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第二師尊傳道!(1/2)

祖庭僅剩下三座最強的傳承空間,在人族的發展曆史上,以往有資格進入這等規模傳承地的,皆是震古爍今的蓋世英傑!

鈞天違規來臨,縱然無法汲取漂流的祖物質,卻得見曾經見過的第二師尊。

他身心震顫,從老人的身軀上,僅僅可以感受到無上的偉力,沒有任何歲月滄桑,時間都無法在他身上留下印痕,僅有專屬于他自身的力量。

顯然,站在這裡的第二師尊,比昔日在洞虛道府看到的身影更加具備真實性,也不顯得滄桑與衰老,像是古來最強的生命體。

震驚的同時,鈞天間有些沉默了,遙遠的祖上時代終結,預示着人族的輝煌宣告熄滅,曾經如此恐怖的勢力到底遭遇了什麼災禍?

“嗡!”

老人屈指點在鈞天的眉心,蘊含的奇異波動,驚醒了鈞天的一切潛質,忍不住的沸騰與爆發。

起源仙體,洞虛道府,元神,極緻所能覺醒!

與此同時,鈞天的背後呈現出法相,缭繞時空光雨的萬道法相,驅動諸天萬靈,時而龐大無邊,時而縮小成唯一。

鈞天演繹的法相千變萬化,暗藏域場之變,看起來精妙絕倫,但老人的目光沒有任何變化。

他什麼樣的奇才沒有見過?比鈞天更為逆天的年輕至尊都可以數出一大批。

當然,他較為意外的是與鈞天道府融合的命輪。

看起來還比較原始與粗糙,隻不過剛剛展開起源進化的小家夥。

老人審視着命輪上的原始符号,擡起粗糙的大手,抹掉了時光塔留下的銀色物質,接着掃視着在他眼中粗糙的符号,洞悉到輪回的波動。

他驚訝,這種命輪從某種層面上來看,根本不會在這片宇宙誕生!

固然說這些粗糙的符号,算不上真正的輪回,然而存在着可持續進化的潛質,這才是至關重要的。

“轟!”

遠在聖皇城,時光塔猛地轟鳴,霎時間極緻的運行,浩蕩出異常龐大的陰影,冥冥中覆蓋了整座聖皇城。

城内的強者心驚肉跳,時光塔難道要再一次展開進攻?

就目前而言,大批大批的探險隊,瘋狂搜尋鈞天的遺産都找不到一塊殘骨,說不定葬身在絕地,也或許被混沌物質磨滅了。

現在還有必要冒着觸怒封神榜的風險,再一次深挖?

事實上,裂天老祖的心情無比難受,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結果沒能帶出來鈞天的元神。

殺一個祖天算什麼?

他要深挖出祖天的背景,看一看究竟是誰!

然而很惋惜,關于祖天的一切都随着他的死亡都煙消雲散了,而究竟是誰請動了天域的超級殺手相助祖天?至今都沒有查出一絲線索!

真正讓裂天老祖陰晴不定的是,如果祖天真的墜亡了,他背後的勢力不準備站出來嗎?

這個祖天……憑空出現,就是一團迷霧!

泷雲已經來了,站在遠方,一身暗紅色的旗袍,紅唇鮮豔,妖治的臉頰透着些許的凝重,氣場上看起來很強。

泷雲已經修煉到大聖級,元神破入聖主級,這一切都和鈞天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黑叔低着頭默不作聲,目前為止,泷雲陸續調派了三支探險小隊,還沒有任何有關鈞天的消息傳出來。

“他不會死的,我看中的人,肯定能殺出來,如同以往創造奇迹,等着吧,這一日不會太遙遠!”

泷雲素手微握,鈞天執意前往混沌礦脈,肯定有所仰仗,她更不認為鈞天不信任她背道而馳,赴黃泉。

“泷泉青長老,泷雲小姐還有時間來這裡?不是說深空某族的年輕英傑快要來了嗎?”

陳無看向遠方的絕色麗人,目前他還不清楚雷神劍的寶藏被劫走了,而泷泰發了誓自然不會繼續說話。

“陳無,你對泷雲的事倒是挺關心。”泷泉

青淡漠回應。

“事關泷雲的婚姻大事,寶财樓上下自然要盡心竭力相幫,不知道哪位是誰?我也好着手調查一二,看一看是否有劣迹,以免泷雲嫁過去受委屈。”

陳無意味深長一笑,如果泷雲成功外嫁,泷泰證上聖主,以他上蒼之子的身份斷然可以成就無敵聖主,到時候繼承人的身份不是他的也是他的了。

“這是家主的事情,我怎會知曉?”

泷泉青的心情也很惡劣,祖天的生與死都和斬神劍有關,他真希望這位還能創造奇迹,活着闖出來。

此刻,銀袍老者詫異,掃視着時光塔,怎麼了?

“有些不對勁!”

橫霸起源界上千萬載的時光塔,冥冥中預感到了什麼。

剛才那一瞬間,它發毛了,隻覺得有蒼勁的大手攥住了他的身軀!

多少年了,多少個時代過去了,他從體會過這等感覺,更離譜的慌亂,傳出去誰敢相信?

那麼是誰?在暗中關注它?被盯上了嗎?

封神殿在關注這件事?亦或者祖天的背後有什麼可怕背景?

畢竟這數萬年來,時光塔本體休眠,而神念一直遨遊宇宙星海探究寶藏資源,期間沒有翻騰出任何風暴,唯有前些日子針對過祖天,破壞了聖皇戰場的規則!

“不對勁?”銀袍老者驚疑不定,能讓時光塔警覺的顯然要發生離譜的大事件了。

當時光塔不會告訴銀袍老者剛才他發慌了,則是低語:“我等待上百萬年要成熟的寶藏地,很可能有變化,快走!”

銀袍老者心頭一驚,連忙撕裂空間遠去,這一幕讓城内的強者滿頭霧水,什麼情況?

遠在傳承地的鈞天并不清楚,因為老人抹掉了時光塔的能量,驚的它惶恐逃走了……

“輪回。”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