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伊恩來了,萊安領就太平了! (5200,第二更)(1/2)

樓梯上傳來一陣平穩輕柔的腳步聲,一位身披月白色煉金長袍的少年,以及站在他身後護衛的鐵之民軍官慢慢出現在正在等待的衆人面前。

他身材纖細,顯然是那種終日呆在煉金實驗室,一年難得出兩次門的類型,而容貌更是令在場的所有人心中不禁一怔,一時間都搞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為什麼會來到這陰森破敗的來安古堡——他們究竟是是為了聆聽那位自稱為來安領主的升華者講話,還是要參與什麼最上流的貴族宴會?

這是一種足以在瞬間就改變現場氛圍的氣質。

白發的少年站在樓梯的上半端,青色的雙眸澹澹地俯瞰神色各異的商會會長,店鋪主,護衛隊隊長和稅務官等人,這些原本在來安城幾乎可以說是除卻領主外權勢最大的那麼一批人如今都懷揣不安地聚集在此地,等待着他接下來的講話與發落。

“我就是尹恩,你們的新領主。”

尹恩簡單地說道,無形的波動帶起潮濕的氣息,在整個古堡大廳中回蕩,令幾位升華者色變——他們感知到了自己源質的運轉開始凝滞起來,這是有實力遠比她們更高的升華者展現自己對周邊靈能場域操控程度的迹象。

——這位看上去恐怕剛剛成年的年輕人,居然已經是第二能級升華者?!

來安領何德何能可以有這樣一位天才當領主?!

還未等他們從這樣的驚異中反應過來,尹恩接下來的話又令他們呆住:“我不知道來安男爵是怎麼管理你們的,但我的脾氣很不好,尤其是我居然在來安領看見有糧商在戰亂時期屯糧。”

“錫林,站出來。”

少年的聲音很好聽,但是那股澹漠冰冷的感覺,混雜整個古堡中陰冷潮濕感源質波動,令在場的所有人感覺到了一陣不寒而栗。

被尹恩點名的,名為錫林的糧商突然感覺到自己嵴背發寒,他咽了口口水,本來想要解釋一些什麼再向前,但是站在他周邊的其他商人,官員和本地家族族長齊齊後退一步。

這位看上去寬厚甚至有些胖的中年男人,便單獨站在大廳的前端。

“你是飛焰地的間諜。”

尹恩簡單地說道,宣判了他的死刑,少年的雙眸中亮起代表着靈能的水色光暈:“不要狡辯,因為我早已看出這點。”

“你在山民叛亂前就收購了來安領絕大部分平價糧食,帝國的援助被你一個人全部包圓,這就是來安城之所以陷入糧荒,普通人吃不飽飯,惶惶不可終日的原因。”

“如果沒有你,來安城不至于陷入混亂。”

“冤枉啊大人!我真的不是間諜!我隻是沒想到要那麼大份糧食訂單的人是飛焰地的,他們僞裝成其他商會,我也是後來才猜到的……”

肥胖的中年人立刻跪在地上,對還站在樓梯上的尹恩五體投地,痛哭流涕道:“在下對帝國絕對忠心耿耿,我有訂單可以證明……”

——真是愚蠢啊。

不僅僅是尹恩與斯科特,在場的其他所有人心中都閃過這句話。

他居然以為,一位貴族和升華者要處理他,還需講什麼證據。

他居然以為,自己僅僅是哭泣和哀嚎着求饒,就能逃得一命。

看來,還是這位年輕領主的容貌讓他起了不該有的僥幸。

“斯科特。”

尹恩輕聲呼喚自己副官的名字,而鐵之民軍官走下樓梯,他用充能步槍對準了那還在拼命叩首的糧商。

他沒有任何殘忍的神情,也沒有任何興奮的情緒,他僅僅隻是聽從命令地扣下扳機,宛如呼吸一般自然。

臨死之前,錫林擡起頭,掙紮着想要再多說一句求饒的話——他想說自己可以獻出所有囤積的糧食,所有财富,甚至可以将飛焰地的渠道也獻給這位領主,讓他得到更大的功勞。

但在最後,他的視網膜中留下的,僅僅隻是尹恩的長發,以及漫不經心的一個側臉。

一道刺目的光流充斥所有,緊接着便是黑暗。

他的頭顱消失了。地面上出現了一個金紅色的坑洞。

“很高興隻有一個間諜,這說明我今天隻需要處刑一個人。”

尹恩露出微笑,他走下樓梯,擡起手示意。

古堡中的白之民士兵搬出座椅,而少年施施然地坐在主座上,看向那些全部都垂下頭,吞咽着口水,不敢發一言的人們。

他平靜道:“記住,戰争時期屯糧是絕對的死罪。領地内所有資源的大宗收購和販賣必須向我,亦或是向未來的市政廳提前報備。”

“如果不遵守這個規則,就會死。”

“能明白嗎?”

“明,明白,大人!”

此時此刻,再也沒有人敢于因為容貌而輕視尹恩了,倒不如說,尹恩那俊秀到有些不符合來安城氛圍的容貌,甚至反過來給予他們一種極其刺骨的恐懼感。

那是一種高高在上,絕對不會在乎他們一絲一毫想法,宛如天上之人的感覺。

“很好。”

座位上,白發少年點頭,他翹起腿,将雙手放在自己膝蓋上:“你們至少态度還可以。”

“但這并不代表你們可以讓我滿意。”

恐懼的味道在蔓延。

在泰拉大陸,升華者貴族的統治是既溫和,又酷烈的。

溫和是因為,在泰拉這種地方,升華者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愛好,沒有像是靈知院那樣進行瘋狂的研究,而且對折騰自己領地沒什麼興趣的話。

那麼絕大部分升華者領主都是過着自己的小日子,除卻打獵外就是嘗試找人生娃,對整個領地的發展都放任自由,持有一種樂觀且鼓勵的态度。

他們不會在意自己領民的冒犯,對一些沖突和普通的利益也隻是一笑而過——不會有人因為自家的貓不小心打碎一個盤子,亦或是向自己讨食吃就要死要活,斥責打罵吧?

即便是那種要求可能有些貪婪,但那又如何呢?

他們不在乎這點小事,隻要不妨礙他們獲得更進一步的魔藥素材即可。

這種溫和的領主貴族為數不少,甚至可以說,是泰拉上絕大部分得過且過的小貴族的模闆。

而酷烈就很簡單了——絕大部分有着自己想法,有着自己計劃的貴族,在普通人看來都是極端酷烈和不耐的。

因為升華者從本質上,并不需要領民來支持自己。有一個領地算是一個獲取資源的渠道,但這并不意味着他們會為了這份渠道而太過扭曲自己的想法。

——你不做,有的是人做。你們家族不幹,那就讓我的家族來幹。

如果一位全新的領主,來到他陌生的領地,他對那些本地不合作——假如泰拉大陸上還有這種蠢人存在的話——的鄉紳和商會感到不滿,而且認為對方不值得自己去忍耐的話。

毀滅就會像是陽光一般迅捷。

譬如說,曾經位于哈加半島的一座以橄榄和牧牛為主業的富裕小城,因為上一代領主絕嗣而迎來了一位帝國派遣的新領主。

本地的家族和商會因為多年的經營而相當富裕,占據了這個城鎮幾乎所有的資源,并且頗為自大地認為自己一方持有賺取财富的技術,領主應該去遷就他們,與他們合作,不然的話,這個富裕的小城财富不會為他敞開。

假如在地球,這或許并不奇怪——官不與吏鬥嘛,再怎麼樣的大貴族也要與本地的知名家族合作才能穩定地統治領地。

但是泰拉不一樣。

當那位新任領主來到這個小鎮,愕然地發現,自己居然連修建一個練習劍技的訓練場的場地都要被人委婉拒絕,想要建設一座劍術學校傳授自己的技藝都被人隐隐不屑,無論做什麼似乎都有股無形的力量在抗拒他時。

他便有點生氣了。

兩天後,那些商會的領導者和家族族長就因為‘貪污’和‘叛亂通敵’這種罪名而被挂在了木杆上,作為那位領主練劍的活素材。

因為那是一位技藝相當高超的劍士,所以他們在哭嚎了兩個星期後才死去。

所以說,這位劍士領主是很粗暴酷烈,殘忍無道的人嗎?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在外人看來,大劍師艾拉奇·德克是遠近聞名的寬厚領主,他免除了自己領地内所有定居十年以上者的稅,而他自己平日的住宅隻是一個自己手工制作的小帳篷,平時都在沿海的海潮中練劍,餓了就去抓魚,渴了就喝海水。

他甚至免費為領地内合适年齡的孩子做升華者測試,教導一些天賦高的孩子練劍,三十五年來培養出了十位以上的升華者劍士。

全部都是免費。

因為他懶得收普通人用的銀币,隻有升華材料他才會點頭收下,但也會指點對方的劍技。

此章加到書簽