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1/1)

第19章

第19章什么情况

韩则城所在的壁阳军区在隔壁的S省。

还正好就是苏若家乡所在的那个省。

车子一路北行。

苏若晚上睡得不多, 现在也才凌晨三四点,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

果果本来坐车还挺兴奋, 甚至还问他爸他可不可以开车, 他爸就回了一句“再等上十几年吧”,果果果断觉得受到了他爸的轻视。

不过等苏若睡着,外面又还在夜色中, 他也没坚持多久就睡着了。

苏若醒来的时候天已破晓。

她看着车窗外先还不觉得什么, 但行驶了一段却觉得好像有点眼熟。

“韩大哥,这是哪里?”

她道。

“南城。”

韩则城没有回头, 只沉声道。

南城。

那是她出生, 又长大的地方。

就是在韩家村醒来之前, 也一直都在南城。

她心里涌过一些异样。

醒来后因为看过记事本, 知道她爸因为她的成分问题已经和她断绝关系, 所以从醒过来后她就一直没有问过韩则城关于她爸还有她家里的事情, 不想问。

这时路过,她终于有了那么一点情绪。

她低声道:“韩大哥,你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我爸他们现在的情况?”

韩则城侧头看了她一眼, 道:“中间有几年不太好, 但也不算太差, 都熬过来了, 今年初他已经是南城技校的校长了。”

他并不关心他们。

但当初跟她结婚的时候他查过她家里的事情,也知道她家里对外已经断绝了跟她的关系。

所以他每年都会查一查那边的情况, 但她不问, 他也从来不会主动跟她说。

苏若听完怔了怔。

那是挺好的。

想到自己收拾出来的一沓信件里面除了她刚下乡时的两封信, 近些年从没有收到过她爸的信,她心里有那么一丝刺痛, 但面上却是笑了笑,道:“那我弟弟,还有继母和她那个女儿苏佳呢,你知不知道她们现在的情况?”

她也就是一问。

到底还是心不平吧。

这种事情,谁又能真的当真一点也不介意呢?

不过她也不觉得他会知道。

没想到他还真说了几句出来,道:“你下乡之后没多久你弟弟也下乡了,是他自己闹着下去的。几个月前你爸才给他弄了一个回城名额,现在就在技校里面做一个文员。你那个继姐,她在省城一家建筑设计院上班。”

建筑设计院?

哦,对了,她是顶替自己的名额上的大学。

学的应该也是当初她选的那个学系。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她问他道。

“政治审查。虽然他们已经跟你断绝关系了,但每年部队还是都会查一下这些关系。”

他不想说是自己特意让人查的,就简洁道。

苏若“哦”了一声,便也不再多问了。

不过她还想问问苏佳现在跟袁成杨如何了,应该结婚了吧?

但想到袁成杨......韩则城他能知道她家里所有人的情况,那是不是也知道袁成杨以前和她定亲的事?

这真是一团乱麻。

算了,反正都断绝关系了,又已经过了五年了,那她就把以前的事情都暂时放下,好好考大学,好好把现在的日子理顺就好了。

当年她那个大学的名额是她爸给她弄到的。

他爱给苏佳那就给苏佳好了。

而现在,她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考进去了,这样不是更好些吗?

想到这里她心情又好了起来。

她甚至有点庆幸自己失忆了,她不知道过去的那五年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去的,想想都觉得心里难受得不得了。

但她一醒过来,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

从韩家村到壁阳军区正常开车大概要十个小时左右,但韩则城开得快,这天中午十二点前就到了。

他直接把车开到了军区家属院外的招待所。

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他,自从他下车,就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

本来大家或行礼或打了声招呼也就走了,可等苏若牵着韩果的手从车上下来,人就又都不走了,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了这边。

韩则城开了车后备箱,转头问苏若道:“阿若,哪些是这两天要用到的行礼?我们就在这里住两天,其他的东西就不用拿下车了。”

苏若“嗯”了一声,就指着一个手提箱道:“拿这个就行了。”

韩则城把箱子提了下来,道:“走吧。”

领了两人往招待所里面去了,到了招待所就让两人坐在一旁休息,自己拿了介绍信和户口本子办理入住手续。

“小韩?咦,你怎么在这里?是家里有什么人过来探亲吗?”

苏若正坐在大堂的椅子上跟韩果解释着这是什么地方,爸爸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们要住在这里等等一系列问题,就听到前面传来一个中年女声。

苏若抬头,就看到大堂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个人。

说话的是一个身量高挑,穿着风衣,很有气质的中年女子。

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两条粗黑的鞭子,长得应该算是不错的,打扮得更是时髦,穿着呢子裙子和小皮鞋,看着应该是个家庭条件不错的。

她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

中年女子说话的时候年轻姑娘一直抬了头带了些羞色看着韩则城。

韩则城没有答她话,只是叫了一声“曾姨”。

年轻姑娘便大方中又带了羞答答唤了一声“韩副团长”。

这时姑娘身后的中年夫妇也已经走上了前来。

中年男人是个干部派头,他看着韩则城上下打量了一番,就带了些矜持的笑容点头道:“倩倩,这就是你说的韩副团长吗?果然是年轻啊,长得也很干练!”

他身边的女人也一直在打量韩则城,不过她看起来比那中年男人要热情多了,满脸堆笑道:“这么年轻就做到了副团长的职位,韩副团长真的是年轻有为。”

两人说话的时候,年轻姑娘好像越发害羞了,脸都红了起来。

一旁的苏若已经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去,她瞅着,觉得这架势,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被叫做“曾姨”的中年女子就笑着介绍道:“小韩,这是我大哥大嫂,也是倩倩的爸妈,他们过来这里住两天。”

又接着前面被打断了的话问道,“你怎么也到这边过来了,是家里什么人过来探亲吗?”

韩则城一如既往的严肃表情。

他冲中年夫妻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曾姚红道:“不是探亲,是我爱人和孩子过来了,今天先暂时住在这里。”

一句话出来对面那几个人都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笑容全部定格在了脸上,然后裂开。

韩则城像是完全没看见他们的表情变化,转头就唤正看着他们看得还挺有兴味的苏若,道,“阿若,过来。这位是曾姨,打个招呼。”

等苏若牵着果果慢慢走了过来站定,这才又介绍道:“曾姨,这是我爱人苏若,儿子果果。”

又对苏若仔细介绍,道,“阿若,曾姨是我们军区医院行政办公室主任,也是我们部队首长顾军长的爱人。”

苏若笑着打招呼,道:“曾主任。”

曾姚红已经从尴尬中很快调整了过来,她带着得体的笑容看向了苏若,可这一看又怔住了。

而她身旁的曾倩倩和她爸妈,他们眼睛瞪着苏若,那已经不是怔住,而是满面的五颜六色,十分难看了。

曾姚红怔住是因为面前韩则城的这个“爱人”十分年轻。

是太年轻,太漂亮了。

而且不是简单的漂亮,是那种肤如凝脂,骨子里带着骄矜和书卷气的漂亮。

普通人家能养出这样的姑娘?

曾姚红是顾军长续娶的爱人。

顾军长是韩则城父亲韩和淮的战友,也是多年的老友。

所以她知道丈夫非常器重韩则城,也听他屡次夸奖他,说他沉稳干练又勇猛心细,是个杰出的军人,知道他将来必定会有很好的前程。

她也知道韩则城在老家有个媳妇。

不过她打听过,听说是他乡下的老娘给他娶的。

韩则城不管是在顾家还是在部队里,也从来都没提起过这个媳妇。

听说他每个月寄钱给家里,也是寄给他妈,但却从来没寄过钱和东西给他媳妇。

她便一直以为韩则城并不喜欢这个他妈给她娶的媳妇。

当然不会喜欢了,他长得好,军校毕业,年纪轻轻已经是副团长,将来能做到什么位置更难以估测。

而他妈在乡下能给他娶个什么样的?

等他位置越来越高,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乡下媳妇就不合适了。

所以在侄女曾倩倩看上了韩则城时,她没有出言阻止。

她也想看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毕竟她自己没有孩子。

丈夫的几个孩子并不怎么接纳她。

倩倩如果能嫁给韩则城对她在家中的地位也有很大的好处。

而且倩倩是省城文工团的舞蹈演员。

长得漂亮时髦,身材更是曼妙。

她以为韩则城那个乡下老婆跟她肯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现在看到韩则城的这个“乡下媳妇”......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再想到侄女数次的主动,还有刚刚的娇羞,还有刚刚大哥大嫂的那些话......她是心理素质好,才能继续面带笑容地在这里继续寒暄。

这回怕是丢脸丢大了。

而且丈夫的那几个儿子媳妇可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本就看不上她,这事他们知道后,怕是更瞧不起她,瞧不起她娘家......

这一刻曾姚红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怪自己没好好约束侄女,被人看了笑话。

她越想心里越难堪。

脸上客套的笑容挂得再好也带出僵硬来。

这时苏若已经拉了韩果让他叫人,道,“果果,跟曾主任打声招呼。”

韩果不太喜欢面前这个笑得好假的女人。

而且她看着他阿妈的眼神可不怎么好看......那眼神跟他奶一个样。

他很礼貌道:“曾奶奶好。”

苏若:......

曾姚红面上又是一刹那的扭曲。

她今年其实不过只有三十九,还没到四十岁。

韩则城今年也已经有三十一,叫她曾姨只是因为她是顾军长的继妻。

她深吸了口气,勉强调整好了面色,也调整好了心态。

不过是侄女自己的意向,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这种情况,她就更加要站得正才不会被人低看。

她对果果笑了一下,道:“这孩子长得可真精神。”

然后又对韩则城道:“小韩,没想到你儿子竟然这么大了。这就是你乡下的那个爱人啊,这次是来探亲的吗?”

韩则城道:“不是,我已经准备跟部队里申请让他们随军,他们这一次过来就不走了。”

曾姚红又是一愣,随即就笑道:“那是好事,你顾叔叔肯定也会很高兴的,这样吧,明天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就来我家里吃饭,也让你顾叔叔见见你媳妇和孩子。”

韩则城看了一眼苏若。

苏若便笑道:“我没事,那就叨扰曾主任了。”

寒暄了几句曾姚红就转头招呼失魂落魄的侄女,还有面色十分难看的大哥大嫂离开。

就侄女和大哥大嫂那样子,多呆一刻,她也感觉是多丢脸一刻。

走出门口的时候曾姚红又见侄女回头看,她也忍不住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就看到韩则城拎了手提箱站在一旁,他爱人则是蹲下身正在跟那叫“果果”的小男孩说着什么。

远远的看到她一缕头发垂下来,显得侧颜越发的娇美动人。

曾姚红的心头闪过一丝疑惑......她先前就有些疑惑,不过先前没顾上,这个时候倒是抓到了点什么。

不过她转头看侄女那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又十分恼火,把那疑惑先按下了。

她压低着声音冲曾倩倩喝道:“还不快走,看什么看,还不嫌丢人吗?”

曾倩倩眼泪都差点被喝了出来。

她强憋着一直到出了招待所走到拐角一个僻静处,眼泪才流了下来。

“倩倩!”

曾妈心疼坏了,一把搂住女儿,对曾姚红道,“她姑,你这是做什么呢?”

说完又搂住曾倩倩道,“这,这是叫什么事?倩倩,你这是被那狗男人给骗了吗?看他人模人样的,怎么是这么个东西,做出这种事来呢?!”

曾爸黑着脸,对曾姚红道:“这个韩副团长,他既然有了爱人,怎么还敢欺骗我女儿?这不是耍流氓吗?姚红,这件事你一定要跟顾军长反应,让他严肃处理这件事,决不能轻饶了他!”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