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邪神回廊(1/1)

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是无数紧闭的房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邪恶气息扑面弥漫。

夏洛特拔出了短枪,更把血腥荣耀提聚,洞察之眼全开,向宅院深处闯去。

这栋大宅幽深无比,夏洛特跑了十多分钟,仍旧不见尽头,还是只有漫长的走廊,以及无数紧闭的房门。

他根本没有去探索这些走廊两边的房间,洞察之眼可以“看到”房门内尽是黑暗,根本不属于人间。

一个奇异的嗡嗡声音由远及近,夏洛特刚举起短枪,就看到一个黑甲虫飞了过来,在他身边盘绕不去。

夏洛特微微犹豫,向前迈了一步,黑甲虫立刻飞出几米远,似乎在引路的模样。

他毫不犹豫的跟上了黑甲虫。

这只黑甲虫左右盘绕,眼前的走廊生出了变化,有无数的回廊出现,岔路数之不尽。

夏洛特微微有些后悔,但此时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十成十可以肯定,安妮在梦境中被困住了。

至于闯进来救一位陌生的女孩儿,究竟值不值得?

现在说这個话已经迟了。

在黑甲虫的带领下,夏洛特跑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他知道这件事绝不正常,这栋宅院虽然气派,但并没有这么庞大。

夏洛特越来越焦躁,忽然听到了一声尖叫,黑甲虫也加速振翅,引领他转了几条回廊。

夏洛特抢前几步,看到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年轻女仆,满身血污躺在地上,肚子下一团狼藉,见到他经过,女仆的眼神里闪出了希望,颤声叫道:“救我,救救我。”

夏洛特心头难受,他就算成为大师级的超凡者,也做不到起死回生,那是神明的领域。

这个年轻的女仆只剩了上半身,他根本没能力救活。

夏洛特也做不到送这位女仆一程,他没有那么狠心。

他能做的……

只有掩面而过。

女仆的叫声越来越凄厉,夏洛特心情亦非常糟糕。

他很确定一件事,杨米尔斯正在举行什么邪恶的仪式,这间住宅已经非人间化,只怕这会儿里头已经没多少活人了。

“不知道安妮·布列塔尼小姐怎么样了,是否遭遇了不测。”

夏洛特绝没有预料,他不过是帮个小忙,就遇到了如此高层次的战斗。

他跟着黑甲虫继续前闯,一个穿着猎装的陌生少女狂奔过来,见到夏洛特又惊又喜,叫道:“梅克伦先生,救我。”

夏洛特微微惊讶,高举八成新的马格南手梭,问道:“你怎么知道我?”

穿着猎装的少女俏脸微红,说道:“我是安妮!安妮·布列塔尼。”

夏洛特不及搭言,就看到一个身高超过三米,全身赤红,宛如没有皮肤的怪物,拎着一根巨大的钉锤,缓步追了过来。

如此危险的场景,夏洛特反而冷静下来,闭上了双眼,然后高举马格南手梭,冲着猎装少女连开了三枪。

硝烟袅袅,猎装少女的身影渐渐模糊,化为了一个高大阴鸷的男子,他难以置信的叫道:“你怎么能冲我开枪?”

夏洛特的回答是——赶紧补了两枪。

同时他的内心十分庆幸,自己觉醒的第一个异能是洞察。

夏洛特也不明白,为什么杨米尔斯不伪装成真正的安妮·布列塔尼,而是幻化成一个陌生的少女,但这并不影响结果。

他生出了警惕,使用了一次洞察之眼,发现了猎装少女的真正身份,用五发子弹结果了这位试图唤醒邪神的家伙。

杨米尔斯倒在地上,身上的五个弹孔汩汩冒出鲜血。

身高超过三米,全身赤红,拎着一根巨大的钉锤,宛如没有皮肤的怪物并未有消失,仍旧步步迫近。

夏洛特深吸了一口气,探手握住了藏在腰间的吸血手斧,血腥荣耀涌入吸血手斧,斧刃泛起微微的血芒。

当年在大学,夏洛特主攻专业的方向是政府文职,并没有打算做战斗人员。

他的武技相当一般,近身战斗技巧尤其糟糕,也缺乏搏杀经验。

若非必要,夏洛特不想选择战斗。

此时此况,战斗也不是最好的选择。

夏洛特甚至不敢使用洞察之眼。

如果对方是那头海外邪神。

直视邪神最好的下场是变成瞎子。

稍好的结果是彻底疯癫。

最糟糕的结果不是死亡,是血脉被诅咒,后代出生就要背负厄运。

前任尝试过一次,结果不好不坏,爽脆的直接挂了!

还有一个可能。

这个怪物是——安妮·布列塔尼。

少女被邪异的力量幻化成如此猛恶形象。

不管是击杀布列塔尼家贵女,还是被安妮击杀,都是非常严重的事件。

“为什么要战斗?”

“我前生也不过是个数学老师,并不是战斗人员啊!”

夏洛特望着飞奔过来的怪物,心头抉择两难。

杨米尔斯家宅外围满了巡城军。

其中甚至有几副夏洛特的熟面孔,是曾经去过储蓄会公寓办案的军官,年轻帅气的巡城军官杜宾,望着翻滚的黑气,非常头疼的问道:“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名巡城军说道:“这里是杨米尔斯的家宅,他前几天刚杀了自己的老婆。谁知道是不是心头懊恼,打算用什么邪法,把那位夫人的灵魂召唤回来继续折辱。”

这个糟糕的笑话,并没有引起哄笑,反而让这批赶来的巡城军心情变得非常差,如果这个笑话一语成谶,他们就有大麻烦了。

从冥界召唤灵魂,可是超级大场面!

杜宾对这个说法呲之以鼻,他望着冒着滚滚黑气的杨米尔斯家,并不打算进去探勘。

这位年轻的巡城军官低声说道:“上头什么时候会派超凡者过来?”

刚才开玩笑的巡城军说道:“超凡者比我们可惜命多了。”

杜宾呵斥了对方一声,却不得不同意对方的看法,每次遇到这种事儿,军中的超凡者都不会“迅速赶来”,只会等到情况明朗,才施施然出现,并把所有功劳据为己有。

杜宾自负剑术出众,但他不是超凡者,遇到这种事情,剑术可靠不住,徒自鲁莽,只有白白送命。

他叹了口气,说道:“等上头的命令吧。我们守住这里不让人靠近就可以了。”

杨米尔斯的宅院,滚滚的黑气越发浓烈。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