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蹊跷(1/2)

臨安,自從《京報》在頭版頭條刊登污蔑攻擊雍王的無恥小人黃有功畏罪自殺消息後,為虎作伥的《快報》名聲大臭,被臨安百姓抛棄,發行量急劇下降,在短時間内便淪落到和其他三流小報并肩的地位。

倒是錢家為後台的《越報》和蘇州幾大士族創辦的《蘇報》因為貼近本土,關注民生,因而獲得江南本地人的支持,訂閱量一舉超過《快報》,成為排名第二集團的報紙,僅次于一騎獨塵的《京報》。

臨安的媒體之争暫時劃一段落,作為這次捍衛雍王名譽之戰的主将王牧,卻始終保持着低調,不僅是秦桧或者天子趙構,就連報館内部的主筆們都認為這次《京報》的文章作者矛語者是雍王特使胡雲,誰也沒有把這位新來的審編張金晃放在眼中。

這也是對王牧的保護,低調,低調,再低調,直到前天,王牧否決了時政主筆程進深撰寫的《雍王的中原野心》一文,衆人這才意識到這位張金晃有否決權。

很快,又有人發現張金晃的俸祿居然和館主一緻,報館上下這才開始關注王牧,開始探尋他的來曆,不過一切都徒勞,誰也沒有将這位張金晃和當年張浚的首席幕僚聯系在一起。

中午時分,在六位居茶館内,王牧和胡雲坐在一起喝茶,他們經常在一起喝茶,兩人性情相投,都一樣才識過人,私交漸漸變得深厚起來。

胡雲喝了口茶笑問道:“少府兄怎麼把《雍王的中原野心》一文否決了?嶽館主前天找到我,他對此有點意見啊!”

王牧淡淡道:“胡賢弟看過那篇文章嗎?”

胡雲搖搖頭道:“沒有看過,我向嶽館主要這篇文章,他到現在還沒給我,不過我也覺得這篇文章的名字不妥,什麼叫雍王的野心,聽着就不舒服,嶽館主應該也心知肚明吧!”

王牧又道:“如果僅僅是名字不妥倒也罷了,把野心改為雄心,我那裡也就通過了,關鍵是内容不妥。”

“内容如何不妥?”胡雲笑問道。

“内容說雍王圖謀中原,奪取戰略大勢,川陝連接中原,形成了對江南的半包圍之态。”

胡雲呵呵笑道:“這位主筆還是有點水平,看得很透嘛!”

王牧搖搖頭,“胡老弟别忘了,我們的報紙是給誰看的,是給百姓和士大夫,首先,現在隻是傳聞雍王要出兵中原,并沒有确定。

就算需要造勢也不能說雍王出兵中原是為了包圍臨安,我們要的是大義,雍王出兵中原,是為了驅逐鞑虜,是為了解救中原百姓。

而那篇文章絲毫不談大義,隻說陰謀,這分明是《快報》文章,怎麼能出現在《京報》的頭版頭條上?”

胡雲豎起大拇指,“鄭國舅果然沒有看錯人,有王兄坐鎮報館,報館的方向就不會出錯!”

王牧眼中有些憂慮道:“但這件事有些蹊跷,我有一種不祥之感。”

今天是王牧把胡雲請出來喝茶,胡雲立刻意識到,王牧應該發現了什麼?

“說具體一點,什麼蹊跷?”

“十天前嶽館主進行内部調整,把主筆時政的老丁調整去管服飾類,而把主筆文學類的程進深調來主筆時政,然後沒幾天,這篇《雍王的中原野心》一文就出現了,作者正是程進深,而且他主管時政這十天,一篇關于川陝的時政都沒有,都是南方各地農耕播種,各地官員的調動升遷,哪裡出現災害等等,因為這些報道确實算是時政,我也沒有否決,但我覺得方向有問題。”

胡雲神情也凝重起來,他覺得王牧還有未盡之言。

“少府兄還有什麼想說的盡管直言,《京報》是雍王的喉舌,不能有半點閃失、”

“現在《快報》沉淪了,秦桧會認輸嗎?如果辦報赢不了《京報》,那他會不會改變策略,從《京報》内部下手?”

“你是說.....嶽館主被他們收買了?”

王牧搖搖頭,“我不是說嶽館主,嶽琛是個純粹的辦報人,對政治不敏感,他整天殚精竭慮想着怎麼把《京報》推到整個江南去,現在報館的實務是由兩個副館主負責,一個主管印刷發行的尤仲文,一個主管内容的總撰侯良,這次主筆換崗就是在尤仲文的強烈建議下進行,據我所知,現在主筆時政的程進深就是尤仲文推薦調入時政類。”

“那總撰侯良是什麼态度?”胡雲又問道。

“他剛開始堅決反對,因為調動主筆是他的職權,他每天都和嶽館主争吵,但後來他忽然沉默了,再沒有幹涉,這裡面一定發生了事情。”

“所以你懷疑副館主尤仲文已被秦桧收買?”

王牧點點頭,“不光是他,還有時政主筆程進深。”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