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2/2)

“不過……四小姐口不擇言跟你說了這些,對咱們未必是壞事,要不然家裡那幫女人還瞞着咱們呢。現在好了,我知道了,有什麼事我替你出謀劃策,邱家要試婚?哼,決不能遂他們的願。”

“……哥……我到底是庶出的,人家挑剔我也在理。我不想給你們添麻煩,試婚就試婚罷。母親為我已經費了這麼多心思,我怎麼好意思再……”

“沒關系的,母親的樂趣就是跟各家争來鬥去,跟邱家的事,你看是麻煩,她卻樂在其中。”硯澤道:“依我看,這門婚事太侮辱人了,居然讓你試婚?這樣的新娘子,你娶她作甚,沒進門就這麼挑剔你,嫁進來還了得?!算了,把婚事退了,我再給你找門好親事。”

他身為庶子,嫡母和兄長為了他的婚事費了這樣多的心血,他怎能回絕婚事,叫别人為自己白操心。況且若是這次退婚,嫡母恐怕不會再替他謀劃婚事了:“……就這樣吧,我……我……試婚……讓邱家滿意就行了。”

“這樣侮辱,你居然也能受得了?!”硯澤心道,你要是心甘情願的,你剛才掉什麼眼淚。

“……我不覺得是侮辱……沒關系……”他硬擠出笑容。他試婚了,邱家同意嫁女,矛盾便可迎刃可解。

“你還想娶邱五小姐?”

“……她恐怕是我能娶到的最好的了,我不想錯過……她是嫡出,我讓一步是應該的。”

“你就是庶出,也是蕭家是少爺!”

“算了,算了,我不想再麻煩大家了,我去試婚就好了。”

蕭硯澤抱着肩膀,眯着眼睛瞅二弟,良久開口道:“不行,就算你要娶邱家五小姐也不能讓他們如願。若真試婚了,你那新娘子在你面前就要趾高氣昂,覺得你是她挑選來的。”

“……”硯臣不懂哥哥要做什麼。

硯澤起身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試婚的事交給我吧,你隻等着新婚之夜入洞房罷。母親那邊,我去說,你不要擔心了。”說完,溫和的朝丹兒道:“照顧好你家少爺。”闊步走了出去。

“交給他?”硯臣一頭霧水。

丹兒也聽到大少爺的話了,猜測道:“那意思好像是……要代您試婚?”

“啊?這如何對得起嫂子?!不行不行!”硯臣就要去追哥哥。

“二少爺,您别去!”丹兒拉住他,眼眸中滿是痛苦:“交給大少爺是合适的,他有分寸,一定會替你解難的。難道您真的想自己去?真的想嗎?您不要逞強!”盛開

硯臣想了想,滿面愁容的坐回了炕上。

硯澤的想法說來也簡單,不就是試婚麼,讓小厮假扮硯臣進去跟那丫鬟睡一晚就行了。等邱小姐嫁進來,發現自己的丫鬟試是的個小厮,丢臉的隻能是邱家。再者說,這主意是邱老太太出的,說不定邱小姐本人并不喜歡這樣。試婚丫鬟試到小厮頭上,她可以名正言順的打發了這丫鬟,沒準還幫了她一回。

話說硯澤回到自己院子,把自己想法跟妻子說了,寄眉本來已不生他的氣了,但這會聽完他講話,眉毛頃刻又鎖了起來:“啊?這也太……不好了。叫小厮代替二少爺去同房,那丫鬟不是虧了麼。”

他把臉湊過去:“那你能想到另一個法子嗎?”

“……不能。”實話實說。

“黑燈瞎火的,那丫鬟又沒見過硯臣,周圍說小厮是少爺,那就是少爺!這就叫害人害己。”

“好吧,殺殺邱家的威風也好,弄的像公主選驸馬似的,還試婚。分明是瞧不起硯臣。”

“那就這麼定了!”硯澤拉着她的手笑道:“硯臣是你表弟,就知道你不能狠心看别人侮辱他而無動于衷。”

第二天,周氏從舒茗嘴裡也知道昨晚發生的事了,氣的直蹿火。寄眉趕緊道:“硯澤去找二少爺了,他說願意試婚,硯澤看他弟弟同意,也沒說什麼,尊重硯臣的意願。所以,母親您就别生氣了。”

“我怎麼不生氣,我氣邱家欠了錢還勝了咱們一籌。”周氏捂着心口哎呦哎呦的叫了幾聲,忽然一愣,問寄眉:“這麼說硯臣身體沒問題?”

“反正硯澤說他弟弟同意了,可見咱們多慮了。”

周氏仍舊眉頭緊鎖:“哼,行啊,沒嫁進來由她作,等嫁進來,看她敢在我面前如何蹦跶!”

看來婆婆是打算把這口惡氣留到邱五小姐嫁進來再出了。

“此事交給你辦了,我不想見邱家來的小蹄子。”周氏恨恨的道。

“是。”

兩家同意試婚後,第一要緊的是掩人耳目,丫鬟偷偷的來,偷偷的去,回去後偷偷把未來姑爺的情況告訴主母。五官是否端正,身體是否有殘疾。

這天,丫鬟告訴寄眉邱家來人了。她正要說讓她進來,就見金翠心事重重的走了進來。

“少奶奶……”金翠附在她耳邊小聲道:“除了試婚的丫頭外,好像邱四小姐也來了。”

“她也來了?”寄眉若有所思。邱四小姐跟舒蓉是朋友,常有走動,她過來做客倒不奇怪,但為什麼偏偏是今天跟試婚丫頭一起來的。

她明白了,是邱家怕蕭家調換二少爺,才讓一個在元宵節見過硯臣的四小姐一同過來,幫助指認。

蕭家能想到的,邱家也料到了。

“嗯……”寄眉擡眸瞅金翠:“事情有點難辦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