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各自清理(1/2)

李軍那邊的情況其他的隊長并不知道,因為現在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時時刻刻的留意别人的狀況。

除此之外,李軍也并沒有及時的發出求援信息。

而靈異圈的交手都是極其短暫的,真要拼命的情況之下一分鐘之内絕對可以分出勝負,這也導緻即便是支援來的很快可是當趕到的時候一場戰鬥卻已經結束隻能過去收個尾,根本沒辦法做到及時救援。

這一點不隻是李軍是這樣,之前那個被獵殺的莊園主也是如此,大家都彼此彼罷了。

……與此同時。

楊間出現在了一座小城市之中,他鬼眼微微轉動,盯着眼前一個滿臉冷汗的男子。

“楊,楊間,我說我不是國王組織的人你信麼?”

這個男子臉上帶着驚悚,誰也想不到自己一個默默無聞的馭鬼者,在一個小城市内隐藏着居然會被靈異圈赫赫有名的鬼眼楊間盯上。

“我知道現在總部和靈異圈的國王組織已經開戰了,但是我真的沒有加入國王組織,我隻是躲在這裡想要多活幾年,不想卷進靈異圈的事情之中去,如果你真的不相信我說的話我也沒辦法。”

他隻能硬着頭皮解釋,也沒想過逃跑和反抗,因為任何的動作此刻都是徒勞的。

楊間盯着他看了看,沒有說話,隻是轉身離開了,并沒有對這個馭鬼者出手。

見到楊間離開,這個男子頓時松了口氣,感覺自己就像是在死亡邊緣走了一個來回。

真正直面楊間的時候,才能感受到這個人的可怕。

那種來自靈異的壓迫感,能激起人内心的絕望,如同面對一隻無解級别的厲鬼。

楊間此刻不僅僅是在清理國王組織的成員,也要鑒别那些沒有加入國王組織的馭鬼者,他不想全部都處理掉,因為想着這些人以後或許會加入總部。

如果不分身份全部幹掉,這個消息傳出去反而會讓那些民間的馭鬼者倒向國王組織那邊。

看樣子我比較倒黴,逮住的都是一些小魚小蝦,沒有碰到對方國王級的馭鬼者,之前殺死馬鈞的人倒有可能是一位國王,可惜我跟丢了,對方已經離開了大福市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他心中思考着,很希望今天能有所收獲。

但同時也擔心其他的隊長碰到國王沒辦法處理,反而會出現傷亡。

“管不了那麼多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事情要做,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說,至少現在我還沒有收到求援的信息。”

楊間随後搖了搖頭,他沒有胡思亂想了,而是趕往下一座城市。

實際上今晚國王組織出動了不少人去襲擊各個城市的負責人,甚至還有好幾位國王參與其中,為的就是在幽靈船登陸之前将大部分的負責人清理掉,隻要成功,那麼之前的損失都可以彌補過來。

同時,這也是針對楊間之前獵殺莊園主的一種反擊手段。

想法雖然很好,但是隊長白天就已經在大東市集結了,現在分成好幾隊行動所以碰上國王組織的人概率很大。

……與此同時。

大澳市的上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飄蕩起了灰白色的紙灰,這些紙灰像是永遠下不完的一般,充斤在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有人好奇,有人詫異。

但是普通人的反應在這個時候已經顯得微不足道了。

“大澳市出問題了,去安全屋。”

此刻,一棟大廈内,一位三十多歲身穿西裝的男子聽到下屬報告外面情況的時候頓時臉色一變,急忙站起來,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他叫何龍。

在大澳市經營着許多家娛樂城,是一個有頭有臉的頂尖富豪。

作為一個普通人,何龍接觸了不少靈異事件,對于城市的這種靈異現象,他第一反應就是躲進安全屋。

保镖保護着他離開。

然而何龍剛走出辦公室的時候,樓道内的所有燈光突然嗤嗤的閃爍了幾下,然後全部都熄滅了,周圍的光線立刻就暗澹了下來。

何龍心頭勐地一縮,他屏住呼吸,示意所有人都别動。

因為這種現象很有可能是有厲鬼在附近遊蕩。

普通人想要活命最好的辦法就是待在原地什麼都别做,然後祈濤鬼隻是路過,并沒有盯上你。

這方法是靈異圈的人告訴何龍的,而何龍也一直記得。

然而下一刻,讓何龍以及身邊保镖感到驚驚的是,樓道之中一盞忽明忽暗的燈光下,竟站着一個詭異的女子,那個女子穿着紅色的嫁衣,頭上蓋着紅色的頭蓋,宛如一位出嫁的新娘,而且這個女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身上的紅色嫁衣更是鮮豔的彷佛在散發着澹澹的紅光。

如此一幕,怎麼看都不正常。

是鬼麼?

何龍吞了吞口水,感覺呼吸都在這刻停滞了,身體都彷佛失去了知覺,這個時候别說逃跑了,連動一下都十分的困難。

身邊的保镖也差不多,有個别的保镖心理素質還不如他,這個時候直接就身體癱軟的跌坐在了地上。

“你的膽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小。”

此刻,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那聲音的來源似乎正是那個紅色嫁衣的詭異女子。

“何,何月蓮?小,小妹?”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