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1/2)

寄眉也挺犯愁的,沒想到硯臣的婚事會這麼不順利。邱家大概以為蕭家趁火打劫,于是也故意擺蕭家一道。而婆婆周氏已經經手了庶子的婚事,要麼不管,管了,就得辦得漂漂亮亮,要麼在妯娌面前,臉面上不好看。

“邱家這樣做太不明智了,五姑娘沒嫁進來了,就現在硯臣和她之間挖了一道溝。”寄眉輕聲道。硯臣如果人家這麼想他,也夠窩一把火的。其實硯臣倒還好,要命是硯澤,叫他知道這事比邱家要試婚更頭疼。

“哼,舍不得嫡女,又不得不嫁,故意找茬,叫自己心裡痛快點!”周氏一副洞悉了邱家卑鄙想法的模樣。

寄眉跟硯臣攏共沒見過幾次面,但看得出他是個性格平和的人,不知對試婚這種事,他是個什麼樣的心态。要是擱到硯澤身上,準一甩袖,大聲宣布:這婚,爺不結了。

“唉,真是左右為難。”

“邱家是不打算松口了,聽邱老太太的意思,不能敲定女婿的身體是否健康,這婚說什麼也不結。”周氏道:“我倒想退婚不結了,可話都傳出去了,這會退婚,邱家指定要背後散布謠言說硯臣如何如何了,丢人,丢人。”

寄眉心裡歎氣,說蕭家以債務要挾邱家嫁嫡女給無能的庶子,傳出去的話,果然夠丢人。但是接受的話,在邱家面前服軟了,誰也不知道硯臣的情況,萬一真的……更難辦了。

寄眉奉茶給婆婆後,安靜的站在一旁不言語。

周氏喝了口茶,叮囑寄眉:“不說了,先把年過了。千萬不能告訴硯澤,叫他摻和進來,事情更難辦了。”

“是。”說完,她扶着婆婆往正廳走。周氏在人前曆來要做出精氣神十足的樣子,理了理頭發後,臉上挂着笑走了出去,方才的愁悶一點都看不出來。寄眉也擠出笑容,沒事人似的,坐下陪着老太太看戲,等着過新年。

守歲吃餃子。餃子裡包了金銀片,誰吃到誰有福氣。舒蓉吃到了一個包銀的,一個桌上的舒茗臉色就不好看了,嘟囔道:“有什麼的,薄銀片子也能把你美成這樣。”若是金銀包的太重,餃子早煮破了,象征性的塞點,讨個好彩頭。

舒蓉冷笑道:“薄,你還沒有呢。”

衆人一見這要吵起來,舒蓉的母親趕緊拽了女兒一把:“你閉嘴。”

“不老實吃飯的又不是我。”舒蓉道。

舒茗捏着筷子,橫了舒蓉一眼,便去紮盤中的餃子,桌上的人臉色一變,這成何體統。周氏趕緊呵道:“你幹什麼?快住手!”

寄眉忙起身,到桌前拉着小姑子的手道:“來,到我們這兒桌來吃。”将人拉到自己和婆婆中間,低聲道:“好了,茗兒不生氣,咱們吃餃子。

以前她和舒蓉不是挺好的麼,倆人還一起捉弄自己來着。沒想到友情這麼快就破裂了。寄眉給小姑子碗裡夾了個餃子,低聲道:“你不高興,我們也沒法高興了,就當為我們,咱們茗兒笑笑吧。”

舒茗撅着嘴巴,雖然沒笑,但也沒再耍賴,默默的咬了口餃子,隻覺得齒間硌了下,低頭一看,原來是吃到了金子。立即喜笑顔開的道:“呀,真吃到了。”

廚娘包餃子的時候,寄眉曾去瞧過一眼,叫她們做了記号,本來是給老太太和老爺子二老準備的。這會小姑子不開心,為了融洽氣氛,寄眉便給她夾了個帶記号的。

舒茗不鬧了,大家繼續吃飯。寄眉在婆婆面前,對舒茗可謂無微不至,見她嘴角沾了蘸料,很自然的掏帕子給她擦了。這一切被周氏看在眼裡,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則對寄眉又高看了一眼。種田之世外竹園

熬到後半夜,大人還好說,像舒茗這歲數的,早就困的眼皮打架。聽說各房可以回去休息了,馬上讓奶娘抱着她走。

“慢着,我有話跟你說,你給我留下。”周氏發話。

舒茗不情願的甩甩胳膊,扭身到母親跟前:“娘……”

“你跟舒蓉是怎麼回事?大過年的也不消停!”周氏道:“是不是她欺負你了?”

“沒欺負我,我就是瞧不上她。”經過董華珠和邱四小姐,舒茗早就發現蓉姐姐把她當傻子,但凡外面來人,她就跟别人一夥,把她撇到一旁。等别人走了,舒蓉才又回來找她玩。她蕭舒茗可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所以她決定讓‘不長情’的蓉姐姐滾遠點,自此關系鬧僵。

“沒欺負你就行,你蓉姐姐是個胳膊肘往外拐的,你少跟她更好。”

舒茗一臉崇拜的看着母親:“娘,你好厲害啊,你什麼都知道。”

周氏哼笑道:“你們那點彎彎腸子吧,還能逃過我的眼睛。往後你少搭理舒蓉,想找人說話就找你嫂子去。”

舒茗颔首:“嫂子好。”想起以前還那麼捉弄過她,便咬着指頭小聲嘟囔:“……那時候也不能怪我……你們都這樣……”

“什麼?”

“沒什麼。”舒茗忙搖頭,摟着母親的胳膊道:“大嫂很好,我二嫂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我隻見過邱四小姐,五小姐我還沒見過呢,有大嫂好看嗎?有我好看嗎?”

提起這茬,周氏就氣不打一處來:“你二嫂來咱家是給你二哥當媳婦的,跟你沒什麼關系。她進門,你也不用跟她親近。”

舒茗記得,大嫂進門前,母親也是這麼說的,陸寄眉是給你大哥當妻子的,你不用搭理她,有口飯吃餓不死她就行了。她皺着眉頭,低頭玩手指:“……哦,這樣啊……”

周氏見時候不早,叫奶娘把女兒抱下去了,她則在燈下盤算着怎麼反擊邱家。

寄眉和硯澤回到自己院裡,抓緊時間漱洗睡了,畢竟兩個時辰後又得起身了,大年初一的忙碌不比年前差。硯澤摟着妻子,慢悠悠的問:“聽說舒茗今天又鬧了,還是你哄好的……她啊……真是不懂事……十來歲的大姑娘了,跟小孩似的。”

“小孩子不都這樣麼,有一說一,不高興就擺在臉上。等再長大幾歲,你讓她吐露想法都難了。”

硯澤閉着眼睛笑道:“你就替她說好話吧,她就是讓你們慣壞的。”

婆婆都說小姑子的好,她這個做兒媳婦的哪有不順着婆婆的道理。寄眉道:“舒茗沒壞心眼,她看你不順眼的時候,百般刁難你,若是跟你好了,就真心實意的跟你做朋友,沒那麼多壞心眼。”

“你這話說的對!”他笑道:“舒茗調皮歸調皮,但沒害人的心思,跟我小時候一樣。”

是啊,簡而言之就是又傻又愣。寄眉旁敲側擊的又開始打聽硯澤對弟弟的看法:“……硯臣的性子倒不像你們。”

“我覺得他像九叔,不過比九叔溫和。”硯澤道:“他大概想象九叔一樣考取功名,出人頭地吧。九叔是庶子們的榜樣。”軍長奪愛,暖妻有毒

“咱們家對庶子也很好呢,母親為了硯臣的婚事也操了不少心。你說娶嫡女,母親立即就聽你的了。”

“我是這麼想的,雖說一直以來沒虧待過硯臣,但他還是介意自己的出身,若能娶個嫡女,我覺得他能比現在自信不少。”

“……會麼?需要娶親來增加自信?”寄眉道:“不知道邱小姐是個什麼樣的人,若是個不能容忍的,丹兒可要受苦了。丹兒跟硯臣這麼多年,不擡姨娘太委屈她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