠把針線一捧,面無表情下地走人了。

屋内沒外人了,硯澤一把抱住妻子,親昵吻她脖子。寄眉被他一身寒氣弄涼冰冰不舒服,笑着推開他:“别這樣,去烤烤火再過來。”

硯澤正高興,哪裡肯聽,抱住她不放,笑道:“我剛才去見母親了,她說華珠她們明天就走。哈哈,終于走人了,母親遮遮掩掩,好些話沒說清楚。你一直吧?給我說說其中細節。”

她便一五一十把今天發生事說了。然後道:“大體都是按咱們計劃行事,不過我挺奇怪,你打哪招來婆子?夠厲害,又能哭又能鬧。”

“是天冬找來,是他娘舅熟人。”硯澤道:“據說年輕時候就是個小潑婦,如今老了,成了老潑婦,能耐大了。”

她挑挑眉,孫婆婆來曆先不問了。她關心是老太太身邊茯苓為什麼會幫他們。昨天隻計劃找個府裡名聲好大丫鬟說這事,萬萬沒想到,丈夫能把茯苓搬來了。

“……你怎麼勸茯苓?她出現,連我都吓了一跳。”

他摸着她臉頰,笑眯眯道:“我當然許諾她好處了。”

“别賣關子,點告訴我吧。”寄眉笑着猜道:“肯定不是銀子那麼簡單。”

“我許諾她,以後能做個妾室。”

“……”寄眉笑容斂起:“你别逗我了,一點不好玩。”

硯澤見她似是生氣了,趕緊摟緊她哄道:“不好玩,那就不玩了。不是給我做妾,是給九叔。老太太早晚有西去那天,茯苓也為自己以後打算。我覺得她中意九叔,就答應她,等老太太走了,她若是不想出去嫁人,就分到九叔身邊,叫她伺候九叔去。結果被我猜中了,她确實挺想到九叔身邊做事。”

她佯作生氣:“那你剛才幹嘛說模棱兩可,我還以為你要收了茯苓。茯苓跟金翠關系不好,我怕她進門,難為金翠。”

硯澤眯起眼睛,笑嘻嘻道:“真是為金翠打算?别說好聽了,其實是你自己吃醋吧。”

“一個丫頭,我吃哪門子醋。”她扭身不看他。硯澤扳過她肩膀,老實把人摟進懷中,躺炕上,感慨道:“一切順利,今晚上能睡個好覺了。外面勾心鬥角,本就夠累了,家裡若有亂七八糟人算計咱們,可真叫人沒法活了。現她們走了,終于能消停過個年了。”

寄眉伏他胸口,問道:“華珠從咱們這裡出去,要去哪裡?”

“據說要去大舅那裡。”他吻了下她柔軟唇:“其實她一早就該去那邊,叫大舅說門正經親事給她。隻希望她們這次去了,再别回來了,阿彌陀佛,佛祖保佑,别叫董家母女再踏進粟城。”

她點了他鼻尖笑道:“你平日不信佛,這時候求佛祖,佛祖才不會理你。”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