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1/1)

第117章

第117章似曾相识

苏若皱着眉。

韩则城知道苏若这样为的可不是王教授的家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唔,还有一句话叫“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

苏若她是不会为别人的家务事瞎操心的。

只是若这事可能会毁了王教授的前程, 甚至送他进牢狱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韩则城上前拍了拍她,道:“不用为这种事烦心。学校文物那边, 的确需要加强警卫系统, 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工作人员家庭成员的操守问题, 是防不胜防的。”

学校不可能像军队那样做军事化管理, 但重要的实验室, 工作室还是应该严格管理的。

王文华这样的并不是个例, 管理有疏漏, 早晚都会出问题。

苏若一愣, 随即反应了过来。

她点头道:“你说的对!唉......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她一向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韩则城笑,道:“不过是关心则乱而已。你关心王教授,就只顾着考虑他和他家里的问题, 忘了跳出来思考这个问题而已。”

而他是个军人, 还是个专门搞侦查和攻防策略的军人, 对这种事情, 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就能直接抓住问题所在。

苏若点头, 伸手就挽住他的胳膊,然后踮脚往他脸上亲了亲, 道:“谢谢你, 我今天晚上就写个建议书给系里的领导, 相信他们会重视这个问题的......你也给我一些建议。唉,你怎么就这么厉害, 有你真是太好了。”

韩则城:......

韩果果韩南南同学:......早已经麻木,只当作视而不见!

不过韩果果同学无视他爸妈的肉麻,但韩则城却没放过他。

他哄完了老婆之后,就转头唤住了儿子,道:“发现自己的不足没有?”

果果:......?!

南南本来还气鼓鼓的,这会儿却一下子转过头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显然耳朵也竖了起来。

看到阿爸要教训哥哥......太高兴了有没有?

果果绷住了小脸,道:“知道,只看到了王伯伯家的问题,没有就着这件事深入思考,想到实验室的问题。”

苏若:......那她还不如儿子呢?

老韩这回忘了媳妇了。

他看着果果,道:“这是大局观的问题。你能从王珍珍拿手表的事情看到王家的问题,已经很不错,但王家的事......你也说了,你只能作个提醒,其实解决不了问题。”

王家的事,如果王文华有能力处理,就不会闹到现在这个程度了。

他道,“所以你该试着换一个角度,从大局出发,从源头解决问题......”

大概也是想到儿子毕竟是儿子......他也不知道儿子的理解力能到哪一步,习惯性使然,顿了一下就举例道,“就像假如你的老师下完课离开教室拉下了她的手表在课室当中,你是提醒你的某一个同学不要去偷,还是应该去提醒老师,让她收好手表?”

爸,你这么一说好像我做的事好蠢?

提醒某一个同学不要去偷......那不是很好笑的做法?

果果被他爸打击了。

韩则城看到他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过你能看到这么多问题已经很好了,教育妹妹也教育得很对,再接再厉。”

至于处理方法中间的欠缺暂时还是不说了。

再说多,这小子想问题的方向又要偏了。

他说到“妹妹”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南南,南南一听爸爸也这么说,小脸立即又嘟起来,倏地一下又转过去。

她看着呢!

如果不是哥哥,她的手表才不会丢!

苏若见他已经教育完了儿子,就笑了一下,总算是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南南的小脑袋,道,“不过我们南南很警觉,一边玩还能一边看着,真的很聪明......放心,南南的东西,阿妈会帮南南要回来的......不,如果他们不还回来,阿妈带着南南,南南自己开口找珍珍姐姐要,好不好?”

南南点头,很认真道:“我找她要。”

她的东西她愿意分享的,可以,但偷拿的,不行。

苏若看她嘟着小脸郑重其事的模样,忍不住又伸手掐了掐她的小脸。

南南:......这也就是她妈,她忍着。

*****

王家。

王文华在外面找到了女儿,跟她说她没有错,是珍珍做错了,明天他会带珍珍去韩家还东西道歉,才把她哄回了家。

回到家他就跟柳兰说要带小女儿去韩家道歉。

柳兰脸上不自在,道:“这可能就是个误会,珍珍说是韩臻给她的,他们从小就玩得好......”

惠惠跟韩臻是同学,两家都认识,这可不就是青梅竹马?

而珍珍从小就喜欢黏着韩臻,她以前私心里还希望他们长大一些会产生感情,两家结成亲家呢......当然这都是她的臆想,在果果那里,王珍珍根本就只是他妈同事的女儿......只不过就是认识而已。

“那你觉得是惠惠说谎?”

王文华道,“那明天就更要去韩家问个清楚了。但如果这事是珍珍说谎,阿兰,她已经七岁,不小了,找人要东西,人家不给,特意收起来,开人家去抽屉去偷,被姐姐说了,就扑打姐姐,说谎.....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你再这样惯着她,将来她会长成什么样?”

柳家孩子的那些毛病他也知道,只是惯了,又不是他亲生的,他也懒得管。

可今天看到两个女儿的冲突,小女儿的所作所为,还有妻子的态度,却让他有些警惕起来。

柳兰的面上一阵青一阵白。

她喃喃道:“珍珍还小,还不懂事,长大了也就好了......唉,你带她去韩家这样道歉,可能苏研究员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毕竟是珍珍先找韩臻要,韩臻不肯给她才搞出这么多事......

这手表对别人家来说当然很珍贵,但韩家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王文华这回却不管她说什么,铁了心一定要带王珍珍去韩家还东西和道歉。

这不仅是原则问题,也是他答应了大女儿的。

王珍珍自然不肯,又哭又闹,死攥着那手表不撒手,哭得柳兰都跟着哭了起来,跟王文华道:“文华,我们把这手表留下,你拿上钱,我们把钱给苏研究员,成不?”

等柳老头和柳老太从儿子那里回来也护着外孙女......总之是闹心无比。

最后王文华就扔了一句话,总之明天一早就去道歉,然后就去睡觉去了。

王珍珍还在哭。

柳老太就一边拍着她一边哄道:“没事,没事,明天啊就让你妈拿着钱去韩家,放心,手笔还是你的,但你啊,也要乖一点,好好道歉,苏研究员平时多疼你啊,你就说你没想要偷,就是实在喜欢,一时拿着忘放下了,本来也是打算今天去还的。然后就好好哭着道歉,说你错了,以后不会了......再拿一些糖果或者玩具给南南,说是你的错,让南南不要生你的气,好好哄哄南南。”

再转头跟女儿柳兰低声道:“明天你就多拿点钱,两倍这个手表价格的钱,你放心,苏研究员不可能收下的,肯定会把手表送给珍珍的。”

一番话把柳兰说的心定了下来,也把王珍珍说得破涕为笑。

而就在帘子后面的王惠惠手抓着被子死死咬着嘴唇,直到王珍珍拉了帘子进来,然后冲她得意的“哼”了一声就爬到上面她自己的床铺上去了。

*****

第二天一早王文华和柳兰就带着王珍珍上韩家去道歉了。

不过出门的时候王惠惠却也走了出来,道:“爸,我也一起去吧。”

柳兰皱了皱眉。

王珍珍就警惕地看着她,道:“我去还手表,你跟着去做什么?”

说着就拽了拽她妈。

柳兰便道:“你还是好好留在家里......”

“我要去。”

王惠惠面无表情,道,“我不会说什么的,我只是想听苏阿姨说什么......我想知道是不是我大惊小怪。”

你就是性子古怪,不讨喜!

柳兰轻哼了一声,不再理她,就随着她跟了去。

王文华带着一家人过来,苏若看到他们却没什么惊讶的表情,就迎了他们进去,杨姨还给他们斟了茶,上了一些点心。

苏若又叫了果果和南南出来。

王文华脸上有些红,但赶在柳兰说话之前还是直接说了来意,道:“今天我是带珍珍过来道歉的,是我没教好她,昨天她看到南南的手表,很喜欢......”

还没等王文华说完,王珍珍已经哭了出来。

她打断了她爸的话,道,“苏阿姨,昨天我看到南南的手表,很喜欢,就忍不住拿着玩,走的时候忘了还......今天跟爸爸妈妈过来道歉,是我的错,我不该拿南南的东西。”

说着就把手表放到了桌上。

又从手腕上拿了一串漂亮的玻璃珠串,递给南南,道,“南南,这个送给你,你不要生姐姐的气好不好?还有点心,我还特地从家里拿了点心过来给你吃,我昨天不是故意的......”

“你是故意的。”

南南没有接王珍珍的玻璃珠串。

她看着王珍珍,漂亮的眼睛认真得想让人打人......她有板有眼用着稚声道,“你是故意拿的。”

“你说要我的手表,我说不,你就找我哥哥撒娇,说,韩臻哥哥,我要那个,我哥哥说,那是妹妹的东西,不可以给你。然后我放进抽屉里,你看我们都没注意,你开抽屉拿的......怎么会不是故意的?”

王珍珍:......“不,不,南南......”

她只剩下“呜呜”的哭了。

柳兰的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红。

她尴尬地从兜里抽出了一叠十元工农兵,对一直都没有出声的苏若道:“苏研究员,这都是我们珍珍的错,唉这孩子,一直吵着找她爸想要一个手表......家里困难,她爸不肯给她买,就一时忍不住做了错事,不过昨晚她就跟她爸认错了,要过来道歉,把手表还给南南......我想着,这事是她做错了,让她记一个教训也好,就拿了钱过来,苏研究员,还请你原谅,她年纪小,我们以后一定好好教她......”

苏若看着那沓工农兵。

也不知道觉得好笑还是该替王文华难受。

这一沓工农兵,和柳兰还有王珍珍母女各自的一番话,又让她想起来林婉华母女。

那一对母女可不是最会把一件事情只要稍作加工,错了的也能被人怜惜,没错的她反而要被她爸嫌弃,嫌弃她太过斤斤计较,小气,脾气古怪不友爱......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