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簡王投林沖,此天命也!(1/2)

“回來了!公明哥哥回來了!”

驿站前面,翹首以盼的李逵、王英等人,看到了騎在馬上,一身官袍,醒目至極的宋江、穆弘、穆春三人,頓時高興得叫囔起來。

然而到了門前,宋江翻身下馬,黑黝黝的臉上帶着複雜的思索,并沒有應有的喜色與激動。

王英、鄧飛、張青見了,心頭一沉,李逵則炸了:“是不是官家虧待哥哥了?”

終究是當官了,稱呼不再是“狗皇帝”,宋江還是欣慰的,但也不可能任由他胡言:“鐵牛住嘴,我們進去再說!”

衆人進了屋中,然後宋江驚喜地看到,宋清出現在面前,攙扶着的人正是蒼老了不少的宋父,手中還拄着一根拐杖。

宋江眼眶一紅,三步并作兩步沖到面前,重重拜下叩首:“父親,想煞孩兒了!”

宋父看着他的官袍,老臉上的皺紋頓時舒坦開來,趕忙伸手攙扶:“快起來!快起來!我宋家出了麒麟兒啊!”

李逵等人早就拜過,穆弘穆春随之見禮後,衆人來到院内,進了屋中坐下。

父子叙舊之後,宋江看着李逵瞪着熘圓的眼睛,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樣,知道不解釋清楚,這黑厮肯定要鬧騰,開口道:“你莫看了,我等入宮豈會不喜,隻是沒能得陛下金口玉言,有些可惜罷了……”

大家看向穆弘穆春,兩兄弟苦笑道:“陛下全程都沒怎麼看我們,隻和章相公說話,連那郭康都得了一句安撫,難免失落啊!”

衆人這才恍然,宋父立刻道:“陛下乃九五之尊,能夠得見天顔,已是我等小民八輩子修不來的福分,還想如何?”

李逵有些忿忿,都囔道:“為了生擒那郭康,我等深入險境,砍殺了多少賊子,拼了命才成功的,被那老頭赦免了罪過不說,現在郭康還在哥哥之上,未免太讓人寒心!”

此言一出,穆弘和穆春的臉色也不免難看起來。

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本來大家當官多是一件喜事,更對公明哥哥信服,但應該遊街示衆、問罪抄斬的郭康,反過來一躍到他們頭上,官做的比他們大,還封妻蔭子,宣告天下,他們就實在接受不了了。

果不其然,當聽了郭康的待遇,别說李逵,張青王英等人也大為不忿起來,紛紛呼喝:“憑什麼啊!”

對于這件事,宋江路上倒是想通了,也想好了如何安撫情緒,壓低聲音道:“兄弟們不必着急,依我淺見,這些受招安的賊子,必無好下場!”

穆弘奇道:“可依章相公所言,接下來郭康等人讨伐方臘,還能立下功勳啊!”

穆春也道:“若說與方臘軍交戰的兇險,我們接下來要與反賊交鋒,官位不如他們,所擔的風險豈不是更大?”

宋江微笑道:“那等征讨完方臘之後呢?”

鄧飛目光一閃:“現在南方混亂,反賊四起,那荊湖方臘更是建國稱聖,不斷擴張,朝廷首要的目标就是滅了方臘,才對這群賊人多加容忍,等到打完方臘,應該就是過河拆橋的時候了……”

宋江糾正道:“不是過河拆橋,而是待遇終有不同,我們是殺敵立功,得官堂堂正正,他們是殺人放火,全靠章相周旋、陛下寬仁,将來的前程豈會一樣?”

穆家兄弟覺得舒坦了,笑了起來:“是這個理!是這個理!”

宋江道:“所以先為逆賊,再受招安,注定不會有好下場,諸位拭目以待便是!”

衆人皆是敬佩:“還是公明哥哥看得明白啊!”

相比起其他人的釋然,李逵還是不爽,揮舞着拳頭道:“哥哥是英雄人物,怎的屈居于招安賊人之下,我等也要立得大功,讓哥哥的官位比過去!方臘弱了,還是北上敗了鄉軍,奪回京師如何?”

室内頓時一靜。

張青、王英、鮑旭等人的臉上,多少有些抗拒之色,他們不乏勇武,但那可是打得遼人嗷嗷叫的鄉軍,連西軍都投降了,以朝廷如今的軍力對上,實在兇多吉少。

穆弘、穆春則欲言又止,想着要不要将那個消息道出,還是宋江知道這事遲早要傳開,還是先告知李逵,再予以安撫為好:“鄉軍接下來,不再是朝廷大敵了,章公提議,為林義勇正名,大賞其光複燕雲,抵禦北虜之功,封為燕王,朝堂上雖有争論,但陛下還是明顯意動的……”

他的稱呼首先改變,一下子從“林賊”變成了“林義勇”,衆人先是一愣,然後聽到後面的封王,直接失聲驚呼:“什麼?封異姓為王?還不是追封!這怎麼行!”

穆弘想到之前章惇以前朝舉例,解釋道:“雖然是封王,但主要是予以安撫,對比前朝就是節度使,也是山河動蕩時期的權宜之計……”

“這……”

衆人文化水平比較樸實,一時間說不上話來,就覺得不對勁,還是宋清低聲道:“哪有占着半壁江山,甚至占着長安的節度使?”

穆弘啞口無言。

宋江趕忙道:“不能如此類比,林義勇是有大功,若非他帶領鄉軍,奪回燕雲,如今北地确實不得太平,陛下之前被奸臣蒙蔽,才沒有及時封賞,如今幡然醒悟,林義勇封王,鄉軍上下都将得到獎賞,豈不是好事?”

宋清擔心地道:“倘若那林沖……林義勇真的為燕王,以其如今的勢力,占據北方起來,卻是更加名正言順了,到時候劃江而治,朝廷難道就能坐視天下自此兩分?萬一再率鄉軍南下入侵……”

宋江起初也擔心這點,結合天書所學,倒是想明白了:“一切都有輕重緩急,如今荊湖方臘蠱惑民心,不斷擴大地盤,是為首惡,必須誅滅,等到安穩了南方,再言其他……”

“何況鄉軍的誕生,是由各村保正所聚集起來的鄉兵,這本就是朝廷之功,林義勇所做的功績,還是出于朝廷恩賞,他但凡有忠義之念,都會感恩戴德,沐浴在浩蕩皇恩之下!”

“身為燕王,率軍南侵,天下有志之士,定會共伐之,蒼天在上,也定不容!”

衆人這才明白,其實還是過河拆橋那一套,先将南方的反賊收拾了,等到徹底鞏固南方各路,再以大義名分收複北方,在此過程中,朝廷敕封的燕王之名,則成為穩住對方以及限制南下的阻礙。

憋屈固然憋屈,但朝廷對那些隻要還未稱王建制的反賊,都無視一切過往罪責,統統招安,這似乎也算不得什麼。

面對如今各地亂局,此法或許是唯一的出路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