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1)

第68章

第68章再见面

苏若想到这里有一丝怪异的感觉一闪而过。

之前因为太多的事情她也没仔细去想苏佳的事, 可现在回想,才发现她的行为实在有些古怪。

苏佳的舅舅是革委会主任, 也认识不少的人, 其中有些权势,看起来风光的也不少,可她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袁成杨, 当年为什么就一定要死死抓住袁成杨, 不惜做出那么恶毒的事,难不成她其实就是想抢她的东西不成?

而且她现在为什么又会看上何宗熙呢?

她连见都没见过他......她才不信她说什么几年前何宗熙帮过她, 她就一直铭记于心这种鬼话......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从她舅舅那里知道, 国家政策有变, 政府会陆续把物业财产什么都还给何家?

听起来也合理, 可是苏若总还是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苏若有些困惑。

而对面舒越兰听到她的问话原先还专注在项目上的心神也被引回了现实当中, 脸色也相应的沉了下来。

想到这事, 她也真的是恨毒了苏佳。

她公爹教书育人,一生功德无亏。

他以前是南城技校的校长,但已经退休好几年, 一直跟着他们住在省城, 在这里除了一些旧识和学生, 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

怎么会突然毫无征兆地被人贴大字报, 甚至打至重伤而亡呢?

当年她就觉得这事蹊跷得很, 只能暗暗怀疑自己家里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现在听韩则城一说, 她才知道这一切竟然都是苏佳为了得到成杨使出来的毒招。

在苏若被夺去大学名额, 被逼下乡的时候, 他们让人打伤公爹,家中也不停被人骚扰, 这样成杨就不可能抛下家里去找苏若......否则以成杨对苏若的感情,当初他很可能会选择跟苏若一起下乡......

不过这些过去的事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没有任何意义。

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对苏若道:“嗯,他已经知道了。若若,你不用太过担心他,我们的日子都要往前走,每个人也都要往前走,他是一个男人,必须自己过去这些坎。”

苏若眼中一酸,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吸了一口气,就走到她面前,抱了抱舒越兰,道:“舒姨,谢谢你。”

看到林婉华和苏佳的丑态,她们为了一点点欲望就能置从小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长辈于死地,还是被活活打死......苏若再回想她一路长大,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成为现在这样的自己,简直不知道说是她幸运,命大还是奇迹了。

但不管是幸运,命大还是奇迹,舒姨在她过去十几年的生命中都是很重要的人。

说实际上是充当着一个母亲的角色也不为过了。

甚至以他爸的个性,长期在林婉华的枕边风之下还重视她,恐怕也与袁家和舒姨对自己的看重脱不开关系......她现在对她那个父亲,实在生不出半丝信任来。

她有些哽咽道,“谢谢你一直照顾还有教导我,还有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也能不迁怒于我。”

舒越兰怔住,随即眼睛就有些湿润,轻轻拍了拍她,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你受了那么多的苦,当年的事你不怪舒姨和成杨已经是你心大,舒姨又怎么会迁怒于你呢?你现在这样,舒姨很高兴,你放心,你成杨哥也会跨过去这个坎的。”

*****

苏若离开舒越兰的办公室时眼睛还是红红的。

舒越兰给了她一沓手稿复印件,就是上一次舒越兰出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差,对全省重要的古建筑考察之后记录的建筑现状以及一些初步的保护和修复方案,修复急需度和初步预算。

她让苏若把这些拿回去整理一遍,做出表格,同时还要去图书馆查资料,把每个古建筑的历史价值和过往修缮记录都补齐。

这是给政府做的一个大项目的前期工作。

是有一定的项目经费的。

苏若想到赵秀丽的情况,就问舒越兰道:“舒姨,我能不能拉同宿舍的一个舍友一起帮忙?您这么多工作多找一些人帮手也能减轻一些负担,如果她做得不好的话下次就不叫了,做得好这样以后可就多了一个劳动力啊。”

舒越兰笑道:“就你想偷懒吧。”

苏若笑笑没有辩解。

这么多活,就算是自己想偷懒也无可厚非嘛。

舒越兰自然是答应了。

不管是从培养人才的角度还是给自己分担工作的角度,这都是很好的提议。

只是她自己太忙,还没有顾得上去从新生里面找能干的学生出来,见到苏若,就直接抓过来用了。

现在苏若能帮她带,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所以离开时,苏若就抱了一摞厚厚的资料下楼。

因为抱着东西,下楼梯的时候就看着脚下,要格外的小心些。

所以她听到下面有人上楼也没有太注意。

一直到那个人的脚步声走到这一段楼梯的时候没有了。

她看到他的鞋子站立在前面拐弯处许久,想到这个人可能是特意站在那里,礼貌地等他先过去她走到下面,他前面一个台阶时也稍缓了步子,略抬了头想向他道一声谢......

可是刚抬了头,那声“谢”字还没出口就又猛地收住了。

手上都差点一软,把手上的资料都掉下去。

还好她机灵,又全部抱回去了。

但到底显出了慌乱来。

袁成杨。

苏若想到过很多种再见他时的场面。

自己面对他时应该有的态度。

可绝对不包括是现在这样。

在狭窄有些昏暗的楼梯道里,空无一人,自己走到他面前才发现两人撞上了。

“给我吧。”

袁成杨就站在那儿一直看着她,好一会儿才伸手过去道。

苏若轻吸了一口气。

她低头看自己手上的资料,挤了一个笑容出来,道:“不,不是很重。成杨哥,我自己拿就可以了......你是过来找舒姨的吗?她正在办公室,我刚从她办公室出来......”

“拿过来我送你下去。”

他打断她道。

说完扯了扯嘴角,可半点笑意也没有扯出来。

他看到苏若的眼中划过一丝茫然,心里突然一股怒气就升了上来,一字一句道,“若若,我们总该谈一谈。”

“难道你是想要以后我们都当作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不曾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没有很亲密过,只好像一直都不过是普通的邻居,或者认识的一个人一样,打一个电话只是说‘喂,舒姨在家吗?能不能帮我叫一下她?’,或者见面的时候就是客套的点一个头,问一句好,然后就擦身而过?”

他喘了口气,顿了一下,看着她眼中浮出难过之色,再慢慢道,“还是若若,你其实是在怪我,怪我当年没有早点去找你?”

原本他一直克制着情绪。

这些天来他也一直在调整着自己,让自己要理智地面对这一切。

他已经失去了她。

不管他多么不愿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可是还是得逼着自己去接受。

可是他突然看着她从上面下来。

好像以前无数次一样,抱着东西小心翼翼看着楼梯的样子。

头发滑下来,连抱着东西的姿势,小手指微微勾起的细微动作都一模一样......

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

再看到她乍见到他时眼神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的慌乱,到底没忍住。

说着话,一句逼着一句的,最后把自己那些压着的情绪也都一起翻了上来。

他往后退了一步,闭了闭眼,压着气息轻呼了一口气才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做些什么。

苏若咬了咬牙。

强忍着眼泪才没滚出来......她平时没有这么多愁善感,但因为刚才从舒姨那里出来,情绪都还没缓过来......她对舒姨越感激,因为袁爷爷的事有多愧疚,面对袁成杨时就有多内疚。

理智上她觉得自己没有对不起他。

但还是绝对内疚。

她把手上的资料推了过去,道:“下去吧,我们下去走走。”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

她对他的情绪当然很了解。

她并不想在这个狭窄的楼梯内激怒他,也不想把有些东西打碎了......那想要再拼凑回原样,就不可能了。

虽然他们本来也不可能再回到原样。

*****

李渝和韩琴琴一起往食堂走。

李渝跟韩琴琴一样都是去年被推荐进学校的大学生,两人是舍友,因为家庭背景都很不错,所以两人关系还不错。

她正在和韩琴琴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走,转头时眼角余光就看到了斜对面那条路上走过来的苏若和袁成杨,一愣之下步子就顿了下来。

“怎么了?”

韩琴琴看她站定就也停了下来问她道。

“唉,那个不是今年我们学院新考进来的学院第一苏若吗?就是现在风头很劲的那个。”

李渝示意她看向苏若和袁成杨,道,“咦,她身边那个人是谁?听说她已经结婚了,那个人不是她爱人吧?”

韩琴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视线一落到苏若和袁成杨身上,脸色就变了。

她面色有些不好看,咬了咬牙,道:“不过就是一起走个路,什么爱人不爱人的,可能就是普通朋友或者同学,你乱说什么,要是传错了不是坏了人名声。”

“嗐,”

李渝轻笑一声,道,“怎么可能是什么普通朋友?你看那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说话时的那个默契,还有那男的看苏若的样子,要不是爱人才是出大事了。不过,”

她目光闪了闪,道,“你说的也对,我想起来了,好像不是说苏若的爱人是在部队里当兵的,离咱学校远着呢,这个时候怎么会在学校?看这男人的气质长相,这皮肤白的,比不少女同志还白吧,肯定不是什么当兵的。”

韩琴琴皱了皱眉,心里烦躁,打断她道:“就你眼里看得多,我看两人还隔了一步远,哪里有你说的有的没的,你平时不也总是跟人出去玩,比这亲近的多了,也不见有人说你。”

她是不喜欢苏若。

甚至嫉妒她。

也不喜欢韩则城。

甚至讨厌他。

可是再不喜欢,再嫉妒,再讨厌,韩则城是她爸的儿子这是事实,苏若她现在是韩则城老婆也是事实,要是苏若没跟她大哥离婚名声就臭了,对她家里影响也不好。

她日日被她妈在她面前耳提面命,这点东西还是知道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