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1/2)

舒茗驚訝的吼完那一嗓子,氣氛一時尴尬,她左右瞅了瞅,不好意思的對常雯道:“嘿嘿,隻能說姐姐你長得年輕,看着不像你這個歲數的人。”

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少女被人驚訝外表和年紀不相符可不是讓人高興的事。

常雯淡笑道:“别人也這麼說我,沒關系的。”

舒茗便拉着她的手道:“我要給你介紹一個人認識,咱們走吧。嫂子,我們能在一起玩麼?”

小姑子野孩子似的,若不是裹了腳,說不定連樹也要爬一爬:“你們想玩什麼?”

“讓雯姐姐教我做針線。”舒茗一歪頭笑道。

扯謊。寄眉明知道她在說謊,也隻能無奈的道:“說好了,隻做針線,可不許闖禍。”舒茗滿口應着:“不會的,不會的。”便拉着常雯的手走了。常雯臨走前,不忘朝寄眉施禮,看得出是個有禮貌的孩子。旁邊的奶娘丫鬟護着這兩位小姐一并走遠了。

寄眉回眸瞅常雯的身形,見她走路的時候似乎力不從心,應該是纏腳正疼的鑽心。寄眉沒纏裹足,但聽人說,一般在舒茗這個歲數能舒坦一陣,之後開始長個子,骨頭生長能疼死個人,舒蓉就在這個階段,整日悶悶不樂。等到十五六歲不長個子了,雙足徹底定型了,才不會疼了。

常雯說她今年快十六歲了,可不大像……

寄眉帶着一肚子的狐疑進了屋。常家少奶奶已在候着她了,頗不好意思的起身道:“方才往這邊來的時候,正碰到二小姐,他們姐妹一看面就十分合得來,我就讓她們一起去玩了。”

“我來的時候,正碰到她們。”寄眉笑道:“五姑娘生得真是好,好久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兒了。難得是茗兒喜歡她,平日待我都這麼親。”舒茗這點倒和她大哥很像——都喜歡漂亮的人。

常娘子聽寄眉誇五姑娘,道:“我這幾個小姑子裡就數五姑娘最好相處,全家上下沒有不喜歡她的。可惜這孩子的父親走的早……”話鋒一轉,又道:“但她母親一點沒荒疏對她的教導,頗識得幾個字,遠遠勝過一般的女兒家。”

寄眉笑道:“我看得出來,五姑娘舉手投足都帶着書卷氣。”

“我們家老太太最喜歡的就是她了……”常娘子一頓,苦笑道:“當然了,我們做兄嫂的也盼望她能有門好親事。”

對方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已經挑明了,寄眉也不好再遮遮掩掩:“……咱們做兄嫂的就得對弟弟妹妹們多費心。你們是為堂妹,我們是為了庶出的弟弟。我們二少爺以他九叔為榜樣,埋頭苦讀,不像他哥哥那樣在外跑生意,不知是哪個好事者,居然說他足不出戶是因為身體不好,你說多荒謬,二少爺若是身子不好,能徹底苦讀麼?!讀書是苦差事,身體不行的話,早撐不住了。”

常家喜歡讀書人,不在外面跑生意,而是埋頭苦讀的人,更受青睐。果然常少奶奶一聽蕭硯臣這般刻苦,有了幾分好感:“……老太太還叮囑我們,最好給五姑娘找個讀書人許配,别的倒不要緊,嫡出庶出,隻要通情達理,以後不愁日子過不好。”

寄眉心裡驚歎,好主動好主動,常家真的好主動。

常娘子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尴尬的笑道:“瞧我,五姑娘自個還沒點頭呢,我這個做嫂子的倒替人家操辦了。”

寄眉含糊道:“這本就是做嫂子的該操心的。對了,五姑娘哪年生人?”

“差幾個月就十六了,大姑娘了。”

“……”寄眉馬上做出吃驚的樣子:“可真看不出來。”

“她幾個姐姐也是這樣,個子長的晚,過了十六才冒個頭。”

“十六呀……那就是屬鼠的,和二少爺的屬相挺合的。”寄眉道:“不過,還得找人蔔了生成八字再具體看看。”

“生辰八字我也帶來了。”說着,常娘子笑呵呵的從袖子裡取出一張紙,遞給身旁的丫鬟,叫她遞給寄眉。

“……”寄眉更加吃驚了,為了掩飾吃驚,趕緊接過八字,略略看了一眼收好:“找個吉日叫人算一卦。”

常娘子笑。

寄眉也跟着微笑:“對了,還沒見過太太呢,這會太太該起身了,咱們過去罷。”

常娘子道:“我怎麼把給太太請安的事忘記了,太失禮了,快帶我過去罷。”說着,起身等寄眉帶路。兩人便有說有笑的往太太的上房去了。

蕭家和常家祖上有點親戚,周氏見到常娘子并不意外,以為她隻是來做客的,拉着她聊家常。這時寄眉裝作院裡有事,要先離開一會出了上房,徑直去客廳找丈夫。

派丫鬟把丈夫喊了出來,她藏在月亮門後面小聲朝他招手:“這裡,這裡……”

硯澤走過來笑道:“你怎麼跟探子似的,鬼鬼祟祟的。你見過五姑娘了,怎麼樣?”

“常公子怎麼說,是不是一直跟你誇五姑娘的好?十分主動?”

“你怎麼知道?”

寄眉一咧嘴:“他媳婦也跟我誇五姑娘的好。你知道五姑娘多高麼?”說着比劃了下:“到我鼻子這兒吧,很矮的。”

“難看麼?”

寄眉搖頭:“不,容貌倒是很漂亮。”

“漂亮就行了。個子嬌小一點不要緊。”硯澤道:“人高馬大的醜八怪才吓人。”

“……”她歎道:“我是說五姑娘一點不像十五歲的人,别有什麼毛病。你不覺得常家如此積極,太反常了麼。”

“不覺得,我答應過常家可以出重聘。”他道:“有錢能使鬼推磨。”

寄眉扣住丈夫是手腕:“剛聽我說,你體會不到,随我來一趟。”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