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1/2)

他的意思再清晰不過了,她改變了他,或者說他為她改變了。寄眉哪裡能聽不懂,但喜悅藏在心裡,抿嘴偷笑。硯澤嘟囔完,看到妻子眉目已笑完,一把抱住她:“哈,就說你裝傻,明明知道我的意思。”

“哎,你嘴上說的好聽。”寄眉挑挑眼,撇撇嘴:“我不信你看到漂亮的女人,還能不心動。所以,你還是你。”

“你這話說的不對,看到漂亮女人,我肯定會忍不住多看幾眼,但一想到你會難過,也隻是看幾眼而已了。”硯澤言辭懇切:“總之,不讓你傷心,對我才是最重要的。”

“這還差不多。”

硯澤笑眯眯的道:“等給硯臣娶了妻,金翠也嫁出去了,家裡暫時沒大事了,剩下的都是好日子。”

她點點頭,平靜的相夫教子生活,一直是她向往的。

他目光炙熱,細細打量她的眉眼,忽然感慨道:“……真奇怪,你好像也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難道為妻為母後,都會變麼?”

寄眉低頭笑道:“那你喜不喜歡現在的我?”

“喜歡,當然喜歡!”他輕輕的吻了她一下後,動手解她的衣裳。寄眉半推半就的依了他,隻是怕人進來,有點擔心。硯澤關好門回來,認真的道:“這一次,誰來也不理他了。”

她撲哧一笑:“瞧你說的,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人家要說你‘沒出息’的。”

“陪我自己的媳婦,哪裡沒出息了。”硯澤寬衣解帶後,與她纏綿一處。她主動迎合他,低低的喘息。硯澤心裡柔軟成一片,隻想就這麼占有她不放,忽然,他想起這麼久從沒從她表露過心迹,便問道:“……你喜歡我麼?”

寄眉一愣,噘嘴道:“這還用問?你感覺不到?”笑着瞥了他一眼,附在他耳畔輕聲道:“嗯,喜歡你。”

硯澤這才滿意的一笑,緊緊摟住她,最後沖刺直至巅峰。

事畢後,硯澤正想開門叫人進來給她清洗,就聽兒子在哭,往遠處一看,原來是奶娘抱着啼哭的元毅往這邊走。奶娘見了他,趕緊道:“小少爺要找少奶奶,怎麼哄都哄不好。”

硯澤躍躍欲試:“來,給我抱抱試試。”

奶娘小心翼翼的把小少爺給了大少爺:“可認人了,他若是真想找少奶奶,旁人誰也哄不好。”

神奇的是,來到父親懷裡,元毅居然暫時止住了哭聲,黝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父親,把硯澤高興的直笑:“跟爹爹也親。”

就在這時,元毅突然伸手在父親臉上抓了下,然後又大聲哭開了。

“……這孩子,抓了你爹一下,你反倒哭上了!”

寄眉從屋裡出來,趕緊接過兒子,對丈夫道:“你又怎麼惹他了?在屋裡都聽到他哭聲,哭的這麼兇。”

他側臉給妻子看:“我惹他?誰惹誰,看他給我抓的。”

果見一道小小的血痕。寄眉一怔,然後很大度的對丈夫道:“不打緊,不疼的,沒關系。”

“……”

“毅兒,咱們進屋喽。”寄眉一邊低頭哄着兒子,一邊進了屋。

硯澤嘟囔:“哼,有了兒子,忘了我。”

寄眉沒聽清他說什麼,探頭出來喚他:“别在外面吹風了,快進來,别着涼了。”

他又轉悲為喜,喜滋滋的跟了進去。

蕭家點頭同意迎娶常雯,那麼就沒什麼困難了。常家對這門婚事十分積極,婚書寫完,便張羅起嫁妝來,蕭家這邊的聘禮先由寄眉拟出,硯澤過了目,拍闆定了下來。為了讓弟弟的婚事更風光,超出母親預算的部分,自己這房填補了一些。

身為家長,蕭賦林聽說長子給弟弟娶了常五姑娘,自是十分高興:“就是說麼,還是這樣正正經經下聘娶進來的媳婦好,強過生意上有往來,才嫁進來的。”而且對于硯澤貼補弟弟一事,贊賞有加。雖然長子身上壞毛病很多,但蕭賦林一直沒對兒子絕望的原因就在于他是位好兄長,一大家子這麼多人,不就求個‘兄友弟恭’麼。硯澤愛護庶弟,為其他人做出了好的表率。

“硯臣的婚事多虧了寄眉,她忙裡忙外的,累壞了。”

蕭賦林道:“當初讓你娶你表妹,你還不願意。現在你看到好處了吧,硯臣是她的表弟,說到底是沾親帶故的一家人,你們為小叔子替補銀錢,她沒半個‘不’字。否則為了硯臣的事,若擱在不睦的夫妻身上,又要大鬧一番。”

“……”硯澤心裡嘀咕,難道當初給叔叔說親,母親在中間反對了?嗯,依母親不肯吃虧的性子,有可能。

蕭賦林爽朗的笑道:“好了,其他的不說了。你們這次事情辦的不錯,你母親那邊瞞着點,别跟她說你們貼補了,否則你們也不消停。”

正合他意。硯澤道:“是。”

蕭賦林起身,拍了拍兒子的肩膀:“不錯!我沒看錯你。”但心裡悄悄抹汗,兒子多險長成敗家子,好在成親後及時糾正回來了。猛地想起抓周的事,叮囑道:“元毅周歲酒,你用點心。抓周是為了讨了個喜氣,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就别擺了。”

“……是。”聽大人說過,他就是抓周的時候,抓到了亂七八糟的東西。

蕭賦林沒什麼再叮囑兒子的了,就叫他先下去了。硯澤回到自己院子,沒等進屋,就聽裡歡聲笑語的,仔細一聽似乎還有母親的聲音。真稀奇,母親如果不是遇到什麼大的喜事,是不會這麼笑的。

他一進屋後,見一屋子的女人圍在床邊。

“你回來了,快看你兒子會爬了。”周氏先笑道:“快來,可逗人了。”

“是麼!?” 硯澤走到床邊,見兒子胖乎乎的胳膊腿用力的向前伸,顫顫巍巍的爬了幾步,引起周圍女人的歡笑。元毅見他父親來了,呆了一下,往他那邊爬去,激動的硯澤趕緊敞開懷抱:“快來,讓爹爹抱。”

可惜元毅體力不支,又爬了一步,功虧一篑,咚的一下子栽倒在褥子上,引的周圍人又是一陣笑。元毅呆了呆,瞅了瞅母親,又看了看母親,最後還是朝母親伸出了手,哇哇的哭開了。

小孩子的一舉一動在大人眼裡都是可愛的,連哭也是。他一哭,衆人更樂了。硯澤不禁思考,他小時候是不是也被這樣圍觀。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