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世事二(1/1)

番外世事二

第135章番外世事二

“妈, ”

回到家,劭玉莹就捂着脸道, “妈, 我错了,是我不该没搞清楚状况就在背后说人......但妈不仅是我,学校里的人都这么说, 这个林沅是去年才转到我们学校的, 小小年纪,一身名牌, 明明学校并不赞同学生戴首饰, 但她每天都穿得花枝招展的不算, 各种珠宝明晃晃的戴, 还有, 学校三好生的名额, 本来每年都有我一个名额的,可她一过来,就挤掉了我的名额......我不在乎什么三好生的名额, 但就因为这个, 同学都暗地里笑话我......还有, 还有姜白......”

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 又“呜呜”地哭出来。

姜白是韩和淮老战友的孙子, 因着这层关系,两家也称得上是世交。

姜白温柔礼貌, 对劭玉莹也一直不错。

对他们俩的事, 韩琴琴是默许或者说是暗中鼓励支持的。

可是劭玉莹不说, 韩琴琴却已经听明白了。

其实在之前女儿跟那个林沅争吵的时候就听出来了,只是之前她脑子里一直是林归同和林与民后头娶的那个女人的事, 所以还没顾得上想女儿的事。

如果那个林沅不是林与民的女儿,如果不是儿子,她虽然会非常恼怒那个林沅小小年纪骄横跋扈,她甚至可能会直接上林家的门让女儿道歉的同时,也要让林沅道歉......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吗?

但她同时肯定也会教训女儿,教训她跟个暴发户的女儿在店里吵架,有什么脸面呢?

可是现在听了女儿的话,想到那个林沅看自己女儿又鄙视又嘲弄的眼神,还有女儿脸上的巴掌印,只觉得心里像是有火在烧。

“妈,那个林归同......到底是谁啊?”

劭玉莹道。

韩琴琴像是被什么给蜇了一下,脸上青白交加,好半天才忍着憋愤道:“你先回房间去做功课吧,那个林沅虽然打了你,但也是你有错在先,这事回头我会跟你爸说,让你爸好好教育你,至于那个林沅打你的事,你放心,妈不会让人欺负你,妈会让她给你道歉的。”

劭玉莹不甘心。

可她看她妈的样子,也知道应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而且,她妈这样子她也有点怕......她不怕她爸,因为她爸从小到大都没打过她,但她妈却是个暴脾气。

她只得一脸委屈的回了自己房间。

*****

晚上劭明生下班回来看到了桌上保姆阿姨做的饭。

但客厅却冷冷清清的。

可看门口的鞋还有房里的灯,老婆女儿应该都在家。

她先去了女儿房里。

劭玉莹看到她爸,本来早就不哭了,但这会儿又忍不住哭出来,委屈的把今天的事情都说了......当然她把她先骂林沅“不要脸”的事给略去了,只说林沅如何炫富,还抢她想要的项链,她气愤不过才骂了她,然后就被她打了一巴掌,妈妈生气想要教训她,还被那个林归同给骂了......

最后她问道:“爸,那个林归同是谁啊?妈好像是认识他的......他还跟妈说,他只有一个妹妹......”

劭明生脸色十分难看。

他拍了拍女儿,道:“这事回头再跟你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你妈。”

顿了一下,又道,“那同学打你的事,爸会查清楚,如果真是你那个同学的错,爸会打电话处理这件事的。”

说着就出了女儿的房间去了主卧。

韩琴琴睡在床上。

劭明生坐过去。

他道:“琴琴,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虽然听了女儿的话,但却并没有全部信她。

因为她女儿不知道,甚至韩琴琴可能都不知道,他了解林家的事情甚至比韩琴琴还多。

林与民的那个女儿,从小是跟韩则城还有何宗熙的女儿一起长大的,性子怎么会那么娇纵,随便在店铺里打人?

要韩琴琴说,韩琴琴怎么说?

她现在心里正憋屈得厉害。

劭明生叹了口气,道:“有什么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但有些话韩琴琴是不可能跟劭明生说的。

她勉强坐了起来,道:“没事,只是被林......林归同给气着了。你看过莹莹了吗?她怎么样?”

劭明生道:“还委屈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沅为什么会当着你的面打她一巴掌?这事如果是林沅无礼,我会打电话给林与民,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肯定会给一个说法的。”

韩琴琴脸上又是一阵红一阵白。

她道:“是两个人在学校里就不对付,林沅一转进莹莹的学校,就抢了莹莹三好生的名额,而且她说姜白还跟林沅不清不楚,所以她在店里看到她竟然跟一个男人那样亲密,就误会了,不忿地骂了她一句‘不要脸"......这事你也不要怪莹莹,当时林归同搂着她进店里,出手就送她十几万的首饰,别说是莹莹,就是我都误会了。”

劭明生都可以想见店里的场景了。

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劭明生不出声,韩琴琴道,“明生,你知道那小子跟我说什么吗?这么些年来我们韩家可从来没有薄待过他,就是林与民的生意,没有韩家,他的生意能做起来,能做得这么大?可是他竟然向着林与民后头老婆生的女儿,看着她打莹莹,还跟我说他只有一个妹妹......”

这些年她是没管过他。

甚至不愿意听到有关他的任何事。

可是她却知道,她爸妈和她大哥二哥那里,跟林家却是一直有来往的,对林归同更是不差。

她还知道,林与民的生意,一直都是她大哥在后面给他撑腰的......不是他们韩家和她大哥在后面,别说是林与民,就是现在生意都做到国外的何宗熙,现在能这么风光?

韩琴琴眼圈红肿,道,“我只是替莹莹委屈,甚至连公道都不能替她讨回来......”

劭明生听得也郁闷得很。

好一会儿他才道:“先吃饭吧,明天周末,我们去岳父岳母那里,林归同不敬重你,纵容林沅打莹莹的确不对,但如果我们出面,效果可能不一定好,明天你见见岳母,让她出面看看。”

韩琴琴应下了。

她的确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她妈说。

*****

且说回林家。

林沅跟着林归同回家。

车上她就小心翼翼看她哥的脸色,可她哥神色淡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她小心道:“喂,哥,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个劭玉莹是......是你妹妹,唉,要知道,我就忍了,不打她了。”

林归同“嗤”一声。

他转头,道:“就你那小暴脾气,能忍得住?还有,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就一个妹妹。”

林沅听得心花怒放,没管他正在开车,就上前抱住他的胳膊蹭了蹭,道:“谢谢哥。”

林归同嫌弃的推了推她,但嘴角却往上翘了翘。

两人回到家俞翎正在客厅里打电话,看到两人回来就跟对方说了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林归同淡淡地叫了一声“俞姨”,然后就上楼上自己书房去了。

俞翎也不以为意,看挨到自己面前的女儿小脸放光的样子,伸手点了点她,道:“你又敲诈你哥什么了。”

林沅嘴角翘了翘,道:“没有,我哪有敲诈大少爷,都是大少爷阔绰,赏我的。”

林归同正在楼梯上,听到林沅这么说,差点趔趄一下。

俞翎“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好了,就会耍宝,拿出来我看看。”

她拿了镯子看,也吓了一跳,道:“你哥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倒不是被镯子的贵重吓了一跳,她自己比这贵重的首饰多得去了。

而是毕竟女儿年纪小,林归同就这么随便的送她这东西也太过了些,而且戴着也太招人眼。

林沅道:“哥说是从颜姨那里要来的。”

她看她妈那样子生怕她妈说这东西太贵重,我先帮你收着,赶忙转移话题道,“妈,今天我可能给你和爸招了点麻烦。”

俞翎看她。

林沅就搂着她胳膊把林沅骂她,然后她打了林沅一巴掌的事说了。

林沅道:“妈,我真不知道那是谁,不然我就忍了。”

俞翎沉了脸,道:“是她无理在先,你干嘛要忍?如果是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但她敢说那种话,就该当面打她,你放心,这事就算你爸知道了也不会说你什么。”

开口就说女儿“不要脸”,跟男人不清不楚,花男人的钱,这是什么家教?

“嗯,我就知道妈最好。”

所以她才不怕。

俞翎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道:“不过你也别太娇纵了些,以后做事前做事后都要好好反省,看自己有哪里不对的地方。还有你哥对你好,你也别恃宠而骄,今天这事虽然是她们理亏,但你哥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回头你好好挑些礼物送你哥。”

“知道知道。”

林沅道,“我对哥最好了。”

俞翎伸手摸了摸女儿。

这孩子虽然脾气暴又有点娇气,但心地却很善良对人也好,身边的好朋友心思也都是正的,所以她也不是特别担心。

至于林归同......当年她嫁给林与民的时候,家里人都反对,她姐俞晚更是骂她是不是脑袋坏掉了。

多少人为了回城跟乡下的丈夫离婚了......事实上,韩琴琴不就是吗?

而她家世好,还是大学生,长得也好,找个什么样的找不到呢?

可是她觉得他很好,对她好,人踏实也有自己的坚持,两人有默契,有共同话题,相处得好......就算她找个他们口中所谓的门当户对的,但心思难说,性格跟她不合拍的,又怎么样呢?

在她眼里,门当户对是有道理,只是因为门当户对之下两人的家庭,价值观,还有生活观念合拍的可能性更大,但她仔细考虑过她跟林与民之间的问题,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

所以就坚持嫁了。

她也没有太在意林归同的存在,她尊重他,该毒舌的时候也不介意毒舌。

他对她很大敌意的时候她就跟他说过,她身边所有的人都劝她不要嫁给他爸,说他爸配不上她,但她觉得他爸很好,人品和做事都值得人敬重。

他是他爸的儿子,她相信他应该也是这样的人。

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爷爷奶奶管他管得厉害,他虽然也没喜欢她,但却没有再针对过她。

等搬到省城之后,她就找了关系送了他去管理严格的军校附属小学,这孩子后来自己就长得很好,大概是受了韩臻和顾阳他们的影响,竟然对沅沅格外的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