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晋升三阶(1/1)

夏洛特没有追上去的想法,他摇了摇头,走到了韦尔斯身边,摸出来他的钱包,还从这位侦探身上摸出来一把全新的马格南手梭,以及一个牛皮子弹包。

至于对方那把刺剑,虽然看着价值不菲,他却没要,一来他不擅长剑术,二来逃亡期间,这东西也不好脱手。

夏洛特把自己的二手马格南手梭也捡了回来,然后就那么扬长而去。

吞噬了韦尔斯这名二阶超凡的生命力,他需要找个地方消化。

夏洛特离开之后,整条街道才渐渐重新有了行人,。

这种当街杀人事件,在小地方司空见惯,即便在首都斯特拉斯堡都不算罕见,甚至没有什么行人打算去报巡城军,倒是有人好心的通知了一下市政的收尸人。

韦尔斯死的形象太狰狞了,让附近的居民看的很不舒适,这是必须要清理的。

夏洛特没有直接离开,他折返回了上七区,匆匆穿过斯特拉斯堡的中心城区,进入了和马恩区隔着市中心遥遥相对的弗朗什孔泰区。

他虽然没什么反侦察经验,但前世在网上看过不少类似的帖子,多少也能迷惑一下追兵。

只要离开上七区,狱军一般就不会追上来了,巡城军的力量也变的薄弱,如果被他误导,向马恩区和卢卡瓦罗区方向搜索,就更安全了。

虽然外十五区也有驻军,但对这种小案子一般兴趣不大。

他也不担心全城大搜索这种事儿,他是跟新的典狱长闹翻了,属于私人恩怨,还没有明确的罪名。就算罪名确凿,因为身份太低微,犯的也不是什么大案子,倒卖监狱的超凡武器能算多大罪名?还不至于惊动这种大场面,帝国没那么多巡城军的治安力量可供挥霍。

这里真不是地球!

夏洛特虽然在马恩区上班,但进入了进入了弗朗什孔泰区,还是明显感觉到了外城区和上七区的不一样。

这里更为脏乱差,建筑也更为杂乱,街上走过的人都目无表情,显然生活压力太大,完全没有活力。

他也无暇发出穿越者之感慨,匆匆找了一家还过得去的裁缝店,进了店铺,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要出一趟远门,需要一套耐造的衣服。”

这家名为野百合的裁缝店,只有一个老裁缝,甚至都没有助手,老裁缝看了夏洛特一眼,淡淡的说道:“需要五天!”

夏洛特微微一笑,说道:“我现在就要,加你三成的钱。”

老裁缝慢条斯理的说道:“的确有几套成品衣服,但跟你的尺寸不太合适,得改一下。”

夏洛特说道:“那就请尽快吧!”

老裁缝把店内的几件成品衣服拿了过来,夏洛特选了一双小牛皮靴,一身厚实的猎装,还把店内放了很久的一個旅行箱买了下来,他要长途跋涉,却没有带任何行礼,就会显得异类。

老裁缝的手艺不错,大概半个小时,就改好了衣服。

付款的时候,夏洛特选择把旧衣服抵押给了老裁缝。

他身上的衣服都是在上七区的裁缝店订制,用的都是好的料子,虽然不算高档,又是二手旧货,也比老裁缝店里的衣服更贵了。

老裁缝做生意还算诚信,估算了一个合适的价格,找给了夏洛特两个生丁,两人愉快的完成了这笔交易。

虽然拧干过,但夏洛特身上仍有些湿漉漉的难受,他跟老裁缝借了一条毛巾,擦干了身子,换掉了身上的衣服,顿时觉得气爽很多。

拎着自己的手杖和新买的旅行箱,他走出了裁缝店,忽然就想起来,他穿越过来不久前,杭州万象城出过一次抢劫案,罪犯连十分钟都没撑到,就被警察叔叔们给抓捕了,比起来地球的办案效率,法尔斯帝国的狱军和巡城军们怕是连脚毛都比不上。

当然,他现在并不希望法尔斯帝国的办案效率突然提高起来。

遭遇一次占卜师侦探,对他而言就很够了。

夏洛特步行了一会儿,找到了一辆待客的公共马车,他上了车之后,给了马车夫一个城外的著名庄园地址。

他并不是要去那个庄园,而是那里足够远,一路上至少要五六个小时,这么久的时间,足够消化掉吞噬的生命力了。

韦尔斯作为二阶超凡,生命力异常旺盛,他体内的血腥荣耀都已经快“炸”了。

马车夫欣喜若狂,这可是个好活儿,立刻就催动了拉车的马儿上路了。

夏洛特调整了一下呼吸,运转体内的血腥荣耀,开始了炼化吞噬来的生命力。

几个小时后,他左腿轰然一震,第三团血腥漩涡凝练成型。

虽然是在逃亡途中,夏洛特还微微欢喜,按照正常修炼进境,纵然安妮小姐这样的天才,也要毕业五六年之后,才有可能晋升三阶。

他张开双手,血腥荣耀在掌心喷薄,比原来强大了最少三四分。

稍稍尝试,夏洛特就把血腥荣耀收敛起来,心头暗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右腿也凝聚血腥漩涡,并把轻捷和灵蛛两枚符文冥想成功。”

他选择凝练双腿上的血腥漩涡,就是寄希望早一日,能冥想出来这两门奇术符文。轻捷术能让人身轻如燕,快如奔马,灵巧如猿猴,弹跳力如铃鹿。灵蛛术能让人飞檐走壁,登山越岭如平地,甚至还能凝聚灵力丝线,荡空遁行,有一点点特殊的应激灵感。

一旦他修成了这两门奇术,身法变化,奔行速度,就再非是普通人的层次,纵然遇到高阶超凡也能从容逃走,更不怕普通的追杀了。

夏洛特消化了吞噬的生命精华,终于有心思,把韦尔斯的钱包翻了出来,这位侦探应该是刚拿了新典狱长马格鲁·特勒给的报酬,钱包里居然有五埃居之巨,还有几佛尔的“零钱”。

一埃居的购买力,相当一万八九千人民币,马格鲁的出手也算是“慷慨大方”了。

钱包里还有一张提货单据,写着刺剑一把,夏洛特猜想是这位精擅剑术的侦探,订购了新武器,但还未来得及取回。

他把现金纸币和头提货单据收了,随手把钱包掷出了车窗外,此时马车已经离开了城区,道路两边都是荒野,钱包滚落在草丛里,大概再也不会被人发现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