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開始聯合,準備上市,計劃收購(1/2)

實際上,把高弦當前身上最耀眼的香江金融管理局總裁、高氏王國締造者的光環,過濾掉,會發現一個很多人容易忽略的資曆,那就是,高弦還是香江證券業的資深人士。

如果從證券交易所發展真正騰飛的一九六零年代末、一九七零年代初的節點,開始計算,那毫不誇張地講,高弦在香江證券業的地位,足以和前任香江聯合交易所主席胡涵輝、李福照這樣的香江證券業元老比肩了。

如今,胡涵輝已經因病去世數年,李福照锒铛入獄,越發顯得高弦的地位突出了。

諸如此類的表面因素,再加上像高弦不動聲色接管了李福照的人馬的暗中因素,當高爵士以香江證監會主席的身份,降臨到容納了香江聯合交易所的香江國際交易中心大廈内,真的堪稱威望無人可及,令出無敢不從。

相應地,高弦在證券業方面的專業水平,同樣不含糊。

比如,徹底敲定了香江證監會的經費來源後,做為重塑香江聯合交易所架構的鋪墊,高弦當衆闡述了香江聯合交易所和香江證監會之間的角色、職能、界限等。

“法無禁止即可為,法無授權不可為的監管哲學,是希望市場自我監管發揮作用。”高爵士環視着會場内的衆人,“香江聯合交易所的定位是,所有上市相關事務的主要前線監管機構。”

大家消化高爵士話裡含義的過程中,有的微微點頭,高弦果然守諾,香江證監會給市場足夠的自由;有的目光落到馬世亨身上,看樣子接下來香江聯合交易所的職權有增無減啊……

給香江聯合交易所定性之後,高爵士水到渠成地轉到了香江聯合交易所的新架構,在“四會合并”之後,香江聯合交易所和香江期貨交易所合并,同時把證券和期貨的結算,集中起來更專業運作,進而組成一個集團,還可以叫香江聯合交易所。

顧名思義,這時候的“聯合”,就不再局限于之前香江證券交易所、遠東交易所、金銀證券交易所、九龍證券交易所的四會“聯合”了,而是股票交易所和期貨交易所的聯合。

至于控股公司,則要更加準确地反映内涵了,叫香江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

高爵士以香江證監會的名義,宣布的這個構想,并沒有出乎在場衆人的預料,因為早在去年黑色星期一全球股災爆發後,出手挽救了香江證券業的香江金融管理局,就提出了證券交易所和期貨交易所聯合,并建立起中央結算的方案,來解決香江證券業的問題。

明眼人迅速想到的是,香江期貨交易所是高弦一手創辦的,肯定聽話,讓合并就合并;香江聯合交易所被鬼佬們清洗了一遍,阻力應該不會太大,但做為控股公司的香江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如何分配股份的利益,可就不簡單了。

要知道,這兩家交易所除了專營所帶來的業界特殊地位之外,單就做生意而言,每年的純利過億,相當的可觀,肯定會産生财帛動人心的效應。

不過,高爵士顯然沒有馬上當場觸碰這個難題的意思,繼續推進話題,“新成立的香江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要從一開始就做好挂牌上市的工作。”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