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1/2)

第七十三章

周氏心裡惱,她磨破嘴訓兒子,結果不聽半句,換他媳婦說了一句話,就笑着答應了。便氣哼哼的剜了兒子一眼,恨鐵不成鋼的想,這點出息吧,放不下老婆孩子,還能成什麼大事。她冷聲道:“你爹回來,跟我想的也一樣,不信你等着瞧!”

寄眉尴尬,掙脫丈夫的手:“咱們一起等父親回來,再拿主意。”朝他眨眼,示意他别再母親面前動手動腳的。

周氏一擺手:“行了,别躲躲閃閃的了,你倆那小眼神,我才看清了。”剛才是兒子主動握寄眉的手的,于是先罵他:“也就是在我面前,要是你叔叔嬸嬸在這兒,你就等着挨笑話罷。這麼大個人了,還這麼不安穩!”

硯澤理虧,低頭挨訓。寄眉無奈的嘟嘟嘴,給婆婆倒了茶,然後在婆婆身邊站定。周氏飲了口茶,對寄眉道:“别站着了,坐下罷。你才出月子幾天啊,你有心陪硯澤上京,就怕你和元毅經不住路上折騰,落了病,可就麻煩了。”

“對!所以我不能走!”硯澤見縫插針的道。

此時,香梅撩開簾子,進來一人,正是蕭賦林。才坐下的寄眉趕緊和丈夫一起站起來,給長輩請了安。

蕭賦林坐到榻上,開門見山的道:“這案子,瑞王府盯得緊,現在吃準咱們把東西弄丢了,管家一口咬定咱們藏匿贓物,一副不物歸原主不罷休的架勢。事情有點難辦……我和你二叔商量了下,畢竟當鋪的來往,挂在你名下經手,你還是出去避一避穩妥。”

周氏拉長鼻音哼道:“你看,我說什麼了?!這回你爹也讓你走,看你還想說什麼。”

硯澤為難的道:“我一走了之,家裡的事,交給您和叔叔們辦,我一點插不上手,正是用人的時候,我反倒一點忙幫不上,真窩火!”

“你呀你,太年輕,意氣用事!”蕭賦林道:“石掌櫃說到底是給咱們家辦事的幫手,把他抓進去,也挖不到什麼大錢,若是扯上你,事情就沒這麼簡單了!你隻消被衙門扣下三天,咱們家就得束手就擒,連往上找人疏通的時間都沒有。”

既然父親這麼說了,硯澤不走也得走了。

周氏見兒子語氣有所緩和,催促道:“你和寄眉下去商量商量,她是陪你上京,還是留下在家等你,你們自個拿主意!快去吧,最好收拾收拾,明早就走。”

蕭賦清一愣:“怎麼,你要帶你媳婦一起走?”心道,自己這兒子也不知是以前搭錯筋了,還是現在搭錯筋了,之前對他表妹多看一眼,都嫌棄,如今,沒骨氣的走哪兒帶哪兒。

硯澤幹咳一聲:“剛才在商量,還沒定。”

蕭賦清替兒子拿了主意:“不行,元毅那麼小,不能跟你們折騰!”

周氏此時站到丈夫這邊,要把孫子留在身邊:“對啊,大孫子還沒百天,跟你們折騰不起,依我看,元毅留下,寄眉也留下,你呢,立馬動身去你九叔那!待到過年再回來。”

蕭賦清贊同的點頭:“對,你們得把孫子留下。”

硯澤不滿的皺眉,自己的父親平日裡沒見多喜歡元毅,如今卻攔着他把兒子帶在身邊,他心裡嘟囔,喜歡孩子,您不是有個老來子麼,幹嘛把持着元毅不放。

寄眉見丈夫不語,她主動告退:“爹娘,我們下去了,準備好了,明天一早就動身。”然後躬身後退到門口,硯澤見妻子走了,也跟着退了出來。

一到門外,他左右為難的道:“……偏惹上這麻煩事,苦了你和元毅了。”就算把妻子留在家裡,她一個人帶着孩子,獨守空房沒人陪,不知有多苦。

“沒關系,事情總會過去的。”寄眉拉着他的手往院子回:“辦案子的想訛錢,咱們也不是沒準備的。父親跟官府打了一輩子的交道,一定遇到過比這還大的風浪,可能咱們覺得這是件大事,在爹娘眼裡根本不算什麼。隻要你走了,他們放心了,事情很快就會處理妥當的。”

寄眉說的有道理,他畢竟年輕,在外做生意有父親和叔叔們保駕護航,一直順風順水,還不曾遇到波折。 但祖父和父親是見過風浪的,一定能辦法解決眼下的困難。

“……去九叔那,總覺得是臨陣脫逃……”硯澤皺着眉頭,步子沉重,寄眉拽他一下,他才挪一步,兩人一邊說話一邊走。

“你這叫做不給家裡添亂,父親走過橋比咱們吃過的鹽都多,這事聽爹娘的,總沒錯。這時候,唉聲歎氣也解決不了問題,不如索性想開些。”她踮起腳尖,揉着他的眉心,笑道:“去京城也好,散散心。”

他微微颔首,但苦笑道:“沒你在,我散什麼心。”

“誰說沒我在的?我跟你一起去,元毅也帶着,小舅舅還沒見過元毅吧,正好帶去。”

“可爹說……”硯澤恍然大悟:“你看我都傻了,反正咱們要離家了,把元毅帶走,他們也管不着。”

寄眉同樣是這個想法,她不想離開丈夫,更不想離開孩子,最好的選擇是帶着兒子跟丈夫一起外出。丈夫不在,她和婆婆之間少了一道屏障,相處起來,就怕麻煩多多。再者,硯澤思念他們,在京城待不安心,保不齊哪天又跑回來了。

粟城離京城并不遠,不過幾天的路程,隻要休息得宜,應該不會累到。

她見四下無人,拍了拍腰,歪着頭朝他笑道:“……我覺得我自己還是挺結實的。”弄的硯澤哭笑不得,摸着她的腰道:“讓我看看。”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