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果果三(1/1)

番外果果三

第140章番外果果三

黄连的事情了结了, 但这事却给韩臻提了个醒,就找了何宗熙, 给以凝安排了一个司机, 每天接送她上学放学。

反正接着就是高三,以凝也觉得这样消停些,就随意了。

不过这事之后韩臻却觉得以凝已经长大了, 她毕竟不是南南, 所以就对她慢慢冷淡了许多。

只是两个月之后他就去了云南,所以以凝倒是对他态度的转变没什么特别感觉......两人现在本来就不多见面, 更何况她高三也忙得很。

韩臻去云南之前以凝送了他一大箱的礼物。

有各种各样的药草药膏, 治感冒的, 蚊虫叮咬的, 甚至防晒的。

还有各种她自己烤出了小零食, 猪肉干, 牛肉干,小鱼干,还有各种果子......

韩臻收到这些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丫头有时候明明没心没肺的很, 但有时候却又心细如发, 他随身行李简单, 看着这一大箱的东西, 最后犹豫了一下,竟然都给带上了。

不过去云南之后一年多, 一直到以凝考上云南药学院之前两人都再没机会见面。

只是偶尔以凝会给他打个电话, 叽叽喳喳说几句话, 跟他说高三的学习很枯燥,但老师同学却也很可爱, 为了高考连头发都竖了起来等等,或者让他帮忙找些东西,再给他寄一些奇奇怪怪的药膏药物或者果子。

战友们看到他收到的东西都羡慕得很,说,韩连长,你女朋友对你可真好。

他们知道他家里人在西宁,那些东西可都是他上军校的城市寄过来的。

韩臻沉默一下,就会说,不是女朋友。

因着他的那一沉默,战友就起哄道,喂,那是喜欢你的姑娘啊?这么好的姑娘你也不要,是长得不好看吗?要不要把照片拿过来我们给你参考参考......或者介绍给我们啊,我们不嫌弃。

照片,自然是没有的。

不过韩臻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以凝的照片会从上官的手上递给他。

徐团长将一张照片递到了他的手上,照片上面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凝视着一个年轻姑娘的侧影,眼神温柔缱绻。

哪怕只是一个侧影,但韩臻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是以凝。

徐团长道:“韩臻,之前你调查过南河药业董事长韦见兴,应该认识这个男人吧?他是韦见兴的长子韦迦,现在就在云南药学院读研究生,最近他在追求药学系的一个新生,就是照片里的这个姑娘。”

韩臻心中已起波澜,但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也没有出声。

徐团长就继续道,“现在南河药业被盯得很紧,很多暗中的生意链都已经被截断,不敢再轻举妄动......但这样我们的线索也就断了。我收到的报告说,这个姑娘有些背景,我们有理由怀疑韦迦接近这个姑娘是冲着她的身份背景过去的。”

韩臻抬头看徐团长,虽然心中隐约已经知道他说这些话的目的,但还是压着不那么舒服的心情,道:“团长,这件事情我会调查......你放心,这个姑娘她不可能会看上韦迦的,我也不会让他们再有接触。”

“不,”

徐团长看着他,道,“韩臻,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我们一直在追查南河药业和越南老挝那边的问题,但之前公安厅那边抓到的都只是边角人物,根本捣不了他们在我们云南这边的据点,因为涉及到了老挝军方的人,所以他们才会把这件事交到了我们手上,请求我们军方的帮助......如果这个姑娘心理素质可以的话,看看能不能试着让她引蛇出洞。”

“你知道,我们不能捣毁他们的据点,不能抓到首脑,那等过一阵,他们就又会活跃起来。”

韩臻的心有些发坠。

他道:“不行,她只是一个小姑娘,万一不慎......”

徐团长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韩臻,我们并不是定要她去做什么。不过你跟这姑娘从小就认识,这边的线索就交给你来处理吧,具体的分寸你来把握......南河药业既然盯上了这小姑娘,说不定也会盯上何氏集团的其他地方,接下来你就去昆明军区总部接手那边的事情。”

这个韩臻自然不会拒绝。

姓韦的打主意打到了以凝身上......这件事情就算徐团长不说,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

韩臻去了昆明。

就在药学系实验楼下面等着。

他已经查过课表,这节课是药学系大一生的实验课,而带课的助教就是韦迦。

他一直站在树下等着,等到下课,所有其他学生离开了,最后才等到以凝和一个年轻男人出来。

韩臻看着他们走出来,看了一眼以凝之后就一直在观察着她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

个子不算高,一米七五的样子,但他身上有异族人的血统,轮廓很深,眸色也深,气质原本应该是野性的,但这会儿却大概是因为在大学里做着助教,就添了几分儒雅,也多出了几分混杂的魅力来。

他们往外走了几步,以凝就看到了韩臻。

她很惊喜。

她来了云南半年,也就匆匆见过韩臻几次,每次还都是她去部队里看他,但最多也就是吃顿饭就走了。

他说部队里都这样。

她还笑话他,说什么部队里都这样,分明就是他嫌弃她,如果是他女朋友肯定就不会这样。

他说:“嗯,你知道就好。”

以凝:......

她能怎么办?只能认命。

这还是韩臻第一次过来看她。

还等她下课,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她转头跟她身边的年轻男人说了句什么,就往韩臻这边小跑了过来,跑到他面前还不够,还要结结实实地抱了他一下,然后才退上一步,笑眯眯道:“韩臻哥,你怎么过来了?”

韩臻收回目光,看向她。

本来他眼睛黑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这会儿看着她却慢慢放柔了下来,然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再握到她的肩上,微低了头,道:“放几天假,过来找你......带你四处逛逛,本来就该早点过来带你逛逛的。”

从远处看过去,他手握着她的肩,微低着头在她耳边说话,分明就是情人之间才会有的亲密。

远处的韦迦很明显就是误会了。

面色也变了......刚刚以凝跟他说的是,“我哥过来了,我先走了”。

他早知道她的身份。

当然也知道她是她爸妈的独生女。

而且看这个男人这样一副满是独占欲的动作,怎么会是什么“哥哥”?

他心里揣测着对方的身份,看着韩臻的眼中也浮出了敌意,竭力收住了,也往这边走过来了。

以凝却不知道这其中的暗涌。

对韩臻突然的“亲密”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对她来说,韩臻就跟她亲哥一样,他对她亲热也好,冷淡也好,毒舌也好,都挺正常的。

她从来不会往歪里去想......而且两人有默契,都会在需要的时候自动给对方挡桃花。

他这副样子,明显是做给人看的。

韦迦走了过来。

他打断了韩臻和以凝两人那种默契的气氛,道:“何同学,这个是你哥哥?”

以凝笑了出来,她伸手挽住韩臻,道:“嗯,不过不是亲的,是一起长大的哥哥。”

如果是以前,韩臻会敲她脑袋,说:“是看着你长大的哥哥。”

不过这会儿他却没说什么,只是从以凝的手中抽出了手,又在以凝噘嘴之前伸手搂住了她的肩,看着韦迦淡道:“这位是?”

以凝笑弯了眼,道:“是我们系的助教,姓韦,叫韦迦,兽皮之韦的韦,迦蓝的迦。”

又跟韦迦介绍,道,“这是韩臻,韩信的韩,臻臻至至的臻。”

两个男人对视,各有深意。

浮于表面的就只是敌意,是为了掩饰真正心思的敌意。

以凝介绍完了却没打算两人继续说什么,挽着韩臻的胳膊就跟韦迦告辞了。

等走远了却是立即就放下了他,笑道:“谢谢韩臻哥......唉,你来得可真及时,这个韦迦还挺让人头疼的。”

“有什么好头疼的,”

韩臻扫了她一眼,冷淡道,“他是助教,如果他敢借职衔之便骚扰你,直接告到系里去,学校自然会处理他。”

以凝摇头,认真道:“这位助教行事很周全,十分有礼貌教养,也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所以我就是拒绝都找不出地方下手。而且他虽然是助教,但只是帮着教授干一些活,主要还是研究生......所以只要他没做出格的事情,系里是不会管这个的。”

韩臻轻嗤了一声,不置可否,道:“走吧,去青水巷那边,去做饭吃,有些饿了。”

说完转身就往前继续走了。

他说的“青水巷那边”就是他妈以前在云南大学时留下来的屋子。

云南大学和云南药学院也就几公里,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

那屋子以凝手上也有钥匙,是知道她报了这个学校,苏若给她的。

以凝觉得这个样子的韩臻怪怪的,好像有些不高兴。

他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以前虽然对她跟南南偶尔也会不耐烦,懒得理会你们的样子,但那都是表象,他对她们一向都是好的,更不会真的跟她们生气......是把她们当毛孩子,根本不会跟她们计较。

她脑子转了一圈,觉得问题应该是出在那个韦迦身上,忙追上他,恨不得指天发誓解释道:“韩臻哥,你不会是误会了吧?我跟你说,我绝对不喜欢这个人,以后也不会喜欢,他比我大那么多,我不喜欢老男人,真的!”

韩臻转头扫了她一眼,绝对相信她就是在指桑骂槐。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