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1)

第25章

第25章越陷越深

苏若又不傻。

他是像寻常一样的没表情, 还是不高兴的沉着脸,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事实上她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对。

他晚上的时候也格外的沉默些, 周身都笼罩着低气压, 只有跟果果说话时才会缓和些。

可他道:“你误会了。”

苏若仔细看了看他,低声道:“你现在就在不高兴。”

想了想道,“今天你还去镇上接我, 是不是部队里有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不说了, 只是,我希望你开心一些, 如果我能替你分担一些就更好了。”

说完叹了口气, 道, “自从我醒过来之后就一直都是你在帮我, 但我也希望能为你做些什么......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可以做的好像很少。”

韩则城看向她。

然后又垂眼看向了她按在门框上的手。

纤白如雪。

她一向很保护自己的手, 做饭也小心翼翼的, 但最开始的时候也还是会偶尔会受伤或者被油溅到。

其实她并不喜欢做饭,在韩家村的时候宁愿给东西给钱给他妈,也不会应了她的要求去做饭。

他道:“所以, 每天坚持做晚餐也是为了我吗?”

苏若一愣, 然后就有些不自在, 耳朵也微微有些红起来。

她道:“我总要学着做的, 这都是日常的生活技能。”

说完又浅浅地笑道, “而且我也做不久,等上学去了也就做不了了, 所以也只有这段时间了。”

前面韩则城听着心里还有些微熏。

后面那一句却又把前面好不容易营造出来让人意乱的薄雾又哗啦一下撕开了。

韩则城看着她, 先前眼中的温柔慢慢消散了去, 眼神清冷了下来。

他淡道:“那去看书吧。今天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谈你喜欢的专业吧?我才发现,你说起你喜欢的专业时, 神采格外的飞扬。为自己喜欢的专业和事业努力,为之奋斗,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读书学习,这才是你喜欢,还有以前本来计划中的生活吧?不要为了无谓的愧疚做不需要的工作,专心复习,等考上大学再说。”

苏若靠在门框上微仰了头定定看他。

这本来应该是劝她好好学习的话,可是他这样说出来,她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也觉得他说这话的情绪并不怎么好。

为什么呢?

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读书学习......

苏若突然想到他今天所有的反常应该都是在他看见了她和那个男知青说话之后......

她脑中闪过什么。

所以他是因为自己跟那个男知青说话,吃醋了吗?

她在感情方面是有些迟钝,但其实也没有那么迟钝。

以前袁成杨也总是会莫名其妙吃醋生气,次数多了,被说得多了她也总知道一些的。

可是他跟袁成杨又不一样。

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吃出醋的样子。

他就不像是会吃醋的人......她想到这段时间两个人的相处,觉得自己要是认为他会吃醋,岂不是又是自作多情?

苏若有些茫然。

她默了一会儿,最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照着他刚刚那话字面上的意思道:“嗯,好像兜了一个大圈,最后又回到了原点,真有做梦的感觉.....关键是,我还什么都不记得了,总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说完就发现空气更冷了几分。

对面的人也更冷了几分。

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点沮丧,垂了脑袋,道,“不过大家的学习劲头都很高,进步也很大,希望我今年也能考上吧。为了这个目标,我也应该更加努力一点才对......那我出去了,我去看书。”

本来是要过来问他为什么不高兴的。

结果反而是自己沮丧的离开。

苏若在书房翻着书,平日里明明一坐下就能看进去,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他刚刚的目光和那些话就一直都在她脑子里晃,晃得她的心根本定不下来去看书。

她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或许,是她慢慢走出最开始失去记忆的惶恐,开始适应现在的生活之后,就对他对自己一直以来的照顾和付出有些不能心安理得了。

然后刚刚他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说等她考上大学,生活重新步入正轨,两人就要撇清了吗?

这让她有些茫然又有些委屈。

之前她是刻意不去想两人之间的这个问题,想着等高考过去之后再说,可今天不知道为何又把这个问题给撩上来了。

现在却静不下心来了。

她心烦意乱的,最后索性放弃了看书,回了客厅,看到韩则城正捉了果果去洗澡,她去浴室门口站了一会儿,问他需不需毛巾,还有拿果果的衣服什么的,但他都已经准备好了。

等果果洗完澡,她去给果果讲故事,果果却看了看她,说要爸爸陪他下跳棋,让妈妈看着。

他便陪着他下棋,她就看着他们。

她看着他做着这一切,想起这些日子相处得一点一滴,心道,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也是一个很好的丈夫。

好像有他在,什么事情都不用愁,心里也都是踏实的。

可是现在她却总觉得哪里不是滋味。

果果睡着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果果的房间,他回头看她,道:“我给你放水洗澡吧。”

苏若干巴巴道:“我自己来就行。”

可是他却已经去了浴室。

那个时候苏若突然生出一种她其实把她跟儿子一样照顾的感觉。

不过她爸可没为她做过这些。

她爸放在生活上的心思很少,他自己的生活都需要人照顾呢。

苏若洗完澡看到客厅里没人,卧室里的灯是黑着的,便知道他应该是在书房。

她推开门,就看到他正在他的位置上看书。

不管什么时候他的坐姿都是笔挺刚硬的。

看书的时候表情也很坚定。

好像什么事都不会影响到他分毫。

也好像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只有苏若自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没办法,比定力,谁能比得过他呢?

这让苏若突然有些不舒服。

觉得他把自己弄得心烦气躁了,他自己倒是完全没事人一般......那次的亲吻也是啊。

再想到她刚醒来时,他就曾跟她说过,等她考上大学之后,如果遇到合适的人,他们可以商议离婚。

其实现在他是不是还是这么想的?

他根本就不怎么在乎她。

对她好,只是因为刚好她是果果的母亲而已。

如果自己跟他离婚了,他肯定也会跟她爸一样再娶,他也还会像对她一样对别人好,或许还会再生几个孩子。

谁又是不能被替代的呢?

就像袁成杨,当年也对她很好,可她下乡做了知青,他还不是一转身就跟苏佳在一起了?

这么一想,苏若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她觉得,以他的心性,如果跟她离婚了,肯定一转身就能把自己抛之脑后了。

她越想越不是滋味,扔了书,走到他的书桌前,跟他道:“韩大哥,今天那个知青,我跟他只是普通的学习小组成员,互助学习的关系,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关系。”

韩则城手上一顿,转头看她,道:“我知道。”

苏若想说的话一下子就说不下去了。

他这么说好像真的是她自作多情一般。

她更不是滋味了。

她看着他英俊得犹如石雕般,除了微沉的眼,几无什么表情的脸,咬了咬唇,道:“韩大哥,我想问你,现在你这样对我,是不是就是因为责任?因为我是你的妻子,是果果的母亲,所以你就对我好?”

“如果是其他人,你也一样会这样对她的,对不对?”

韩则城皱了皱眉。

他不知道她绕了这么一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人怎么会是果果的母亲?

这个假设根本就不成立,她后面的结论自然也不成立。

还有,她好像还在不高兴。

她为什么不高兴?

苏若见他不出声,只是皱了眉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无理取闹一般,索性就豁出去道:“韩大哥,你之前的意思是不是,等我考入大学之后,生活步入正轨,如果我再遇上什么合适的人,不需要你再负责了,我们就可以分开,商议离婚......我记得当初我刚醒过来时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韩则城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手上抓着的钢笔倏地抓紧,差点戳破了手下的纸张,手上也露出青筋。

她是什么意思?

但却紧抿了薄唇没有出声。

苏若也感觉到了他突如其来紧绷的神色。

她也有些紧张起来,她觉得,她可能说错话了。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话都说出口了,自然得说完。

她喃喃道:“但其实你不必为我这样,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是说......”

她感觉到气氛越来越冷,看到他手上青筋暴出,终于有点说不下去了。

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表达个啥。

她是想说他没有必要因为责任就对她这么好。

他不欠她的。

相反现在是她欠他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又委屈。

然后说出来的话好像也变了味道,好像是在指责他似的......

她摇了摇头,在他有些凌厉的眼神中,懊恼又沮丧地别开了脸,伸手就按住了他桌上的镇纸,好像这样可以少点尴尬似的。

他一直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她,她受不住,只好又开口低声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说,我不是一定要你负责,也不想一直因为你妻子的身份而白白占着你对我的好......我......”

“所以,你这是现在就想要跟我撇清了吗?”

他终于开口,声音却带着淡淡讥讽道。

原本他还想着两人先相安无事,等她上大学之后,如果真有了别的心思,再商议两人的关系也不迟。

可没想到她现在就等不及了。

苏若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除了她刚醒来时,他还从来没有用这种又讥讽又冷漠的语气跟她说过话。

她咬着唇,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她还从没试过这样难受过。

她低着头,道:“不是。”

说完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看到他面色铁青,神色比平时还要冷了好几分。

她心里一紧,解释道,“我不是要跟你撇清关系,我不想你只是因为责任对我好,这样让我觉得很愧疚,好像欠着你的。”

韩则城:......

他真是再好的克制力都被她气得心肝肺都疼。

他冷声道:“好,如果你觉得我对你和颜悦色会让你压力大的话,那以后我会冷着你些,还有十几天就要高考,你这些天消停些,不要胡思乱想,等考完了再说。”

他说完就再不想呆在这里,起身就要离开。

却不想他刚转身还没迈开步子衣服却被人给拽住了。

他皱了眉转头看她,就看她咬着唇眼睛红红的拽着他的衣角,一脸倔强又委屈的样子。

委屈,她委屈个什么劲啊?

他没想到她失个忆性格会别扭成这个样子。

不过想到这个......他终于想起来没了那五年她现在其实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他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跟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计较?

不过想到这里,他更烦躁了。

他硬生生将怒气压了下去,克制着对她还算平心静气道:“去看书吧,你要是觉得见到我压力大,我......”

他也不能直接搬去单身宿舍那边去,那样的话,其他人怎么想?果果怎么想?

他不在乎别人,但却不可能不顾忌果果,也不能让她被人非议。

他轻吸了口气,道,“我以后尽量早出晚归,晚上我就在食堂吃了,你就做你自己的和果果的就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若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她一冲动,直接上前就抱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了他后背,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韩则城:......

他先是呆了呆,然后手按在了她的手上,略转了身低头看她,就看到她咬着唇,泫然欲泣的表情。

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想掰开她的手,但却又慢慢像是明白了什么,眸色渐深,眼底也渐有什么涌出。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她眼里一直没滴下的泪水便滴了下来,就滴到他干燥的手上,晕开。

他原先一直克制着,可这一刻却克制不下去了,把她往后掰了掰,然后捏着她的下巴就低头撬开她的唇吻了下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