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1/1)

第113章

第113章真好

苏若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

她和韩和淮确定了之后立即就开始着手准备。

不过在跟谢教授确定日期行程之前她先跟何姨和张妈说了。

这近一年来张妈和何姨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如果没有她们,她不可能这么轻松和温暖, 在一起相处这么久, 彼此都早已经跟家人一样。

所以在事情具体定下之前,她还是想先跟她们说。

何姨和张妈都很吃惊。

也很忧心。

在听到苏若说还要带果果和南南一起去的时候更忧心。

事实上她们还很担心韩则城。

因为那是战争,不是别的。

苏若年纪小, 没有经历过战争, 可能不知道。

但她们却是在解放前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年的战火的。

何姨的大哥就是死在战场上,张妈的好几个兄弟虽然不是死在战场上, 但却也是因为战争而死的。

更何况韩则城的战场是在中越边境。

听说那边都是深山老林, 气候多变, 越南过去二十年来都是处于战争状态, 几乎可以说是全民皆兵, 这一场仗大家虽然都有必胜的信心, 但却也知道,其中的凶险,伤亡更是不可避免的......想到这个大家也真的很激愤, 因为过去越南和美国的长达二十年的独立仗, 中方一直给他们提供援助, 可是他们一独立, 立即就和苏联签订协议, 攻打柬埔寨,在中越边境蠢蠢欲动。

这也是这一场仗必须要打的原因。

......可是过去一年, 苏若怀着孩子, 生孩子都还一直乐呵呵的, 从不露出愁容。

她难道真的一点不担心吗?

她们很清楚她有多挂念着韩则城的。

张妈心里叹了口气,道:“若若,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唉,你真想要去,那就去......可是孩子就留下来吧,我帮你带。”

苏若摇头,道:“张妈不用担心。我已经问过公公了,他说昆明是安全的,他也会托人在那边帮我安排住处和保姆,肯定是再妥当不过的。”

竟然是已经得了韩书记同意的。

那她们就不适合再说什么了,还不如想想怎么帮帮她才好。

张妈道:“可你这才生完孩子两个月,身体还没完全复原,你好歹再等等,等过了三个月再去?”

这回苏若倒没一口否定。

虽然决定下来之后她就恨不得能立即过去。

但她也知道,仗都已经打起来了,就算是她现在立即过去也是见不到韩则城的。

她必须时刻保持冷静理智,不能让冲动主导自己,这样是照顾不好自己,也会让他担心的。

“嗯,”

她笑着应下,道,“不过也要跟教授好好商量一下,看项目的需要。唉,张妈何姨,你们不要愁眉苦脸的,其实我这次过去,主要还是为了我的学业,教授说,这个项目会有大量的文物出土,平时是不可能有这么多文物给我磨炼专业技能和眼力的,更何况还有全国顶尖的专家实地授教......教授跟我说,做完这个项目,我的能力肯定能到达专业水平,可以直接大学毕业了。”

这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他们这个专业光有丰富的理论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实物实践才最重要。

所以这个领域实际上很多专家根本就不是大学毕业,而是学徒制出来的。

何姨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心情也慢慢敞亮了起来。

张妈“哎哟”一声,道:“你这可真是吓死个人,你这大学,就没见你怎么读过,先是生孩子,接着就跑去云南,然后跟我说去一趟就大学毕业了?大学是这么好读的吗?”

苏若“呵呵”笑了出来。

*****

苏若跟何姨张妈说过之后,就去找了谢教授。

谢教授听到苏若肯定的答复自然十分高兴。

他坚持想让苏若参与这个项目,一来是事情繁多,文物珍贵,出不得一点差错,他的确需要一个得力的助理,二来也是惜才。

他道:“现在那边还是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你下个月再过去也不迟。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系统地补一下专业课的知识......虽然你基础不错,但这个领域博大精深,你现在记到脑中的知识越多,等真正进入项目,学到的东西也会越多的。”

说着就从书柜抽出了几本书......苏若觉得还好。

然后他又递给了苏若一个单子......

谢教授笑眯眯的,道,“你带着孩子,要是在那边需要什么帮助就尽管跟我提,我会尽量请对面的学校安排。”

苏若摇头,笑道:“谢谢教授了,个人的事情我会自己安排好的。”

现在很多教授都是刚从牛棚回归校园,一心扑在事业上,自己都过得很艰苦,她哪里还能让他们再为自己费这个心?

跟教授谈完之后她就拎着单子抱着书去了宿舍,跟大家说了她准备去云南的事情。

大家自然又是一番吃惊。

晚上的时候关桐桐去了芳园路找苏若。

她神色有些憔悴。

以前的她开朗乐观,整天叽叽喳喳的,自从一月初于教官去了广州之后,她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她道:“若姐,你说我是不是太不坚定了?”

她本来是想跟于教官结婚的。

可是于教官去了广州......他并没有去边境上战场,而是留在了广州做支援部队,自从他去了广州,她妈就不停地跟她唠叨,她现在也有些犹豫了。

她很钦佩苏若。

但她觉得她可能做不到像苏若这样。

她以前觉得她可以。

可是想象的真是美化了太多。

如果于教官一直在广州军区呢,或者调到更偏远的军区呢?

像苏若一样,最开始结婚五年,在一起的时间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在吴老太那样的人手底下生活五年,自己生孩子带孩子,好不容易在一起几个月,结果又是一去一年,又是自己一个人生下孩子,后面还不知道会怎样......

就她跟于教官还没结婚,只是分开几个月她已经觉得受不了,以后那样的生活她真的能无怨无悔的生活下去吗?

关桐桐的眼泪流了下来。

她道,“若姐,我犹豫了,我是不是很差劲?”

苏若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走过去抱了抱她,道:“不,桐桐,你很好,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错。”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苏若轻声跟她道,“桐桐,不要拿我的情况跟你类比,我跟你......跟你的情况不一样,根本没有可比性。”

“桐桐,我跟他是在我下乡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处境很差,我爱人,他救了我很多次,没有他我早就死了......我们是在那种情况相遇然后结婚的,又经历了这么多年,那种感觉,就好像,对方已经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所以不可能放弃彼此。”

“但你不一样,你只是在校园里遇见他,虽然后来相爱了,但相处的时间很少,就算于教官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但你们没有一起经历过生死......你对他的感情还没有到那种程度,这不是你的错,只是因为时间相处的短,或者没有这样的经历让你达到那种程度而已,既然如此,就不要因为任何原因强逼自己......毕竟这一辈子,是要你自己过的,酸甜苦辣,也是要你自己受的。”

“如果我在你的情况......”

如果她在她的情况啊,她根本就不会爱上于教官......

她握了握她的手,道,“时间还很长,也不用现在就做决定,但决定了,就别再犹豫了。”

*****

三月初苏若带着果果和南南去了昆明。

何姨和张妈不放心,就跟韩家商量了,让韩家的曹姨先过来照顾何姨一段时间,何宗熙就带着张妈陪着苏若一起去了昆明。

虽然苏若说不需要,同行的还有谢教授还有另一位学生助理呢......这阵仗大的。

但何姨却很坚持,最后苏若只好妥协了。

过去的时候云南那边已经安排得很妥当。

住处是云南大学家属楼那边的一间独立屋,是典型的云南民居“一颗印”,两层,每层三间正房两间耳房还带了一个小院子。

这原来是云大一位老教授自己起的房子,老教授不在了,家里人也是去年才拿到这房子,一直想卖,韩和淮托的人查到了这事,就花了三千块钱买了下来。

韩和淮也没瞒苏若,苏若到了之后就直接把钱给了这边帮忙办手续的人。

韩和淮知道这两个孩子的坚持,所以也就随她了。

保姆是个四十岁出头看起来就很利落的阿姨,姓杨,本地人,说话带着些本地的口音,但不妨碍交流,照顾孩子有经验,做菜也有一手,还很聪明,张妈教她的东西也很快都能学会......这可真的不容易。

所以苏若过来很快就适应了。

大概也是因为现在是三月,气候比较温和的缘故。

何宗熙和张妈见这边都安排得妥当了,住了七八天之后就离开了。

苏若有些不舍。

她以前并不是个多情的人,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却变得越来越柔软善感了起来。

不过到了云南不久,好消息就一个一个从边境那边传过来。

三月初,中方就已经从越南撤军。

三月十三日,云南西线的部队就已经从越南全部撤军完毕。

三月十六日,所有中方部队撤军完毕,广播上终于宣布,战争结束。

这些天苏若一直忙碌着。

布置家里,给果果安排上幼儿园,照顾南南,剩下的时间则是都给了文物室和实验室,晚上看书一直看到睡着。

完全不给自己留一点空闲的时间......但等广播上宣布战争结束,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收到伤亡的通知书,眼泪才在听到广播的那一刻掉了下来......大家都以为她是高兴的,大概是吧。

四月的这一天,她从幼儿园接了果果回家。

夕阳斜斜的照下来,照的四野都红通通的,天地也格外宁静。

她牵着果果的手慢慢往回走。

从广播宣布战争结束到现在,一天一天的,她也知道就算战争结束了,他也肯定不可能很快就会过来见自己......但心里还是期待着。

只是这期待还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慢慢沉寂了下去......这么长时间,她甚至连半点他的消息都没有收到过。

“阿爸!”

苏若的思绪正虚无缥缈的飘着,却不想果果突然从她的手中猛地抽出了手,大叫一声之后,人就像箭一样冲了出去。

苏若先是一惊,然后心猛地跳了起来,“咚咚”得,像是要震出来。

但表情却还是怔愣的,她的目光顺着果果的身影往前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就靠在了自家的墙侧。

她看到果果扑过去。

扑到他身上,被他一把抱住,然后好像还看到他虽然低身抱住了果果,却抬头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可是她已经看不清楚。

因为眼泪疯狂地掉下来,好像这一段时间所有积聚的眼泪都一下子涌了出来一样。

她每天笑着,生活着,工作着,给果果讲故事,跟老师们说着那些文物和古画的特征状态......可是原来心里却积聚了那么多的恐惧和害怕,这一刻全部都跟着眼泪一起滚了下来。

她看到他,站在那里。

不是她幻想的,不是她做梦,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也没有缺胳膊少腿......真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