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2/2)

“好了,好了,孩子累了,要吃奶了。姐妹們都回了吧。”周氏朝妯娌們道。硯澤的嬸子們顯然沒盡興,叽叽喳喳的又聊了幾句,才走了。

元毅‘爬行’失敗,母親給他揉了摔疼的膝蓋,過了一會,漸漸不哭了。硯澤給兒子擦了眼淚,笑道:“這就哭了,以後學走路,有你摔跤的時候,這才哪兒到哪兒。”

元毅眼淚汪汪的看着他爹,忽然又咧嘴笑了起來。

“不畏艱險!是我的好兒子。”

連周氏都看不過去了,笑道:“他哪裡聽得懂,你誇他也沒用。”見兒子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周氏獲得了莫大的安慰,忽然歎道:“看你們一家三口過的這樣好,寄眉又有能耐幫着照管家裡的事了,我總管能稍微放點心了。為了你操勞了大半輩子,我總算能歇歇了。”

“……”硯澤默然。

還是寄眉道:“一直以來,讓您費心了。”

周氏道:“我費心也是為了硯澤,我就這麼一個兒子,能不好好照管麼。隻是可憐他腦子偶爾不靈光,分不出輕重緩急,該幫襯的,不幫襯,不該幫襯的,總亂發慈悲。”

又來了,母親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要數落他。硯澤趕緊道:“硯臣的婚事,難道不該幫着麼?!”

“你知道我說什麼。”周氏眯起眼睛,狐狸似的笑道:“聘禮的單子,花銷的賬目,拿給我看一看。我叫你們給硯臣置辦婚事,可不是為了掏空你們的。”

寄眉暗暗咋舌,就知道婆婆今日來沒那麼随便,原來是為了查賬。

硯澤酸臉,一聲不吭的起身去取了賬本來:“……給您。您怎麼還這樣不信我,我和寄眉能傻到做虧本買賣麼。”

周氏笑道:“你媳婦還好說,你啊,我可知道,就是個幫親不幫理的人,你跟誰好,恨不得把心都剜給人家,幫起忙來,半點不帶猶豫的。”一邊說一邊看賬。

硯澤和寄眉互相了眼,默不作聲的靜候母親看完賬本。

周氏會查賬,但硯澤更會做假賬,且比母親厲害的多,遞給母親這本是為了應付她,弄的假賬。周氏看了一遍,沒發現問題,把賬本一撂:“還行,沒糊塗。”

“就說您多心了。”硯澤道:“硯臣的婚事大體就這樣了,不會有大變動了。十月初八,把人娶進門。”

“嗯。”周氏道:“照常辦就行了。不過,之前的周歲酒,你們可用點心。不能因小失大,為了硯臣的婚事,把我大孫子的周歲酒耽擱了。”

寄眉笑道:“您放心,一定辦得風風光光的。”

周氏聽了,滿意的起身:“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這個。怕你們為了硯臣的事,耽擱了周歲酒,沒耽擱就好。”說罷,朝孫子笑道:“改天再來看你,乖乖聽你娘的話。”

寄眉抱着兒子把周氏送到門口,轉身回來,長吐一口氣:“母親果然來查賬了。”

硯澤勾着兒子的小手,笑道:“生活了這麼多年,這家裡,誰想什麼,想要做什麼,我不說全猜中,但也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

“那你說說,兒子這會在想什麼?”

硯澤摸着下巴,盯着兒子看,然後一本正經的道:“他在想‘爹爹真厲害,娘親快親他一下’。”

寄眉聽了,笑的兩手發軟:“你别逗我了,孩子都抱住了。”

他不管,回到床邊,放下孩子,纏着寄眉不放,直到妻子真親了他一下,才罷休。

硯臣的婚事暫時告一段落,一切就緒,就等着常小姐過門了,讓寄眉挂心的事,是剩下金翠的婚事了。金翠自從知道自己要嫁人,除了吃飯那會快樂一下,一直悶悶不樂的。

最近,官府加固河堤,挑選石料,這筆生意落在蕭家身上。蕭賦清派大兒子負責,所以這幾天,硯澤幹脆住在采石場,等忙完了再回家。

寄眉見機會來了,像約定好的那樣,派金翠給丈夫送衣裳。

金翠不願意:“怎麼派我去?!大少爺看到我,還能吃下飯麼。”

“你是我的人,你去送,才能體現出我關心他呀。”寄眉笑道:“再說,又不光是你一個人。車夫、小厮,咱們院裡的劉嬷嬷也一起去。我看你最近心煩,出去逛逛,看有什麼喜歡的,順便買兩樣。”

金翠一聽回來的時候可以逛逛街,樂了。

寄眉便給她額外拿了碎銀子,叫她去了。第二天,她人一回來,寄眉就迫不及待的把人叫來問:“采石場,好玩麼?”

“不好玩。烏泱泱全是人,全是土。”金翠笑道:“您别擔心大少爺在那有女人了。塵土飛揚不說,還吵人。我都待不了,别說其他女人了。”

“……”寄眉哦了聲,溫聲道:“哦,那你見到大少爺了嗎?”

“沒見着。衣裳給了一個小掌櫃的,他說大少爺吩咐的,把衣裳給他。”

“那是個什麼樣的人?”

金翠笑道:“天冬說他是兩腿走路的人熊!哈哈,肯定是聽大少爺說的。”

就是這個人了。寄眉追問道:“他人如何?待人溫和麼?”

金翠擰眉:“少奶奶,您真奇怪……問他幹什麼?”

寄眉但笑不語,等金翠自己領悟。

金翠很快領悟了:“啊——我懂了——你們想——你們想把我嫁給這個人——”往腳踏上一坐,捶胸頓足的道:“你們要把我嫁給這個人熊,天冬說‘等娶媳婦,生一窩小黑熊’的時候,我還跟着笑。敢情他是笑話我,我就是個二百五,還跟着一起笑,啊啊啊啊——”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