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二十五章 空間貫通(1/2)

既然已經明白了師父幻空的意圖,左風自然會全力配合,隻要提出來的問題,左風會立刻給出答案,即便沒有答案,他也會給出自己的推測。

隻不過彼此在交流的過程中,左風本能的感覺到,幻空對于自己給出的推測,并沒有太大的興趣,甚至左風感覺對方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左風對此并不太在意,因為自己在思考問題的時候,也常常會這樣。因為如果一旦自己腦海中有一個思路,那麼在謀劃的過程中,往往會排斥其他人的想法,哪怕隻是一些線索和信息,當左風覺得沒有用的時候,便會直接忽略掉。

畢竟需要左風來認真謀劃的事情,往往都是非常棘手的問題,所以他必須要做到絕對的投入,不能受到任何的幹擾。

因此左風也非常理解幻空的狀态,他在之後回答問題的時候,仍舊會提供諸多的訊息,包括自己的推測。

他必須要保證自己所知和所想,都完完全全的提供給幻空,至于如何取舍那就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由幻空來做判斷的。

随着對方的不斷提問,左風也在不斷的回答問題,他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己漸漸進入停止思考的狀态,自身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幻空提出的各種問題上。

有了這個發現之後,左風也不免暗自心驚,因為這分明就是一種依賴,而且由一來變得懶惰。當幻空在謀劃的時候,自己甚至有種将問題丢給對方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師父一直所擔心的,人一旦有了依靠就會變得軟弱,更會變得懶惰。這樣我不僅難以再有進步,反而連心性和意志都會逐漸倒退,當真是太恐怖了。’

幻空不願意出手幫助自己,左風原本也能夠理解對方的擔心,隻不過當時左風,也并未當一回事,甚至有時候會覺得師父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

直到這個時候,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整個人的思維和想法出現變化,才真正意識到溫水煮青蛙到底有多麼可怕。

有了這個發現之後,左風馬上就開始自我調整起來,他開始逼迫着自己跟着幻空的思路。哪怕不知道對方再具體謀劃什麼,也強迫自己的思路緊跟着對方的問題。

隻要對方提出一個問題,左風就會立刻思考,為什麼要提出這個問題,到底都有什麼事跟這個問題有關系,前後幾個問題,與這個問題又存在了什麼樣的内部聯系。

通過這種方式,左風逼迫着自己,去跟着幻空的思路,考慮他所思考的那些問題。

雖然左風仍舊搞不懂,幻空到底在謀劃什麼,但是卻發現了幾個關鍵點。一個是自己對這些單屬性空間了解多少,重點當然放在左風到過的風屬性、火屬性和雷屬性空間。

還有就是光團規則之中,一部分隐藏的規則之力,包括其本身的一些特性,還有各種屬性靈氣進入其中後的變化。

除此之外就是對于,那座空間陣法的一些情況,這部分内容幻空詢問的比較詳細。奈何現在的左風,并沒有鳳雀那樣的能力,将那一部分記憶,直接複刻出來一份傳遞給幻空。

還好現在的左風和幻空,本身都擁有的是念力,相互間的交流不僅方便,而且一些語言無法形容的内容,都可以通過念力将訊息傳遞過去。

比如左風無法傳遞記憶,但是卻能夠将記憶當中,一小部分的陣法結構,通過念力傳遞給幻空。隻不過那座記憶中的陣法實在太過龐大和複雜,左風所能夠傳遞的一小部分,基本上也就是陣法的某一處節點,甚至是陣法上的一塊或幾塊符文。

哪怕左風在傳遞這些信息的時候,會因為自己沒有掌握的符文,或者是陣法上的節點結構,而出現了一些偏差,幻空并不會全部都在意,但是遇到他在意的地方,就會反複追問,或者讓左風反複描繪,直到他完全滿意為止。

而越是努力跟随着幻空的問題去思考,左風發現自己越是感到迷惑,他有的時候會覺得,師父是要幫自己和鳳離從這處空間逃離,而有的時候又覺得,師父是要幫助鳳離,甚至有的時候會覺得,師父像是要直接對幽魂下手。

左風内心之中極為好奇,可是幾次想要詢問,卻是連問題都沒有說完,就被幻空給出言阻止了。

一方面對于幻空正在思考過程中,他現在去解釋,便有可能會打斷自己的思路,一旦重要的思路斷掉,再想要重新找回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其實在幻空内心當中,其實也并沒有一個完全确定的思路,究竟要如何去化解左風的危機,他其實也在不斷的衡量和調整着。連幻空自己都沒有确定的事情,左風又如何能夠猜到答案呢。

當然這種無法确定的狀态,是有一個過程的,随着幻空收集到的信息越來越多,他的思路似乎也開始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